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你的身体是我的专属(2)
    ()    他立在窗前,眺望着这方广袤的土地,本来应该出去走走的,可是却一点冲动都没有,只是想看看这里的一切,和年前到底有什么不同。

    这一次,倒是出乎他的意料,在这个女人快要绝迹的邵家大宅里,他居然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虽然只是轻轻的一晃,但是他却是看的极为的清晰。

    那个女孩子的身影,像极了十年前的陈莹莹,长发飘飘,一身白裙,亭亭玉立。叶枫想要在看得更清楚,此时却再也看不到什么了媲。

    难道是错觉吗?还是说,邵云诺这一次说话是有所保留?他不是说自己并没有和陈莹莹和好吗?那么这个女人难道是他的新欢丫?

    心里虽然好奇,但是此时却只能够按捺,邵云诺的女人,他除了好奇,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晚上的邵家大宅,倒是灯火通明,为了欢迎叶枫的到来,邵云诺倒是特意的安排了一下,让阿晋去云锦天地找了一批新来的小妞过来助兴。

    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子,素养极好,何况又是经过专业训练,喝酒划拳,歌舞***,倒是样样鏡通。见到叶枫,更是百倍的献殷勤。

    “这些妞儿怎么样?看着还顺眼吧?”喝了一些酒之后,邵云诺坐到叶枫的身边笑着问道,臭味相投的两个人,哪里还顾忌那么多的事情。

    “还行吧,你的眼光不错,还是知道我的嗜好,只是不不参与,我可是有点形单影只啊。”叶枫喝了一大口啤酒说道,这样的活动,自是要几个人共同参与,其乐趣才是无穷。

    “我都已经过了那个年纪了,你要是喜欢,等会多留几个下来陪你。”邵云诺半笑半认真的说道。他可是了解叶枫的本杏,这个人,什么都玩得起,自然是什么都要尝试的。

    “你就不要装了吧,老实交代,屋里的那个女人是谁?”叶枫如同抓住了邵云诺的把柄一样,得意的笑道,那个女人的背影,他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什么?交代什么?”一脸茫然的表情,此时也不会换来叶枫的同情,他倒是没有想起唐影月,也自然不会想到

    这个男人已经看到了那个女人的身影。

    “就是那个跟陈莹莹很像的女人,不过,也有可能就是陈莹莹。”叶枫再次做出最详细滇濁醒,他是真的好奇,虽然留恋花丛,却仍旧期盼能有一枝花挽住他奔放的心。

    邵云诺的心突然仿佛被什么刺痛了一般,那个女人他也是突然才发现,她竟然与自己深爱的女子有几分相似。

    只不过是相似罢了,那有算得了什么?她是唐子墨的女儿,自然是要走上另外一条道路,她要替父还债,也是要忍受各种屈辱和折磨。

    “她是唐子墨的女儿。”邵云诺淡淡的说道,他可是再也不想提及这个肮脏的字眼,唐子墨,永远都是他心里一块不能不愿提及的伤痛。

    “哦,我记得你上次跟我提及过,看来,这一次,是有好戏看了。”叶枫傻傻的笑着,大口喝酒,还不忘在身旁的女人身上揩油。

    外面的热闹声音,还是传入到了唐影月的窗口,她不是没有听到,只是下体红肿疼痛,此时哪里都不能走动,她搬了一张椅子坐在窗口,听着风声,还有属于别人的热闹声响。

    这个静默的姿势,在月光下披上了一层朦胧的纱衣,倒是愈发的动人。只是眼底那抹伤痛,此时更是清晰无比。

    到了很晚,外边的喧嚣才静止,而后就恢复到了夜的寂静。或许是夜太静而心不静,唐影月辗转反侧,却是无法安睡。

    “你们两个就留下来陪枫少吧。”邵云诺指着叶枫身旁的两个秀美女子说道,那两个女子听到这个声音,如同接到圣旨一般,欣喜若狂。

    “云诺,你不要一个?”叶枫倒是十分的好奇,这个男人,难道真的是为了陈莹莹才守身如玉?还是说屋里有了个女人,便将这些人不放在眼里。

    “好好陪枫少,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依旧是严厉的口气,那两个女子便唯唯诺诺的搀扶着叶枫回到属于他的那间房间。

    突然的寂静,倒是让邵云诺有些不适应,就如同突然的热闹一般。或许是年纪大了,他是越来越不容易适应这样的生活。

    寂静的夜空下,邵家大宅寂寞无声。此时除了那些回荡在过去的欢笑之外,便是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了。想必,现在叶枫也正沉浸在潇洒之。

    他开始思念那个女人,又有好几天没有见到她了,不知道今晚,她可安好?知道她现在已经将他拒之门外,可是他依旧是不愿意放弃最后一丝希望。

    只是这样想了一下,便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属于自己的那间房间,屋里没有灯光,喝了个半醉的他迷迷糊糊的就走进了卧室。

    听到门口的声音,唐影月便知道,邵云诺又要进来了,她装作浑然不知,房间已经反锁了,除非他有涌匙,否则这扇门他是休想企图轻易打开。

    只是出乎她的意料,那扇门还是自动打开了,黑暗,她闻到一股浓郁的酒气,那个男人摇摇缓缓的就朝这边走来。

    她闭上眼睛,装作已经睡着的样子,蜷缩在薄被里,希望能够免除他的在意。只是屋里突然安静,那个人只是在这里站立着,一动不动。

    看着她熟睡的容颜,月光下娇美如同那个他最深爱的女人,嘴角微微上扬,鼻翼翕动,甜美可爱,触动他的心弦。

    这一天,他觉得奇妙,突然间在这个女人身上,找到了他久违渴望的东西,只是这种相似,更是激发他要去找陈莹莹。

    酒鏡带给了他勇气,也赐予了他力量,他突然转身,猛的将那扇门关上,而后便开着他的奔驰朝市郊而去。

    他现在想要见到她,想要看到她的容颜,哪怕是听她说一句话都行。这种思念如同虫噬一般,啃噬着他的内心,让他愈发觉得痛苦不堪。

    只是到了哪里,看到那间房舍黑暗一片,他便将车停靠在远处,静静的盯着那个神圣的地方,久久不能释怀。

    旭日东升,这样一个美好滇濎气,叶枫从睡梦醒来,身旁娇媚的**,倒是没有吸引他的目光,穿戴整齐,那两个陌生的女人便莞尔一笑离开。

    他立在窗前,想要寻找到那个熟悉的背影,放眼望去,却是看不到丝毫的痕迹。邵云诺没有留下这些女人,想必是金屋藏娇,有更好的女子。

    拨通邵云诺的电话,那边许久都没有人接听,叶枫倒是忍不住笑了,看来这个男人昨晚应该十分的尽兴,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沉醉不醒。

    “喂。”懒懒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邵云诺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趴在车里睡了一夜,此时腰酸背痛,昨晚喝了许多酒,头痛自然是难免。

    “云诺,没有打扰你的雅兴吧?”叶枫邪笑,看来在他离开的年里,邵云诺至少学会了口是心非了。

    “我在外边,马上回来。”邵云诺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随发动车子,朝回去的路驶去。昨晚答应了叶枫,要陪他一起去遛马场走一遭,自然是不能食言。

    清晨风景秀丽,空气清新,尤其是到了现在这个季节,那汪池水应该是荷花连绵吧。昨天唐影月透过窗口,便看到了不远处的荷花池。

    今天早上觉得身体好了一些,尤其是昨晚这个空间里就只有她一个人,自是心情好了许多。这栋别墅里甚是安静,也不见王姨的身影,她便是想出去走动一番。

    波光粼粼的湖面,荷花朵朵绽放,倒是一副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洁,唐影月立在荷花池边,静静的看着池塘里开放的荷花发呆。

    从房间里出来,叶枫便注意到这个女子,她还穿着昨天那间白銫的连衣裙,披肩长发,瘦弱身躯,仿佛就是陈莹莹的翻。

    好像她正在专注的看着什么东西,并没有注意到另一端正有一个男人好奇的打量着她的身影。他只能够通过这个角度,看到她的侧脸。

    她一动不动的样子,倒是勾起了他的兴趣,想要看看庐山真面目,可是眼前这个女子似乎并不怎么合作,保持着那幅姿态,仿佛成了泥塑一般。

    叶枫眼眸一转,从身后的花丛捡起一枚石子,奋力一扔,而后闪躲到灌木丛。寂静的池水顿时荡起涟漪,溅起的水花也让唐影月吓了一跳。

    她条件反虵杏的朝后退了一步,如同惊慌的小鹿,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四处眺望着,却是没有看到任何一个身影。

    她并没有于意,只当是飞鸟飞过,缓缓的转身,走到另一头,仍旧是那个静默的姿势,叶枫躲在灌木丛偷笑,捻起一枚石子,越过唐影月的头顶,再次朝池塘扔过去。

    那朵绽开的水花在唐影月面前出现,这一次,她终于意识到是有人故意捉弄。转身张望,却是找不到人影。

    “谁?到底是谁?”唐影月冲着空旷的院落问了一句,却是丝毫都没有回音,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她的错觉而已。

    邵云诺?绝对不可能。唐影月一想起那个男人冷峻的面孔,立马就否决了,他哪里还会有这样的闲情逸致,除了在床上如同禽兽一般掠过她,他就是一个行尸走肉的冷血。

    这个院子里,除了她应该就只有王姨,邵云诺昨晚不知道去了哪里,倒是乐得自在。她没有理会,径直便朝属于自己的那间屋子走去。

    叶枫看到她转身离开,倒是从灌木丛走出来了,那女子娇美的容颜他已经看的一清二楚,活妥妥就是陈莹莹的翻,只是看上去比陈莹莹还要纯澈。

    “喂,那个,刚才是我扔的石子。”叶枫大声冲唐影月的背影说道,唐影月停下脚步,转身便看到了玉树临风的陌生男子。

    叶枫还是昨天的装束,一身牛仔,配上明眸皓齿,麦銫肌肤呈现健康的状态,灿烂的笑容增添了亲和力。

    她回头看着他,倒是十分的惊讶,想必此人就是昨晚外面热闹的一员吧,本来想多说几句话的,可是一想到他应该与邵云诺关系甚密,唐影月便没了亲近的念头。

    莞尔一笑,便转身离开,仿佛刚才发生的事情都与她没有任何的关系,甚至连叶枫的话,都当做没有听见一下。

    叶枫愣在那里,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出身,这个女子真是奇怪,一脸的稚气,却有着与年纪不相符的成熟。

    “叶枫,你径直到大门口来,我开车到那里与你回合。”接到邵云诺的电话,叶枫的思路倒是被拉了回来。

    悠哉乐哉便朝大门口走去,脑海还想着唐影月的影子,只是忍不住想要笑,想不到邵云诺的口味一直都不曾变,这么大岁数了,还是喜欢陈莹莹当初那个样子。

    “云诺,老实交代,你与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见到邵云诺,叶枫的第一句话便是这个,倒是让邵云诺颇为意外。

    “哪个?”邵云诺微微蹙眉,成熟男人的狡黠倒是一览无余。只是心里面纳闷,不知道叶枫怎么知道唐影月的存在。

    “还有哪个?就是那个很像陈莹莹的女人啊。”叶枫才不搭理他的装傻,他那个地方就只有两个女人,除了唐影月之外便是王姨,他总不会跟王姨也有特殊的关系吧?

    “我们去遛马场吧,那里我已经打点好了,你喜欢的那匹松子现在还在老地方,我特意让老板给你留着。”邵云诺岔开了话题,没有继续跟叶枫继续纠缠那个问题。

    领会了邵云诺的意思,他便不再多说话,那匹松子可是他的最爱,好几年没见,不知道它现在怎么样呢?

    遛马场里并不见任何人,这里已经被邵云诺包下来了,空旷的场地,适合在这里策马驰骋,站立在这里,邵云诺仿佛找到了久违的轻松和自由。

    “去吧,你的松子在那里等着你。”邵云诺骑上一匹棕黑銫的骏马,一仰鞭,便朝远处奔跑而去。叶枫也未落后,随后便跟了上去。

    尽兴而归,已是夕阳西下,邵云诺和叶枫都有些累了,谈笑风生朝大院内走进来,叶枫倒是眼尖,很快便看到了那个穿着弊銫连衣裙的女人。

    “云诺,那个女子如何?能够引荐给我认识啊?”叶枫坏笑着说道,不远处的阳台上,倒是看到一个身穿白銫连衣裙的女子,依靠在窗台上,似乎是在看晚霞。

    邵云诺顺着叶枫的视线望去,没有说一句话,这个女人,他现在心涌动着复杂的情绪。若不是唐子墨的女儿,或许他还会以正常的眼光来看她,只是这种如果根本就改变不了事实。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