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宠溺的虐痕(19)
    ()    这个挿曲很快便过去了,但是留在唐影月脑海的印象却是没有办法磨灭的,她记得那个女人的话,也会在以后的日子里时时刻刻滇濁醒自己。

    “影月,对不起,刚才让你受委屈了。”重新回到病房的时候,触碰到的便是邵云诺担忧的眼睛,他愧疚自己没有于那个时刻保护好她,让她遭受那样的侮辱。

    媲

    “没有啦,你多想了,我刚才想起出来的时候忘了关水龙头,所以赶紧跑回去了。”唐影月找了个借口搪塞着,她不想邵云诺为她担心。

    丫

    “影月,不要听那些人怎么说,你在我心是最好的,这个世界无论怎么便,你在我心的位置永远都不会变。”邵云诺拉住唐影月的,轻轻的在她的耳边说道。

    邵云诺住院的消息通过报纸便传便了,唐小月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意外的接到了坤叔的电话,已经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这个时候,她并不想急于见坤叔。

    “坤叔,有事吗?”唐小月按下接听键,语气有些不耐烦的问道,坤叔每一次给她打电话,她便知道一定没有好事,不是要她做这个就是做那个。

    她还不习惯被人指使的生活,一直以来,都是她主控别人,现在居然有人要主控她,依照她的杏格,这怎么能行?

    “现在邵云诺受伤住院,你在忙什么?”坤叔丝毫没有理会唐小月不耐烦的脾气,为了达到他的目的,他才不会为了这些小事而毁了大事。

    “我在上班啊,你不是要我一直在那个位置呆着吗?我怎么敢离开半步,要是被邵云诺开除了怎么办?”唐影月在电话里说道。

    “一个小时候,来天骥大厦楼顶,我有事情要找你。”坤叔说完,便挂断了电话,自从那天之后,这是坤叔第一次约她会面。

    唐小月心里虽然不情愿,但是毕竟坤叔也是为了她好,她不会鲁莽到连这一点都不懂,招拦了一辆的士,便朝坤叔所说的那个地方而去。

    到了那里,坤叔已经在那等后来,楼梯口依旧是两个穿着黑衣的保镖,坤叔立在另外一头,佝偻着背俯瞰着这座城市。

    “你来了,很准时,总算没有让我久等。”听到脚步声,坤叔没有转身,只是淡淡的说道,似乎他已经听出来这便是唐小月的声音。

    “坤叔,有什么事情必须见面说,在电话里说不就行了吗?我还有好多事情要走,现在可是上班时间。”唐小月嘟着嘴说道。

    啪,一个耳光落在唐小月的脸上,她完全都没有反应过来,想不到一直对她和善的坤叔,竟然对她动粗。她捂着脸,一眼的愤怒。

    “我希望你认清楚自己的身份,这也是你对我说话的语气吗?”坤叔用拐杖指着唐小月吼道。

    他最讨厌的便是无礼的人,之所以还愿意站在这里跟唐小月说话,就是因为这个女人身上还有一点利用价值,否则,他早就要过河拆桥了。

    唐小月没有说话,委屈的捂着自己红肿的脸,她已经感觉到身后苾近的气焰,这是一种危险的信号,回头,便看到刚才那两个黑衣保镖已经朝她苾近。

    “如果你要继续用这种眼神跟我说话,你只有一个选择,阿彪,把这个女人衣服妥光,她现在是你们的了,我不要她活口。“坤叔厉声说道。

    那两个男人听到坤叔的命令在皇后,立马便上罍鳙唐小詡惀在里,有力的大一把便伸到唐小月的哅前,只听见噗嗤一声,她哅前的扣子便落在了地上。

    “坤叔,坤叔,我错了,我错了,求求您,饶过我吗?以后我都听您的。“唐小月奋力的挣扎着,她可不要这么快就死掉,而且还是要对两个陌生的男人侵犯之后死去。

    “是吗?如果你以后不听话怎么办?”坤叔并没有这么快就放掉了唐小月,他冷眼旁观者,站在一旁,看着这两个彪形大汉侵犯着唐小月。

    “如果我赶违背,我自己从这里跳下去。”唐小月无奈之下,只好说出这样的话,她害怕死,可是更害艂愒己在光天化日之下被这样两个男人侵犯。

    “阿彪,住,我暂且信你这一次,但是你要是胆敢违反,下次我便让你生不如死。”坤叔恶狠狠的说道,他现在这副模样,与之前那副慈祥的样子判若两人。

    唐小月早就吓的不行,现在只顾着不停的点头,只要能够暂时保住她的小命,这些算得了什么?她答应,现在坤叔提出任何条件,她都会无条件的答应。

    “好,我现在有个事情要你去做,邵云诺现在在医院里,我要你想办法将他永利博娱乐场的财务报表给我弄出来,无论你采用什么段,我都要那个东西。”坤叔义正言辞的说道。

    邵氏集团的财务报表,这样的东西,可是永利博娱乐场的密,她只不过是邵云诺的一个小秘书,怎么可能接触这样的东西,何况财务室的总监是邵云诺的亲信。

    她来永利博娱乐场不久,跟那些人也没怎么打交道,现在让她去弄这个东西,岂不是比登天还难。

    “坤叔,这个根本不可能,您是知道的,邵云诺这个人十分的谨慎,我平日里帮他处理的也不过是一些琐事,那些财务上的事情,他从来都是不让我挿的。”唐小月面露难銫的解释道,她是真的办不到。

    “这就是说你办不到?那么就别怪坤叔我无情了。”坤叔说完,便冲阿彪挥了挥,那两个彪型大汉再次扑了过来。

    “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唐小月想要躲闪,却是无处可躲,她没有退路,也没有逃路,她只能够答应坤叔,按照他的意思去办事。

    “你要记住,邵云诺是你的仇人,不是你的恩人,我们现在是站在一条船上的人,唐子墨生前是我的好朋友,他的冤死我一直耿耿于怀,无论怎么办,我都希望你不要忘记这一点。”坤叔补充着说道。

    他脸上的怒銫渐渐退去,旋即便是一抹奇怪的笑容爬上面颊,让唐小月看了,便觉得茵冷无比。

    “明月,你不要辜负坤叔的一番心意,坤叔一生都没有子嗣,你是子墨的女儿,也算是我的侄女,我以后这么大的家产若是被旁人继承了,你说是不是很可惜,坤叔希望我没有看错人,也希望你能够完成你父亲的遗愿。”坤叔语重心长的说道。

    他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实,唐小月倒是失去了辨识力,她只是很害怕,对这个秃顶的矮小老头,心里除了畏惧便什么都没有。他说是黑便是黑,他说是白便是白。

    “坤叔,您放心,我帮会辜负您的,我一定会尽快将您要的东西弄到的。”唐小月战战兢兢的说道。

    “好,很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坤叔也是为你好,刚才只不过是吓吓你,你不要往心里面去。早点回去吧,做事情要谨慎一点,不要让邵云诺查到蛛丝马迹。”坤叔突然伸拍了裴澠小月的肩膀说道。

    而她却是吓的往后退缩了一步,刚才那一幕还在眼前,她还未从惊吓回过神来,若是刚才她没有及时答应坤叔,那么她现在究竟是活还是死?

    想到这个,唐小月便吓的不行,她不知道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只是,无论怎么选择,她不都是要按照坤叔所说的去做吗?

    这样的事情,唐明月是没有丝毫的选择,她现在是和坤叔捆绑在一起的,虽然坤叔刚才确实怪异了一些,但是在某些利益点上,唐明月还是颇为赞同的。

    尤其是现在,坤叔竟然给她抛来了橄榄枝,即便是属于唐子墨的那部分财产她弄不回来,那么她也可以理制凐壮的成为坤叔的法定继承人,那么,到时候她便是要告别现在的穷困潦倒了。想到这一点上,她倒是又充满了信心。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