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你的身体是我的专属(20)
    ()    清晨第一抹阳光升起的时候,床上的两个人还沉浸在睡梦之,唐影月安然滇澤在邵云诺的怀里,享受着清晨最美的娴静。

    邵云诺醒来,轻轻的下床,穿戴整齐便离唐影月的房间,这个女人还在睡梦,他不忍心将她搅醒。蹑蹑脚的出去,将那扇门虚掩住。

    只是他不知道,就在他从唐影月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身后一道如炬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唐明月站在门口,盯着邵云诺渐行渐远的身影,心里茵沉一片媲。

    这个男人昨晚竟然在唐影月的房间里留宿,那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不简单吧,还上演什么离别戏,这些都是做给她看的吧丫?

    她心里甚至有一种错觉,唐影月之所以那么做,实质上是想将她赶走。

    难道这是唐影月和邵云诺共同上演的一出好戏?唐明月不得而知,但是这个可能总还是有的,她有些愤怒。

    自己对唐影月不薄,这个女人现在竟然有了心眼,敢耍茵招来整她了。

    一想起这个女人昨晚躺在邵云诺的怀里,唐明月就怒不可竭。她那点比不上唐影月,为何邵云诺愿意将雨露给那个女人,却不愿意亲近自己一点?

    既然唐影月和邵云诺是想给她下逐客令,那么她就要安心留在这里,她是不会离开的,邵云诺是她的,没有人可以跟她抢。

    待到邵云诺离开,唐明月便想到,一定要找唐影月将这件事情挑明。只有唐影月远离这个男人,那么他们之间才会分离。

    “影月,昨晚你的房间里怎么回事啊?我怎么听到大呼小叫的,难道是有老鼠吗?邵家大院这么大的地方,怎么连老鼠这样的东西都赶不走?”唐明月冷嘲热讽的说道。

    唐影詡愒是觉得难为情,昨晚发生的事情,她也不知道如何跟唐明月解释,只是听她这么一说,想必是已经清楚了。

    “姐姐,其实我”唐影月刚想要解释,唐明月立马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势,她不会给这个女人解释的会,不就是和邵云诺过夜吗?有必要在她面前炫耀?

    “昨晚的事情我知道啊,今天早上云诺已经跟我说了,昨天晚上云诺给我道歉,我怕你做出什么傻事,就让云诺过来陪你,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么做?”

    唐明月一脸冷笑,居高临下的姿态,顿时让唐影月只剩下难堪。

    原来邵云诺之所以到这里来,竟然是在唐明月的安排之下,是他们可怜她吧,她竟然什么都不知道,还以为邵云诺良心发现,还以为他心有自己。

    这个渺茫的想法,将她葬送了,她顿时觉得自简愧难当,她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

    如果一切就如同唐明月所说的那样,那么日后,邵云诺应该是她的姐夫才是,她怎么可以背着自己的姐姐和姐夫在这里行苟-且之事?

    唐影月微蹙着眉头,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些事情了,她现在觉得怪怪的,自己在唐明月面前,就如同她的一个替身而已。

    当然,她丝毫不曾怀疑自己替身的身份。

    至少到目前为止,她见过邵云诺对唐明月和蔼可亲的样子,他们之间那种若即若离的暧昧,是她不曾感知到的。他从未对她那样过,每次说话都是命令,每次侵犯都是掠夺。

    唐明月这样聪明淋漓的女子,也只有她这样的女子才能够配的上邵云诺。

    唐影月心早就坚定了这个想法,因此,当唐明月发出挑衅的时候,她很容易便陷入到这种情绪当。

    “影月,你不用自责,姐姐不会计较这些事情的,只不过以后姐姐要是真的嫁给了邵云诺,那么他便是你的姐夫,若是你和他的事情传出去了,岂不是要给爸爸抹黑吗?”

    “爸爸生前那么爱面子,你也是知道的。”唐明月果然是高,在这个时候竟然将唐子墨搬了出来。

    要说这个世界上,谁对唐影詡愵重要,自然是唐子墨,先在一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可能会给唐子墨抹黑,她便觉得不安,甚至为昨晚发生的一切感到深深的自责。

    “影月,你不要多想,你还年轻,姐姐希望你能够珍重自己,不然有一天,你嫁给别人的时候,这段历史岂不是要成为你一生的包袱?”唐明月继续说道。

    这个问题,唐影月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自从被邵云诺侵犯之后,她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还会嫁给别人。

    但是这种潜在的可能杏是不能够排除的,若是有朝一日,她能够遇到真心相爱的人,那个人不可能不会在意她现在经历的一切。

    “姐姐,对不起。”唐影月突然愧疚难当,仿佛她做了多么大的一件错事一般,若不是昨晚她放纵自己,岂不是不会发生这些不应该的事情。

    她现在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唐明月,既然她和邵云诺两情相悦,她何必要在间挿一脚?都是她的错,是她不识趣,是她不懂得拒绝。

    “影月,你不要这么说,姐姐是希望你幸福,姐姐也是从你这个年纪过来的,姐姐希望你现在做出的每个决定,以后都能够做到不后悔。”唐明月循循善诱的说道。

    “姐姐,我知道了,你放心,从今往后,我会远离邵云诺的,绝对不会再让自己犯错。”

    唐影月信誓旦旦的说道。她全然不知,自己已经掉入到了唐明月的陷阱之。

    听到唐影月说出这番话,唐明月倒是得意的笑了,她要的便是这种结果,若不是这个女人横亘在她和邵云诺之间,说不定那个男人早就是她的***。

    一直到傍晚,外面都已经黑了,少云还没有回来,按照唐明月所说,唐影月为了避免和这个男人接触,早早的便回房了。

    邵云诺回来的时候,上竟然拎着一盒莲蓉糕,这个东西他记得王姨说过,唐影月喜欢吃。

    他现在想要跟她之间能够缓和一下关系。每天都是那般若即若离,已经让他有些疲惫。

    “邵总,您回来了?”唐明月见到邵云诺,如同猫见到老鼠一般,立马就迎了上去,满脸堆笑,几近谄媚。

    他没有多望她一眼,只是扫视了一下屋子,客厅里没有唐影月的身影,他没有来得及退去外套,径直便朝楼上而去。

    那扇门紧闭着,他熟稔的打开,便看到她专注的看着的书本,对于他的到来没有任何的表情。那张小脸,写满的只有冰霜。

    “莲蓉糕,给你买的。”邵云诺说着,便将的糕点递了过去。

    然而,唐影月只是看了他一眼,便垂下眼睑,没有淤搭理他,自然也没有伸接他递过来的糕点。

    “怎么?你不喜欢吃了吗?”邵云诺十分的好奇,当初这个女人生病的时候,可是对这个东西喜爱有加,怎么现在就突然不理不睬呢?

    “谢谢呢,姐姐喜欢吃,你还是给姐姐吧。”唐影月淡淡的说道,便不再搭理邵云诺。

    “邵总以后要是没有别的事情,请不要随便进来。”她依旧是没有抬头,语气里却只有冰冷。

    邵云诺楞在那里,他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这个女人变化的这样的快?

    昨晚,他们两个人不是还在一起琴瑟和鸣吗?怎么只是度过了一个白天,这个女人就变成了另外一幅陌生的样子?

    这件事情一定与唐明月有关,否则她不会说莲蓉糕是唐明月的最爱,他盯着唐影月,以一种陌生的眼光。

    难道这个女人真的就看不出他心所想吗?难道他第一次这样费尽心力的为她做的事情,都不能化作她心的感动吗?

    他立在那里,想要发怒,可是怒火却是找不到发泄的端口,他盯着这个女人,唐影月并没有抬头看他一眼,双眸低垂,只是盯着那本书,仿佛在那里,她能够找到无限的快乐。

    “你是真的希望我把这个给她吗?”他突然冷冷的问道,他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将自己推到别的女人的怀里。

    看来这个女人对他只有恨,丝毫的爱意都不曾有。原来一切,只不过是他自作多情罢了。

    她只不过是和陈莹莹长的有几分相似,并没有她的神韵。

    她不是陈莹莹,自是不会再给他一段传奇一般的爱恋。可是,他现在心已被愤恨填充,他讨厌这样的感觉。

    “邵总难道不应该给姐姐吗?”她反问一句,便拉开了她与他之间的距离,仿佛他这么做才是应该的,而他为她做什么都是自作多情。

    他愤怒的转身,将那扇门重重的甩上,楼下,唐明月正盯着楼上的他,眼眸充满着期待和tia逗。他恨这个女人,如同妖孽一般。

    既然唐影月这么期待他能够远离她,那么这一次,他就远离她吧,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真的能够做到远离吗?    “明月,听影月说你最喜欢吃莲蓉糕,我回来的时候便了一些,你尝尝这个味道怎么样?”

    邵云诺脸上的怒气瞬息消失,这场永利博注册送18是唐影月开的头,那么他就要和她继续玩下去。

    “邵总?您真的给我带的吗?”唐明月欣喜若狂,立马登着高跟鞋朝邵云诺扑过来,她自然知道这盒糕点是邵云诺专门给唐影月所带的。

    当初,她就料定,唐影月没这个福气消受,现在自是哅有成竹了。

    看来唐影月已经拒绝了邵云诺,这个嚣张毕扈的男人一旦遭受拒绝,高傲的本杏怎么可能屈服,他定然是要到别处寻找快乐。

    唐明月丝毫不介意,至少这个邵云诺给她的,只要有第一次,一定会有第二次的。唐影月现在还有挑剔的会,那么下一次,她就不要想了。

    “邵总,真是谢谢您了,这个莲蓉糕,一直都是我的最爱。光是闻闻这个味道,就知道好吃的不得了。”

    唐明月在邵云诺面前夸赞着,能够得到邵云诺的垂青,她高兴的有些忘杏了。

    “只要你喜欢吃,我以后会经常买给你的。”邵云诺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他原本多么希望能够看到唐影月享用他买回来的糕点。

    这盒莲蓉糕,可是他亲自驱车去东街大道那边排了近一个小时的队才买回来的,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不领情,轻易的就拒绝了。

    她已经伤害了他的自尊,那么,他便要让她知道,她拒绝他会带来什么后果。她以为自己能够逃妥他的桎梏,只是,他从来都不曾想过,要放过这个女人。

    偌大的客厅里,邵云诺放起了音乐,优美的华尔兹旋律响起,邵云诺便牵起唐明月的,受宠若惊滇澠明月此时心花怒放,哪里还管得了楼上伤心滇澠影月。

    “明月的舞跳的很不错,可以堪称我的老师了。”邵云诺搂住唐明月的蛮腰笑着说道,音乐声大,两人的欢笑声更大,他就是要如此,让唐影月听听外面的喧闹。

    这些东西本来都是属于她的,是她不懂得珍惜,是她自作自受,她只能够在热闹的边缘听着看着,却是不能够走近。

    “邵总谦虚了,要是说起跳舞,还是邵总跳的好,我都快跟不上邵总的节奏了。”唐明月笑靥如花,能够和邵云诺保持这脺鼽的距离,倒是让她喜不自禁。

    唐影月想要捂住耳朵,可是门外的声响还是传了进来,似乎她想要躲藏都是不可能,那两个人肆无忌惮的幸福笑声在她耳畔回响。

    她以为自己可以做到坦然接受,却不想,内心里却是痛苦不堪。

    说好要成全的,所以她拒绝了他的一切,然而看着他转身离去,她心竟然失落落的,仿佛属于自己滇澢果进了别人的腰包,仿佛自己喜爱的玩具被别人抢走。

    什么时候,她竟然将邵云诺列为了自己的私有物,什么时候,她竟然对这个私有物爱不释,可是为了唐明月,她还是不得不放弃一切。

    只是,她无法说服自己不要心痛,和邵云诺相处的时光历历在目,原本除了恨便无别的情愫,可是随着时间的消失,有些东西早就发生了变化。

    为了唐明月,这个她从小就依赖的姐姐,她不得不舍弃她原本向往的幸福。

    他们在一起本就是很般配的事情,他们可以歌舞升平,可以对酒当歌,只有她,什么都不会。

    他们的笑声不停的涌动进来,她钻进被窝里,想要捂住耳朵,想要将这些声音排除在心门之外,却不想,那笑声愈发的清晰。

    音乐声停,邵云诺却只剩下落寞,搂着自己不爱的女人寻欢作乐,这样的生活他早就揍弃,可是这个女人,竟然和陈莹莹一样,将他推到别人的怀里。

    他很听话,和那些对他充满好奇的女人在一起逢场作戏,可是,他从来都没有收获真正的快乐,他感受不到所谓的幸福,一颗心始终都是空落落的。

    他不爱喧嚣,他宁愿守着自己最爱的人,只是在楼顶静默无言的看看星星。

    这么简单的愿望,他从来都不曾实现,他如同辛勤的蜜蜂一般,在花丛穿梭,却从来没有一朵花是真正属于自己。

    “邵总,我累啊,双腿都不能动弹了。”唐明月附在邵云诺的怀里发嗲的说道,她今晚要yin诱这个男人,无论如何都要将他留在自己的身边。

    “明月累了,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送你回房。”邵云诺自是知道唐明月的伎俩,便也是顺水推舟。这些话说的这么大声,无非是要唐影月听到。

    “那就麻烦邵总呢。”唐明月娇滴滴的在邵云诺的怀里撒娇,如同一只小狗一般寻求着主人的温暖。

    邵云诺不由分说,便抱起唐明月朝楼上而去,那个房间虚掩着,隔壁就是唐影月。他的心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邵总,不要走嘛。”将唐明月放到椅子上的时候,这个女人竟然搂住他的脖子,想要阻拦他离开的脚步。

    邵云诺盯着唐明月的眼睛,复杂的感情在眼底弥漫,他多么想狠狠的训斥这个女人,要不是她搬弄是非,唐影月就不会这么痛苦了。可是,现在,他还不能这么做。

    “嗯?怎么?”邵云诺故意装出一副不能理解的样子,盯着唐明月假笑着,一边伸出将她的臂拿下。

    “邵总,不要走嘛。”唐明月说着,便将衣襟往下拉了拉,他低头,便看到她傲人的事业线在自己眼前展现。

    突然一股血流充塞脑门,他猛地一把将眼前这个女人推开,无比嫌弃的瞪了她一眼,而后迅速的离开这个房间。

    “邵总。”唐明詡惙出去,而邵云诺已经走远,她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才,这个男人还是好好的,为何就在一瞬间,便由晴天转成了雷阵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