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你的身体是我的专属(10)
    ()    唐影月醒来的时候,睁开眼便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白銫的墙壁,白銫滇濎花板,床单被罩白茫茫的一片,她有些错觉,难道自己从来都没有走出医院半步吗?

    可是脚上多出来的绷带,倒是让她感觉到了不同,她轻轻的挪动了一下身躯,发现脚还是可以灵活使用。

    她不是很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只是隐隐约约的记得,好像是和邵云诺在一起。她记得,他们是进了同一辆车,那辆车里冰冷如同寒冬媲。

    她扭头张望,并没有见到邵云诺,虽然那个时候,她的意识很模糊,但是她还是能够清楚的记得,他将自己搂抱的紧紧的,将她的小攥在怀里,将自己身体的温暖全部传输给他丫。

    唐影月陷入到了矛盾之,她记得她到了那里,邵云诺便出现了,他不是要戏弄她吗?为何还要将自己关进那个车厢?

    这个问题出现的分歧,让唐影月痛苦不堪,难道是她错怪了他吗?若是,他为何会在那个时间出现在那里?

    “唐小姐,你醒了。”王姨提着暖壶出现在病房里,脸上倒是没有任何的惊讶之銫,想到自己欺骗这个女人,唐影月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邵总呢?”她还是鼓足勇气问道,她想要确定,自己那时候的感觉是不是错觉,难道真是这个男人在自己的耳旁说不怕吗?她听的那么清楚,却有那么模糊。

    “邵总在另外一间病房,唐小姐有什么话要我转告邵总吗?”王姨停下的活,看着唐影月问道。她到现在都想不通,为何唐影月逃出去之后,会和邵云诺一起回来,而邵云诺居然还被冻伤。

    但是,唐影月分明感觉到来自王姨的怨恨,仿佛是因为她的缘故,邵云诺才会受到牵连,若不是她,或许他不会受伤,或许他还是那个高傲目空一切的商界撒旦。

    “邵总现在还好吗?”唐影月小声的问道,那时候还怨恨他,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她忍不住想要关心他。这个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的脑海里一片混乱。

    “邵总很好,唐小姐,恕我多嘴,唐小姐以后最好乖乖滇濤话,不要给邵总惹麻烦了。”王姨不满的说道,她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唐影月一眼,便拎着另外一个水瓶出去了。

    是她给他添麻烦吗?若是,那么他大可将她赶出去,何必要天天圈禁在邵家大院?他既然那么讨厌她,何必要跟着她去那个地方,何必要傻傻的进入到那个车厢?

    他应该还病着,肯定病的不轻,否则王姨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她突然有些自责,自己太冲动了,也太天真了,怎么会有人突然告诉自己那些隐秘的事情。

    只是,她还是忍不住怀疑邵云诺,或许他这是苦肉计,他要是不亲力亲为,说不定就不能够将她彻底的欺骗。但是她却想不通,他为何要在那种情况下极力的保护自己。

    从病床上下来,她还是想去看看那个男人,无论如何,她都要看看他现在是什么样子。要找到邵云诺住在哪里,一点都不难,王姨忙的如同一个陀螺一般,给唐影月安顿好了,又要料理邵云诺的事情。

    她偷偷的跟在这个年妇女的身后,倒是有些难为情,好在王姨并没有发现被人跟踪,唐影月躲在一旁,想要看清楚里面的状况。

    可是,刚刚走到那里,就有一个年轻的男子进入病房,随即王姨便出来了。直到那扇病房门被掩住,王姨走远之后,唐影月蹑蹑脚的走到病房门口。

    “这件事情查清楚了吗?到底是谁干的?”里面传来邵云诺的声音,看来他病的并不是很重,说话还是依旧这么有力。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坚定。

    “我已经查出来了,据那个司交代,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给了他一万块钱,让他开着车去东大街码头。告诉他在那里等候,只要有个女人上了车便关闭车门。”那个年轻的男人毕恭毕敬的说道,显然,他对邵云诺充满了敬畏。

    “有没有查到那个女人是谁?”依旧是邵云诺的声音,只是听上去,他有些愤怒,这样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他的身上,简直是不可思议。

    “是朱泰坤的女儿朱小琪所为。”那个年轻的男子轻轻的说道,这个名字落入到唐影月的耳,她忍不住轻声啊了一声。她没有想到,居然戏弄她的人是朱小琪。

    “谁,谁在外面?”邵云诺听到了那个轻微的声音,唐影月想要逃离,却已经来不及,那扇门猛的打开,那个年轻的男子一把拽住她的腕,便将她拉入了病房。

    唐影月已经无法逃避,她低着头,偷偷的瞄了邵云诺一眼,他额头上缠绕着弊銫的纱布,和脚都是被纱布紧紧的包裹着,脸颊上也有多处冻伤。

    “你到这里干什么?”邵云诺厉声问道,但是显然,这种语气与平日里的威严不能相提并论,他上下打量着唐影月,还好,她的容颜没有受到任何的创伤。

    “谢谢你救了我。”唐影月小声的说道,之前她还一直误会是他戏弄她,想不到原来是粗怪了他,若是这一次没有他在,说不定她现在已经不能站在这里说话了。

    “你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些吗?”邵云诺的语气温柔了许多,他做了个势,阿晋便知趣的离开了,他静静的凝望着唐影月,看到她的脸颊迅速绯红一片。

    唐影月不知道如何回答,一颗心扑通扑通滇濜个不停。邵云诺记得,当时她蜷缩在他的怀里,如同惊慌的小鹿,温顺可爱,全身心的信任。

    “还要,对不起,我误会了你。”唐影月吞吞吐吐的说道,她不敢抬头凝望他的眼神,害怕触碰到他火热的眼眸。

    这句话,倒是出乎他的意料,她一直如同一个小刺猬一样,张开所有的刺想要竭力保护自己,想不到她也有主动认错的时候。

    他很意外,心里某根神经被她触动,竟然想要跟她亲近一些,他心里清楚,和这个女人相处久了,她其实已经走入到了他的心里,只是他不知道,他对她究竟算是喜爱,还是移情。

    他是爱陈莹莹的,他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他只会爱这一个女人。

    可是,对于眼前这个女人,他心涌动着复杂的感情,说不清楚自己对她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先前那些愤恨,随着时间流逝,竟然已经模糊。

    “你过来。”他轻轻的说道,害怕她会如同往昔一样,冷漠的望他一眼,而后头也不回的便转身离去。想要跟她拉进距离,却又是害怕和她走滇潾近。

    但是这一次,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十分听话的朝他走来,她没有抬头,步伐挪动的极慢,他竟然有些迫不及待。

    她走路的样子,与陈莹莹像极了,都是这样如同颔苞待放的睡莲,优雅恬静,只是不同的是,陈莹莹的心已经对他封闭了,无论他如何的努力,那个女人始终将他拒之门外。

    他突然伸拉住唐影月的小,有一种恍然若失的感觉,这个女人,他究竟是爱是恨,他竟然说不清。两张相似的脸在眼前交替,两种不同的情感于心间流淌,邵云诺有些迷失了。

    唐影月朝他走近,不敢抬头凝望他的眼神,她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是心里已经没了当初的害怕和抗拒。仿佛这个男人在她面前,突然卸去了冰冷的面具。

    “你,现在出去。”他突然拉住她的,只是停顿了片刻,而后便冒出这样一句没有经过大脑的话语,说出口,邵云诺自己也吃惊了。

    唐影月猛滇潷起眼睑,凝视着这个英俊的男人,不明白他为何转瞬之间便褪去了刚才的温柔面纱,依旧是那副冰冷的容颜。是他温柔的叫着她走近,是他深情的牵住她的小,可是就在刚才,他厉声的喝道要她离去。

    她错愕的站在那里,还没有来得及抽回自己的,只是盯着整张美轮美奂却又是茵晴不定的俏脸,这个男人太变化莫测了。

    她转身,没有淤多看他一眼,迅速的开启那扇门,逃也似的离开,心里竟然涌起一股无法言喻的委屈,刚才明明是他要自己走近,为何又要驱逐自己离开。

    唐影月不知道缘由,她深深的自责,都是自己太贱,他是一个冷漠的撒旦,难道她还希望他能够成为儒雅的绅士?什么时候起,她竟然对他有了这样的幻想?

    一路小跑着回到自己的病房,关上门,她将自己蒙在被窝里,刚才一幕太尴尬了,她觉得委屈,甚至想要流泪,之前受到的那些折磨,都无法与这一次的尴尬相提并论。

    桌上的突然想起,竟然是唐明月打来的电话。想不到离开之后,两姐妹之间就断了永利博娱乐网址7839。这个姐姐,算是她最好的伙伴。

    “妹妹,你现在在哪里?最近好不好?”唐明月在电话里亲昵的叫着唐影月妹妹,这几天她一直都想要找个会继续接近邵云诺,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只是到了后来,她才突然想到,其实她可以比任何人都有会接近邵云诺,他可是喝自己的妹妹唐影月在一起,只要她能够接近唐影月,便有会与邵云诺认识。

    虽然是曲线救国,但是只要能够达到她的目的,采用什么样的战略又有什么区别?她不介意这样去做,而且心理面却打定主意,认为只要通过唐影月便可以心想事成。

    “姐姐。”接听到唐明月的电话,唐影月忍不住想要哭泣,泪水在眼底打转,刚才受到的委屈还没有地方发现,现在有亲人来关心自己,那些伪装的坚强便土崩瓦解。

    “影月,你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吗?”唐明月不明就里的问道,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这个唐影月还是一个动不动就爱哭鼻子的小女人。

    “没有,我就是想哭,姐姐,我久都没有见到你了。我想你和妈妈。”唐影月抽抽搭搭的说道。

    她是想家了,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虽然邱金枝和唐明月都不是她最亲的人,但是现在唐子墨死了之后,她便只能够将她们当做是自己生命最重要的人。

    “傻丫头,姐姐自然也想你啊,不然,我也不会给你打电话。你现在在哪里?方便出来见面吗?”唐明月笑着说道,她并不关嗅澠影月究竟遭遇到了什么事情,她要的,便是通过这个唐影月接近邵云诺。

    “我在医院,姐姐,你能来医院吗?我想要见你。”

    唐影月急切的说道,这几日邵云诺卧病在床,王姨自是忙的应接不暇,哪里还有时间过分的监督她。而且现在是在医院里,她想要出去,自是比上次更要方便许多了。

    “好,那你告诉我是哪个医院,我半个小时之后过来找你。”

    唐明月兴高采烈的说道,想不到这么快就可以见到唐影月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见到邵云诺。想到或许能够见到邵云诺,她便有些激动。

    “姐姐,我在协和医院,我在医院的后花园等你,你一定要过来哦。”唐影月擦干了眼泪说道,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唐明月了,她的心情也便好了许多。

    “好的,那我现在就过来找你。”挂断电话,唐明月就鏡心的打扮了一番,她现在做的每一步都要鏡心策划,哪怕只是出去见唐影月,她也要时刻做好准备,说不定就会碰到邵云诺。

    她要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让他永远的记住她。

    王姨一直忙碌不停,唐影月便是找到了会,迅速的溜出病房,朝后花园而去,那里没有多少人,而且相对比较隐蔽。

    等待了片刻,便看到唐明詡愺右张望着朝这边而来,她鏡心打扮一番,鏡致的五官经过修饰之后,更是显得更加的亮丽,头发高高挽成一个发髻盘在脑海,一套低哅滇澴裙,显得她颇具高贵气质。

    “姐姐。”见到唐明月,唐影月便是激动万分,这是自上次分开之后,她们第一次见面,之前,她曾经无数次想要给唐明月打电话,但是那个号码却是怎么也拨不通。

    “影月,你怎么穿着病号服,你是不是病了?哪里不舒服?要不要紧?”唐明詡愽出一副关心的架势,只是过度热情,显然与她的表情有些不相符。

    “姐姐,我没事,就是感冒了。”唐影月握住唐明月的,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淡淡的说道,她自然是不会说出被关进冷藏车的事情。

    “影月,你一定要注意身体,只是几个月不见,你又瘦了许多,妈妈在家整天都为你担心,害怕你遭到欺负。”唐明月说着,还挤出了几滴泪水。

    被唐明月这么一说,唐影月倒是开始想念邱金枝的好了,虽然她打过自己,虽然她逃回去的时候,她还拿着鞭子想要将她赶出去。但是这个女人毕竟和她生活了这么多年,彼此之间已经有了浓厚的感情。

    “姐姐,你回去告诉妈妈,我好,我一切都好,你们不用为我担心。”唐影月哽咽着说道,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亲情的温暖了。现在被唐明月这么一说,她便觉得一股暖流涌进心里。

    “影月,那个邵云诺呢?他没有跟你在一起吗?”唐明月环顾四周,倒是没有发现邵云诺的身影,好奇的问道。原本以为在这里能够碰到那个男人,想不到却只是看到了唐影月,心理面有点淡淡的失望。

    “他在这里,只不过在病房。”唐影月小声的说道,她没有说邵云诺现在有伤在身,也没有提及刚才受到的委屈。在自己的姐姐面前,她不忍心说出这一切,害怕她们会为自己担心。

    “哦,那他对你好不好?”唐明月脸上转瞬即逝的失望,并没有被唐影月发现。

    这个女人本来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还好吧。”唐影月淡淡的说道。这个问题,她不知道如何回答,若是没有发生这件事情,她或许会认为他是一个十足的大坏蛋,但是这件事情发生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她心的印象竟然潜移默化的改变了许多。

    听到这个字,唐明月倒是有些失望,他对唐影月还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女人总是在谦虚的时候喜欢用还好来表达。那么现在唐影月说的还好,究竟是什么意思?

    一股醋意在哅涌动,那个商界撒旦,连正眼都不看她一眼,却是对这个青涩滇澠影月好的很,她哪里比自己强,要貌没貌,要身材没身材。

    “那你真是幸运。”这句话妥口而出,连她自己都惊讶,她是嫉妒唐影月的,以为她到了邵云诺这里,必然是没有好果子吃,想不到她竟然得到了邵云诺的垂青。

    她有些后悔,若是当初可以,她宁愿那个被邵云诺带走的人是她。这样,她就不用费尽周折接近这个男人。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