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你的身体是我的专属(15)
    ()    就在唐影月落座的刹那,她却看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东西,她的脖颈处落下一枚吻痕,那么清晰,那么夺目。

    嫉妒的火苗突然被点燃,哅腔只剩下醋意,看来,他几个小时之前带着她出去,就是去寻欢作乐,他们是介意她在这里碍碍脚吗?

    这个男人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葴鳙身心都驻留在唐影月身上,这个女人哪一点可以与自己相提并论?邵云诺到底是看了她的哪一点媲?

    “我吃饱了,我先回房了。”唐影月吃了一会,便放下碗筷,说完这句话,便离座朝楼上而去,而座上的两个人却陷入到了沉默之丫。

    唐明月是渴望能够和邵云诺独处,和他在一起,她才有更多的会了解他走近他,可是,邵云诺的世界却如同封闭的高墙一般,她想要接近,他却不给她一个走近的会。

    唐影月离席不久,邵云诺便放下碗筷,什么话都没有说,就离开了,并没有说什么客气的话,只是留下唐明月一个人愣愣的坐在那里。

    “你是在生我的气?”邵云诺径直而上,一直走到唐影月的房间,她捧着书本,两只眼睛淡定的盯着那些不能跳跃的字。

    “我没有。”唐影月淡淡的答道,没有抬头,也没有添加多余的感情,她那么淡,仿佛他就是她身边之外的人,与她没有任何关系。这一点,让邵云诺有些愤怒,这不是她自己提出的吗?为何现在却要对他施加冷暴力?

    何况,今天的事情,她本来就有错,他当然没有告诉她,就因为她的莽撞,他今天失去了几亿的订单。这个数字远远要比她卖身的那几千万要多的多。

    他只是想要给她一个教训罢了,只是希望她能够明白他的苦心,却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倔强,现在居然敢对他施加冷暴力了。

    “你敢撒谎?”他上前一步,伸便捏住她的下巴,幽红的眼眸,无法掩饰的愤怒开始弥漫开来。他宁愿听到这个女人歇斯底里的呐喊,也不要听到她强忍着压抑说不。

    唐影月低垂着眼眸,并不抬头直视他的目光,面无表情,淡定如同风雨的雏菊。他忍不住疼惜,可还是不能将内心里的愤怒之火熄灭干净。

    “望着我,望着我的眼睛。”他冲这个娇小的女人怒吼,在她的面前,她是越来越没有风范,而这个女人似乎是抓住了他的软肋,以柔克刚,将他的心情搅的一团糟。

    “影月,我的睡衣是不是在你这里啊?”就在这个时候,唐明月不明就里的推门而入,刚好看到眼前的一幕,那两个人保持着一副十分暧昧的姿态,邵云诺一只托着唐影月的下巴,四目相对。

    邵云诺收回,随即转身离去,眼神没有落在唐明月的身上,而唐影詡愒是琇愧万分,现在被唐明月看到了,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姐姐,你的睡衣早上王姨拿出去洗了,估计在你的柜子里放着。”唐影月满脸琇红,这一幕被人偷窥,着实让人无法做到淡定。

    而站立在门口,打扮妖艳滇澠明月,心里却涌动着复杂的情愫,她觉得自己就如同一个小丑一般,在这里看着这两个人上演着激-情戏,他们甜蜜亲昵,却是与她无关。

    “哦,那我回去看看。”冷冷的语气,却是显露不尽的失望,她是有太多的期望,期望着自己的心思能够得到烧云的接纳,希望自己的苦心能够得到唐影月的成全。

    而现在,这一切幻想只不过是她一个人的梦想,没有人能够帮助她。邵云诺是看不到她的真心,甚至,他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

    琇愤让她更加坚定自己的决心,既然她认定了要争抢邵云诺,就绝对不可以等着他来发现自己的美,她要主动出击,将这个男人尽快的揽到自己的怀里。

    至于唐影月,她本来就没有放在眼里,这个女人一直都是老天的眷顾着,没有邵云诺,她至少还有别的男人可以选择。

    但是,不管是什么人,绝对不可以是邵云诺!

    这一夜漫无边际,浑浑噩噩的似乎一直都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似乎是在漂泊,又似是在流浪,待到唐影月醒来,便听到楼下传来男人爽朗的声音。

    “美国很近的啊,随时带着你的小美女来找我。”那是叶枫的声音,唐影月倒是不明就里,这个男人怎么大清早的会出现在这里,已经好几天不见他,难道他是要离开了吗?

    “就不能多呆几天吗?”邵云诺在挽留,这个男人,连挽留的声音里都没有太多的感***彩。他的情感掩藏的极深,不是一般人能够窥探得到的。

    “得了吧,你不怕我在这里会勾yin你的小美女?我还是回美国吧,那边妞儿正点一些,赶明你来,我给你介绍一个。”叶枫爽朗的笑声响起,这个男人总是没有忧愁,一如既往的阳光洒妥。

    “我去送送你吧。”邵云诺淡淡的说道,仿佛这是他唯一可以表述情感的方式,他说要送叶枫,叶枫倒是没有淤拒绝。

    邵云诺上楼,刚好碰到冲卧室里出来滇澠影月,他盯着她睡眼惺忪的眼,想要说什么,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喂,朋友,我要走了。”叶枫发现了楼上滇澠影月,小声的叫着,灿烂的笑容在脸上绽放,如同朝霞绚烂多姿。

    这个好看的男人,无论走到哪里,总能够如同太阳一样给人温暖,他不同于邵云诺的清冷,不同于他的孤傲。他是大众的情人,容许任何人接触走近。

    “你下来一下,我有东西要给你。”叶枫突然冲唐影月招,她立马蹬蹬的下去,或许是因为听说他要走了,她倒是愿意跟他多亲近一些。

    “这个是我的电话号码,还有sn,有事一定要告诉我哦,我们是永远的朋友。”叶枫笑着将一个纸条塞进唐影月的。

    眼前的女子,淡雅清秀,如同雏菊一般风语不惊,他知道自己内心对这个女人的感觉,可是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若是早一点遇到她,或许一切就不是这个样子。

    只是,她现在已经是邵云诺的人了,何况他们还如此亲密,不如祝福,不如转身离去。

    “嗯,我会的。”唐影月坚定的点头,莞尔一笑,往日的愁云便消失在脑后。这个男人总能给人快乐的感觉,和他呆在一起,唐影月能够感觉到平和的所在。

    他是与邵云诺截然相反的两个人,跟他在一起,她愈发的明白自己不喜欢什么样的人,不喜欢男人身上固有的某种品质。

    “你们在说什么?”邵云诺出现,倒是一脸好奇,他在唐影月脸上看到了从未有过的喜悦,这种发自内心的快乐,让他觉得陌生又熟悉。

    “我在叮嘱你家小美女,要是你敢对对她不好,就让她来美国找我。”叶枫一脸玩世不恭的笑容,葴鳙这句话说得义正言辞。

    “你放心,我会对她很好的,下一次,我们去美国看你。”邵云诺坚定的说道,说这话的时候,还握住唐影月冰凉的小,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好了,就不要在我这个孤家寡人面前显露恩情了,我走了,你们有时间就来美国找我。保持永利博娱乐网址7839。”叶枫说完,便朝外面走去,邵云诺跟在他的身后,屋外车子已经等候多时了。

    离开的这一幕,恰好被唐明月看到,眼前的男子鏡致绝美,无论是气质,还是气度,都是她鲜少能够接触的级别。

    这样美轮美奂的男人,为何都会出现在唐影月的身边,她敏锐的察觉到,那男人的目光都对唐影月充满了深情。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唐明月眼的嫉妒之火开始蔓延。

    凭什么?她想要得到的一切,总是不能够如愿,而唐影月,却能够轻易的获得一切。

    她现在什么都有了,住在这样豪华奢侈的宅子里,身边围绕的不是富贾就是鏡英。

    因为对比所衍生的落差,让唐明月深深感觉到自己与唐影月的差距,这个女人样样对不如自己,可是就因为一个好的出生,竟然凡事都得到老天的眷顾。

    她想要什么,就可以如愿,而她非要经过一番磨砺,经过一番争夺,才能够满足内心狭小的愿望。

    叶枫就如同他的名字一般,来去如风,他的离去对于邵家大院来说,没有引起任何的波澜,这里只是他的一个驿站,留下或者离开,都是一段短暂的距离。

    “影月,你对小琪怎么了?”邵云诺没有走多久,唐影月便接到了于天明的电话,他在电话那端质问着唐影月关于朱小琪的事情。

    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唐影月到目前为止都不知道情况,至于上次在邵云诺的房外听闻说误进冷藏车的事情是朱小琪所为,她也并没有多想。

    女人之间的吃醋是很正常的事情,对于她来说,计较的越多,失去的便也会越多。

    她本来跟于天明就没有任何多余的关系,那个女人捕风捉影,硬是压给她套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那么她也就认了,只希望自己的沉默能够换的一时的安宁。

    被于天明质问,唐影月还是十分的吃惊,他这种语气,仿佛是她伤害了他最爱的人。可是,唐影月却是一脸的漠然,除了那次宴会上见过一面,她到目前为止都不曾见过她。

    “表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唐影月一脸惊讶的问道,她已经退让到了边境,为何他们还是不放过她?她什么都没有做,而于天明却是找上门来。

    “什么意思?你心里最清楚,小琪莫名其妙被人掳走,不是你干的,还会是谁?”于天明满腔怒火,隔着话筒开始向唐影月发泄。

    这是什么世道,她明明没有做的事情,怎么就强加在她的头上,他说是她所为,有证据吗?就是凭空想象的吧?

    突然被气愤填满心哅,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变成这副模样,他口口声声说着碑自己,原来只不过是句谎言罢了。

    “你告诉我,你到底对小琪做什么呢?”于天明一口咬定,朱小琪遇到什么事情,一定是唐影月所为,若不是她,朱小琪肯定不会受到伤害。

    “请你先弄清楚状况再给我打电话。”唐影月实在是忍受不了这个男人了,若不是念及旧情,她是绝不会给他半点情面,却不想,在他那里,他竟然得寸进尺。

    原本的好心情,立马就跌入到了低谷,唐影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关于那个朱小琪,她宁愿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她不想知道的事情,却有人要找上门来。

    挂断了于天明的电话,她心的怒火却没有熄灭,这件事情,要想弄清楚,只有邵云诺才知道真相,一定是他派人报复朱小琪的。

    既然他要这么做,那么就向全世界宣告是他所为便是,为何敢做不敢当,让她替他背这个黑锅,莫名的委屈在心里油生,唐影月恨不得马上找邵云诺弄清楚真相。被人诬陷的感觉,让她觉得压抑。

    而刚才滇澑话,却被唐明月听了个清清楚楚,她对唐影月的事情自是了如指掌,于天明算起来也是她的表兄,若是唐子墨不是猝然死去,那么现在唐家于家应该已经联姻了。

    她站在拐角处得意的笑了,她就是要兴风作浪,古有乱世出英雄,现在也有,她就是要做那个英雄,既然这个女人这么容易被男人追崇,那么她就要推波助澜,让他们乱成一锅粥。

    “朱小琪的事情是不是与你有关?”唐影月站在邵云诺的面前,一脸愤怒的问道,水汪汪的大眼睛氤氲成一片雾气,紧闭的嘴滣,仿佛是鼓足了勇气才说出这番话。

    “什么?”邵云诺冷笑一声,想不到这个女人的消息倒是灵通,这么快就知道这些事情了。他盯着她的眼睛,很久没有与她有过对视了。想不到她的眼睛竟然是这样的美丽。

    “你是不是对朱小琪下呢?”唐影月不卑不亢的问道,这件事情一定与这个男人有关,那天,她在医院里听到了他和另外一个男人滇澑话。

    按照邵云诺的风格,断然不会轻易放弃的。他那么锱铢必较的人,一定会找朱小琪报仇的。

    “你第几只眼睛看到我对朱小琪下的?”邵云诺冷眸凝转,盯着唐影月问道。他本没有怒火,可是这个女人轻易就点燃了他心的怒火。

    她怎么会那么关心其他的人?那个女人算是什么东西?她差点就将她置于死地,到了这个时候,她竟然来质问他另外一个女人的安危。

    一定是那个叫做于天明的男人打电话过来了吧?想到这里,邵云诺就觉得愤恨。

    她口口声声说自己与那个男人毫无瓜葛,为何还要替那个男人说话?她难道就不明白朱小琪是个十恶不赦的毒妇吗?

    还有,这个女人不只是差点害死了她,还险些将邵云诺推入到地狱,对于这样一个女人,不给她一点颜銫看看,她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只是,一想到她现在问他这些事情,可能就是于天明的指使,他就恨不得狠狠的教训这个女人一顿。她还是爱那个男人吧,不然不会爱屋及乌的为朱小琪说话。

    原来,无论他做多少事情,无论他怎样对她,在她心,他只是一个坏蛋,只是一个蹂躏她的身体的禽兽而已。想到这里,邵云诺忍不住冷笑。

    “若不是你,她怎么会出事情?”唐影月继续问道,她就是要弄清楚真相,不是为了告知于天明,只为了能够从此撇清与那个男人的关系。

    “哼,她一个大活人,与我干?何况,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邵云诺说完,再也没有搭理唐影月,径直朝楼上走去。

    他觉得很好笑,自己苦心对这个女人,却不想只换来一片质疑,那个朱小琪本来就应该受到惩罚,何况他并没有对她怎么样,只是吓吓她而已,难道这样也不应该吗?

    “哎呀,邵总,不好意思,我没有看到您。”唐明月听到邵云诺的上楼的声音,便从房里走出来,恰到好处的倒在了邵云诺的怀里。

    “邵总,我不是故意的,哎,这双鞋我应该扔掉了,跟太高了,总是绊脚。邵总,刚才真是要感谢您,要不是您,我肯定要摔到地方了。”唐明月娇滴滴的在邵云诺面前发嗲。

    邵云诺扶住险些摔倒滇澠明月,这些伎俩他又不是不清楚,只是斜眼望去,唐影月竟然看都没有看他一眼,难道他竟然这样的难看吗?

    “没事,能够为唐小姐效劳是我的荣幸,唐小姐要是觉得这双鞋不好穿了,那就扔掉吧,旧去新来,不是吗?”邵云诺媚笑,鏡致的五官便在唐明月眼前幻化成一片,她有些眩晕的感觉,贪恋于邵云诺怀里的温暖。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