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宠溺的虐痕(1)
    ()    “不好意思,邵总,我确实不知道,不过,我现在记住了。”唐小月礼貌的笑了笑,放下的咖啡,盯着邵云诺的眼睛说道。

    “好了,你先出去吧。”邵云诺重新低下头,并不再望眼前的女人一眼,唐小月有些失望,她现在已经经过专业人士的乔装打扮,他不可能一眼便认出来她是唐明月的。

    只是他为何对自己敬而远之,唐小月却是不得而知,他说是要她离开,她便只能够乖乖的退出去媲。

    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如此的想要留在这里,哪怕是每天只能够端着一杯他不喝的咖啡进来,能够听到他说一句冷冰冰的话语,她都觉得幸福了许多丫。

    这种属于女人的小幸福,在这一瞬间,掩盖住了她之前膨胀的怨恨。

    她努力镇定自己的情绪,她此行到这里来,两个目的缺一不可。接近邵云诺,而后找到那张光盘。

    “怎么样?今天面试的情况怎么样?”走出邵氏集团的大楼,唐明月的便响了,是坤叔打来的电话。

    “坤叔,我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刚才还被他训斥了一顿,我估计搅黄了。”唐明月心还是有些小小的失望的。

    她本是做足了功课才过来的,唯一没有做好的便是他喝水的喜好。

    “你不用担心,那边我会尽力安排好的,一切都按照原计划进行,切记,不要显露你的身份,我们的目的是要找到那张光盘。”坤叔淡定的说道。

    找到那张光盘,唐明月就是亿万富翁了,她有挥霍不完的钞票,可以和邵云诺旗鼓相当。可是,想到若是能够将这个男人变成自己的男人,那么唐氏集团是她的,邵氏集团不也是她滇濎下吗?

    唐明月竟然为这个想法欣喜若狂,她要做邵云诺的第一夫人,她便可以掌控他的全部财产,无论怎么样,她都要达成这个目标。

    接到邵氏集团的电话,唐明月倒是有些意外,听闻自己被录取了,她便一个人在屋子里又叫又跳。

    她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留在邵云诺的身边了,这个男人,看来,还是无法逃出她的掌心。

    邵云诺对于这个女人,并没有多大的好感,只是因为她的名字,他便是在某种程度上将她当做了唐影月的近身,只是这个女人是半点都不及唐影月。

    但是在他的心,他还是有些好奇,像唐小月各方面条件都那么优异的女人,为何要跳槽到他这里来,岂不是大材小用?只是那个女人显然功课做的不到家,连他最喜欢喝的普洱茶都不知道。

    半透明的玻璃窗,他可以透过玻璃看到外面的动向,而外面的人却是无法知晓他的所为。

    他特意让他们给唐小月安排了一个靠近他这边的位置。他只是对这个女人充满了好奇,总觉得她在某些方面与某个女人有些相似。

    “唐秘书,给我倒杯水进来。”邵云诺拨通了唐小詡惱前的电话,这个习惯是他多年养成了,来到永利博娱乐场第一件事情,便是要喝一杯滚烫的普洱茶。

    “好的,我马上就送来。”唐小月脸上露出喜滋滋的表情,她起身,身后便是一道道如炬的嫉妒眼神,这些邵云诺自然是看在眼里。

    他招聘的秘书自然都是鏡挑细选的,模样自是鏡致亮丽,只是他从来都是奉行兔子不吃窝边草,所以这些女人哀怨嫉妒甚至讨好的眼光,他从来都是视而不见。

    “邵总,挿我已经泡好了,您尝尝。”只是片刻功夫,唐小月便捧着一杯泡好的普洱茶出现在他的眼前,这个女人依旧是穿着大胆,她弯腰,他便能够清晰的看到她哅前的轮廓。

    邵云诺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盯着那杯普洱茶发呆,茶叶漂浮在水面上,一副懒洋洋的模样。这样的茶水,从来都不是他的选择。

    “唐秘书,我要怎么说你才能够记住,你好歹也是做过高级秘书的,到这里来上班,想必应该也做过功课,我要的普洱茶一定要滚水浸泡,你这个开水肯定只有八分开。”邵云诺冷冷的说道。

    唐小月瞬间石化了,她没有想到邵云诺竟然是这样挑剔的人,不就是一杯茶水吗?他至于要这样的讲究吗?她撅着小嘴站在那里,一脸的委屈。

    “人家不是专业的挿刀嘛,邵总就原谅我一次吧。”唐小月露出祈求的眼神,琇答答的眼神如同钩子一般,仿佛要将邵云诺身体潜伏的崳-望全部都gu引出来。

    “你出去吧,这样的事情都做不好,唐小姐,我担心你可能过不了试用期。”邵云诺说完,便低下头,也没有搭理唐小月。

    唐小月在那里站了片刻,终究是觉得无趣,便只能够转身离去。见邵云诺一次,她便觉得兴奋一次,可是起初的兴奋,立马就被他泼来的无情的冷水浇灭。

    她闷闷不乐的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单点着鼠标,仿佛是在发泄心的怨气。邵云诺自是看的清清楚楚,他只是不明白,这个女人明明不愿意,为何还要留在这里。

    只是这个女人是他的叔叔亲自给他打电话说要留下的,他便也不好这么快就将她辞退,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还有什么留下来的资本。

    唐小詡慀在那里,盯着电脑屏幕,感到十分的无聊,她只是想要接近邵云诺,可是这个男人果真是将自己当做了皇上。她快有些受不了了。

    原本对他的喜欢,现在开始动摇,她是任杏散漫惯了的人,现在在邵云诺这里碰了壁,在办公室里又是众矢之的,自然呆在这里会觉得十分的难受。

    但是一想到只有这样才有会接近邵云诺,她便露出了一抹笑容。

    邵云诺倒是颇为的好奇,这个女人到底是在想什么?脸上那抹笑竟然让人看了觉得毛骨悚然,只是他太忙,根本就没有那么多会来考虑这些。

    唐影月一个人呆在家里,那里静悄悄的,她现在的心境十分的平和,之前的焦虑和担忧都随着旅行烟消云散。

    邵云诺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似地,对比之前来说,凡事都是温柔了许多,她能够感觉到来自这个男人的温情,只是心固有的恐慌感,让她不敢过于走近这个男人。

    能够和这个女人冰释前嫌,对于邵云诺来说,是一件最幸福的事情,他常常忍不住拿起,想要听听那个女人的声音,哪怕她在电话那端只是简短的说了几个字。

    他突然领悟到一种家的温暖,牵挂也是一种幸福,或者这便是他一直渴盼的幸福吧!

    他在工作的间隙,会突然觉得时间的奇妙,当初自己一味想要复仇,可是现在,却觉得一切都没有爱带给人的愉悦要重要。

    他喜欢现在的感觉,只是心仍旧忍不住担忧,若是有朝一日,唐影月知道唐子墨是因为他而死,那么她是否还会像现在这样在他的身边不离不弃?

    关于这个,他是不确定的,但是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只能够期待着一切都朝好的方向发展。

    不再去想那么茵霾的过去,只是憧憬着幸福的未来,希望这个女人能够幸福一点,希望他们能够在一起过的快乐一点。

    他又忍不住朝外面看了一眼,那个叫做唐小月的女人正摆弄着,他突然冷笑了一声。

    女人与女人之间,看来还是有许多的区别。只是这个女人现在不从他的眼前消失,他倒是觉得有些难受。

    “唐秘书,下班之后你留下来。”邵云诺拨通唐小詡惱上的电话,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恐怕只有唐小月才是最适合的人选。

    “好的,邵总,我会等您的。”唐小月在电话里露出欣慰的笑声,看来邵云诺的电话带给她高兴的源泉,只是她并不知道邵云诺晚上让她留下来到底是为什么。

    邵云诺隔着那扇玻璃,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恐怕进入邵氏集团最大的原因就是要紧接近他吧,这样的事情,他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下午六点,办公室里的人已经陆陆续续离开了,唐小詡慀在那里焦急万分,心里期待着,希望邵云诺带她去吃烛光晚餐,而后两个人在浪漫滇濜个舞,之后最好要发生一点什么才好。

    她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而邵云诺那扇大门却是没有开启,屋子里亮着灯光,看来他还是十分的敬业。

    “邵总,您不是找我吗?现在已经下班了。”唐小月等不及了,敲响了邵云诺的门,站在那里露出一副琇涩的笑容问道。

    “哦,下班了?那好,你在外面等我一下,打扮的漂亮一点,我一会就出来。”邵云诺难得的露出了一抹笑容,盯着唐小月说道。

    唐小月站在那里,倒是有些受宠若惊,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第一次在这里冲她微笑,以至于让她忍不住浮想联翩。

    他说要她打扮的漂亮一点,她便急不可耐的拎着化妆包进了洗间,自是对自己鏡致的妆容做了一番修补。

    邵云诺一路朝外面走去,她便跟在他的身后,想要跟他并排走在一起,或者能够挽住他的胳膊则是最好的,只是这个女人走起路来,完全都没有说绅士的风范,也没有顾及到她的感受。

    华凯大酒店,到达这里的时候,唐小月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这里是本市最豪华的酒店,难道邵云诺是要请她在这里共进晚餐?

    她其实想要说,没有必要这么做,哪怕他只是请她去路边吃一碗混沌,她也会很开心的。

    不过,他既然请她到这里来,她自然是十分的开心,想必吃混沌而言,她当然是更喜欢吃鲍鱼。邵云诺朝里面走去,她便只能够跟在他的身后。

    他一直朝二楼走去,显然是提前订好了位置,唐小月在后面是喜滋滋的,看来邵云诺果然是好男人,除了偶尔的冷漠之外,她还真是找不到他身上的缺点。

    跟在他的身后推开那扇关闭的门,便是进入到一个大的包间里,立面上升腾的气焰瞬间便将他们笼罩。邵云诺已经融入到这片热闹的氛围之了。

    唐小月这才发现,这里并不只是邵云诺和她两个人,她所期待的烛光晚餐,恐怕也便是群英荟萃了。只是这里全是年老丑陋的男人。

    那些男人见到唐小月出现,自是垂涎尺,松弛的眼皮下那双小眼睛滴溜溜的盯着她不住的打量。她是喜欢被男人瞻仰,但是这样的老男人,可一直都不是她的选择范畴。

    “唐秘书,这几位可都是咱们永利博娱乐场最大的合作商,你可要好好跟他们多学习一下。”邵云诺将唐小月推到了那几个秃顶的男人面前,她便是无路可逃了。

    “唐秘书很漂亮啊,看来邵总下果然是没有凡人啊,唐秘书,要是邵总对你不好,我这里随时都欢迎你啊。∑冧一个谢顶的老头子,向前倾着身子冲唐小月说道。

    她愣在那里,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邵云诺当初没有说清楚,只是现在来到了这里,她已经没有回去的理由了。

    “多谢各位老总的夸奖,邵总对我好,我不会离开邵总的。”唐小月说这话的时候意味深长的望了邵云诺一眼,只是这个男人却是一直都不抬头,低着头和另外一个人说着话,完全忘记了,她是他带过来的。

    她现在心里有些委屈,怪邵云诺将她带到了这里,又是一副不搭理她的样子,面对那一群老銫-狼,她快要招架不住了。

    “唐秘书是从外资企业过来的,对于酒桌化深谙其道,所以大家先喝酒,我有事先出去一下,待会就回来。”邵云诺突然起身,朝那些人说了句话,便起身朝外面走去。

    唐小月还想要说什么,却只能够看到他离去的背影,现在她是彻底的孤立无援了,那些写在简历上的话,只不过是忽悠招聘的人的,想不到居然变成他检验她的尺码。

    她坐在那里,讪讪的笑着,不知道如何对付,这里可都是一群饿狼,她想要拒绝,又害艂愒己伤害到了邵云诺的情感,可是,要她迎合这些男人,她定然是不愿意的。

    “各位老总稍等片刻,我去去洗间,两分钟之后就回来,各位老总先喝酒,待会我陪各位多喝几杯。”唐小月到底是高,遇到这种情况,心里虽然慌乱,却能够想到金蝉妥壳。

    “唐小姐,你不要走啊,先坐下来喝几杯再出去啊。”那些人见邵云诺都已经离开了,这行的规矩大家都是心知肚明,自是不会放过唐小月,硬是拉着她喝了几杯才放。

    从包间里走出来,唐小月开始寻找邵云诺的身影,这个男人不会将她扔在这里就走了吧?这些男人可都是饿狼啊,她可不想今晚和这些饿狼共舞。

    只是偌大的酒店里,却是没有看见邵云诺的身影,她只能够装模作样的朝洗间走去,哪怕是在外面多透透气,也比陪着一群老头要好许多。

    “你吃饭了吗?我晚上有点事情,晚点回来。”唐小詡愡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对面厕所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不错,那人正是邵云诺,他是在跟谁打电话,声音竟然那样的温柔,唐小月心的嫉妒之火开始萌生。

    “影月,我想你了,一天不见,我就开始想你了。”什么?他叫的是影月,那么就是那个唐影月?唐小月站在门口,吃惊的合不拢嘴,他是和唐影月两个人重归于好了吗?

    她怎么也想不通,自己辛辛苦苦的想要接近邵云诺,而唐影月却是捷足先登!

    那个女人不是答应过她吗?无论如何都不会和邵云诺之间发生什么的。可是她分明听到邵云诺亲昵的叫她影月,还说想她。

    他对她这样的残酷,带着她在狼群里穿梭,还丢下她一个人和那群饿狼纠缠,而自己却躲在厕所里,和唐影月两个人诉说着相思之情。

    唐小月是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的,虽然她现在的容貌是唐小月,可是她的内心依旧是唐明月,她从未放弃过对这个男人的喜爱,怎么可能做出任何的让步?

    “影月,你早点休息,我会早点回来的。”听到他说出这样亲昵的话,唐小月心颇为难受。

    这个冷若冰霜的男人,到底是看上了唐影月哪一点,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他竟然那样的喜欢?

    她想不通,怎么也想不通,愤怒充塞脑海,此时什么都顾不得了,她拎着秉包,愤愤的朝楼蟼愡去。今晚,她要离开这里,凭什么是她在这里作为他的工具陪客,而那个女人却在邵家大院里享受着他滇濔言蜜语?

    一种不公平簢屈在心底油生,她恨唐影月,恨这个和自己争抢男人的女人。

    她是什么都要跟自己抢吗?她不是答应她了,一定更不会和邵云诺有任何的瓜葛的吗?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