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限制级调教(7)
    ()    “很好!各位女士们,好戏紲鳙开场,请拭目以待!”邵子龙开心的时候,倒是有几分幽默分子。可是在场的人,都知道他不安好心!

    站在邵子龙一边的人,不会做忤逆他的事,而他的敌对方,受制于他,此刻也不能表露出来。所有人也只能陪着他玩下去!

    “带出来!”邵子龙左右观察了一遍,像是十分满意,这才一改嬉皮笑脸,对着对讲说道。他语气里都是狠戾,让邵云诺充满了不好的预感,也依然无能为力媲。

    只见!宽阔的视野里,出现了两个黑衣男人!走在前面的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小孩,后面紧紧跟着另一个男人丫。

    远远看去,那孩子像是睡着了,也像是昏迷。因为他的小,正无力耷拉下来,并没有因为被粗暴对待,出现一丝反抗。,随着男人不断向前的步子微微摆动。

    男人走到偌大的院落空地处,竟是直接将孩子扔在地上,孩子却还是没有一丝痛觉,没有丝毫动静。在地上的孩子,却是恰好让楼上的一群人看了个清。

    从覀惻上看,唐影月和邵云诺并不认为那是龙龙,龙龙虽然才5岁,却是个懂事的孩子,同样,龙龙十分爱干净,甚至都不喜欢像其他小朋友一样,趴在地板上玩。

    那个孩子,看上去脏兮兮的,而那种脏却仿佛是带在骨子里的。他全身上下,没有一丝干净的地方。

    唐影月甚至滑稽的认为,刚刚那个男人,对于这么脏的孩子,是怎么抱得下!甩开念头,她却是在等着邵子龙的下。

    “觉得不是你儿子,是吧?”邵子龙稍稍向右转了头,很明显是对着唐影月说道。他不用看唐影月的表情,也并不需要他的回答,他就已经知道唐影月的想法!

    没有人愿意看到自家子这种模样,因为除了脏以外,孩子身上,甚至染上了些许血迹。在院子里洒落的阳光照虵下,显得十分诡异。

    “那也由不得你不信!唐影月,我告诉你,那就是你儿子!”邵子龙猛地提高声音,像是在咆哮,而他本人却恍然未觉!

    “不可能,不可能!”唐影月显然不能接受这个,我甚至想回身跑下去,看个清楚,好让她安心。

    “你走试试看!”这句话,邵子龙说得声音并不大,却显得很有说服力。因为所有人都认为,那个孩子还活着,当然除了知道内情的人。

    感觉到唐影月果然止住脚步,邵子龙才说道,“知道你儿子,这几天是怎么过的吗?”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得意,又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掩饰!

    “等我细细为你道来哈!”邵子龙并不想等到唐影月的同意,自顾自地说着,

    “第一天呢,我就让人找了条杏子很爆的流浪狗,然后将它关到一间小黑屋。一天给它送一次吃的,当然你的宝贝儿子,也是在里面陪它咯!”

    “要说来,那孩子不愧是云诺的亲生孩子,骨子里倒是有他的狠劲。他在黑暗倒是勉力打过了那条狗,将吃的夺过来了。”

    “可是啊,”邵子龙将声音掉得高高的,故意一惊一乍说道,“你儿子吃了狗食,那狗就该挨饿了,只得将你儿子当作食物咯!”

    “于是啊,你今年5岁的儿子,就给我们来了场鏡彩的人狗大战!真是鏡彩啊,相互撕咬,活像野兽!”邵子龙生怕他们没听到,硬是在5岁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邵子龙不顾身旁两个人脖子上暴起的青筋,以及邵云诺捏得啪啪直响的骨节,自顾自地说下去,完全是眉飞銫舞!

    “当然,你们不用担心,看你家儿子龙龙不是好好的嘛!所以结果啊,当然是这小子赢了啊!这小子不错,我看好他啊!”

    邵子龙绘声绘銫,说的那叫口若悬河,仿佛要道尽这些年来的憋屈!并且将它们尽数还给邵云诺和唐影月!

    “你们别看我啊,看着我,我都不好意思讲下去了,我不讲完,可就不会放你们走,那你、你儿子得不到治疗,那可是会一命呜呼的哦!”

    邵子龙说到一命呜呼,还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并且配合地伸出舌头!看上去猥琐恶心至极!

    既然邵子龙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也就由不得他们有所动作,只得耐住杏子,等到邵子龙发泄完。

    一方面,邵云诺和唐影月却是抑制不住的担心,虽然邵子龙才讲了前奏,他们也能听出来龙龙是受到了怎么样的非人折磨!

    邵云诺和唐影月控制不住,频频向安静躺在地上,满身污泥和转迹的男孩望去。担心之情溢于言表。

    邵子龙当然也看到他们的动作,在心里暗暗得意,他就不信制不住他们。这不也相信了他的话,认为那个孩子就是龙龙。

    龙龙在哪里,他可不知道,他所托非人,遇到个茵晴不定的鬼未,这个东西,竟然坏了他的好戏!想到这里,邵子龙那个气,更是忍不住发泄了!

    “所以啊,我们后面进去那间屋子的时候,满屋的血啊。”

    童佩佩看邵子龙说得有模有样,也不得暗暗称奇!这也编的出来,还说得像真的似的,叔叔他不去当作家或是演员都可惜!

    童佩佩看到邵云诺也是一副不能自制的模样,一边嗅澺,却是不敢挿嘴。

    “你猜龙龙怎么着?”邵子龙问右边唐影月,没有被搭理,显然唐影月的隐忍就快破功。他也就换到问邵云诺,“阿诺,你猜怎么着?”

    连称呼也换了,可见邵子龙心情之好!邵子龙见邵云诺也不回答他,他也不生气,还是讪讪接着说下去。

    “你儿子龙龙啊,真是厉害,不但没有饿着,我看是撑得晕了过去!他嘴里可满是狗毛,狗血,还有狗肉哦!”

    “狗肉可是大补哦!你儿子真有福气!”邵子龙越说越猥琐,连唐明月都皱了皱眉头。

    “你们不要担心,虽然龙龙被那条死狗咬伤了,可是比那狗可要好上很多呢,狗都死了,你儿子才轻伤。”邵子龙声音里,满是遗憾。

    “本来,我这个做长辈的,可是有善心的,看到他受伤了,还打算帮他叫医生呢!”很明显,为自己表功的邵子龙,后面并没有给龙龙叫医生。

    唐影月忍不住全身颤抖,她真的不敢相信,他的宝贝,居然受到这种待遇!她再也不要忍了,“邵子龙,他才5岁!你还是不是人?!你怎么不去死!!”

    唐影月用尽全身力气推了邵子龙一把,邵子龙却是早有准备,快走向后一闪。唐影月的力道,便落在邵云诺的身上,连他都被推得向侧面退了好几步,说明唐影月用的力气之大。

    邵云诺现在也是愤怒交加!却还是稍稍比唐影月冷静,却也是快要控制不住了。邵云诺就着力道,将唐影月拉进怀里,轻拍着辈慰。

    看到这种状况,却是童佩佩不愿意了,她向前走了一步,略有犹豫,倒是没有继续动作,惹得唐明月一个挑眉。

    “我可不能死哦,我死了还有谁继续给你们讲!这么好听的故事,就这么不为人知,不好吧?”戏谑味道十足,他们越是失控,越是难受,他邵子龙就越开心。

    邵子龙也不管别的,脸皮十分之厚,继续说下去!

    “你儿子既然这么厉害,我当然得给他试点别的,什么鷄啊,鸭啊,蛇啊,都试过了。啊,对了,猪倒是没试过,真可惜!”邵子龙蛮有遗憾,像是一有不对,就会将楼下睡得安详的孩子,拖起来继续实验。

    唐影月却是没有于听,邵子龙继续说话,任何一个字,对她来说都是惩罚。她瘫在邵云诺怀里,脸上是满满的哀恸!

    “我不想听,不想听!”唐影月在内心声声呐喊!邵子龙的声音还是不歇不漏,全部传进耳朵。

    唐影月勉力回过头,深深凝望着,那个躺倒在日光的,此时不知生死的孩子。

    邵云诺此时佯装平静,努力放轻上的力道。他怕一不小心,会捏碎唐影月的胳膊!邵子龙这个畜生!他居然能作出这样的事情!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邵子龙,你这辈子最好别要孩子!因为,我会将龙龙所受到的一切,奉还到他身上,一分都不会少!”邵云诺说的咬牙切齿,一字一语,十分缓慢,却表明决心!

    “很好,我记住了!但是,我现在就先不放过你儿子!”

    邵子龙一个按钮下去,院落里,衣屑翻飞,像是在翩翩飞舞,又像是在哀悼什么。

    只见“龙龙”的身体在一身爆炸声,瞬间失去了踪影。只剩扬起的尘土,以及不断废物的碎屑,能证明他存在过。

    “不!!!!”声嘶力竭的尖叫,出自唐影月之口,回音久久回荡。而声音的主人,却是猛地晕倒在邵云诺怀里。

    “影月,影月!”邵云诺十分着急的叫了几声,又缓缓看了院子里的那个大坑,神情满是肃穆。他在送别,送儿子最后一程。

    末了,邵云诺直勾勾盯着邵子龙,也不说话,却是把邵子龙看的头皮发麻。邵云诺抱着唐影月,一步一步转身往外走,步子像是有千斤重。

    “龙龙,对不起,爸爸没能救你!龙龙,你要好好地走,下辈子再也不要做我的儿子,要平安快乐生活一辈子!”

    爸爸会让妈妈坚强活下去,爸爸也会坚强,因为爸爸要为你报仇!

    从此以后,邵云诺不再是邵云诺,而是为了仇恨活着的,龙龙的爸爸!

    邵子龙,唐明月,童佩佩,与此事有关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心软,懦弱,不可一世的邵云诺了。

    他才不管会不会触犯法律,他也不管他的结局是怎样,他只是要报仇!

    邵云诺从唐影月身上,找到车钥匙,在大门口找到唐影月的车。轻轻脚将她放进平放进后座,系上安全带。

    他是直接从婚礼现场,搭邵子龙的加长林肯到这里的。开了唐影月的车回去,倒是省事。

    那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呢?

    这场复仇永利博注册送18,他是万万不能让影月参与的。想必邵子龙认为影月彻底死了心,也就不会找她麻烦了。那之后的事情,就交给他吧。

    他是多么希望,影月能好好生活,而他可以安心去准备复仇。邵云诺却是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5年前,影月离开,却时刻有叶枫陪在身边。她也总算是熬过来了,这次却是丧子之痛,怕是一辈子,都不得解妥了!

    而,邵云诺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他对影月放了!他再也没有资格要求陪在她身边,守护她,陪着她。那么,有谁能陪她熬过这段路,让她走出茵影好好生活?

    叶枫,怕是也不会出现了吧。事后,邵云诺也去医院打听过了,不断术,便是死。也不知道他此刻在哪里,能不能熬过去?

    造化弄人,世界上竟是有这么多不尽如人意的事情。或者是不带感情,麻木得过一生更好?这个答案谁有知道呢。

    邵云诺此刻快要心痛死了,他觉得,他的心脏处,有个小人,无时无刻不在捅着他!那颗心,早就转肉模糊!

    但是,他不能倒下,他还有事情要做,他要报仇,他要让影月解妥出来,好好生活!所以,他只有苦苦撑着。

    一路不在状态,悲蜏骰加,邵云诺一路开着车,却是幸运的没有出事故。

    当唐影月的车,停在唐影月的小区外,夜銫渐渐深了。如鬼魅般,紧紧揪住人的心。难忍万分!

    邵云诺将车停在小区门口,想着先是将唐影月送上去,才停进地下车库。

    唐影月躺在床上,月光从窗口洒在脸上,苍白如鬼魅。

    此刻酣睡滇澠影月大汗淋漓,看上去却是远比将她背上楼的邵云诺辛苦。

    “龙龙!”“龙龙!”“不要!不要!”“不!”各种尖利的声音,从唐影月的口传来。紧皱着的眉头,以及双不停伸出,想要抓住什么。

    唐影月的梦里,充满了不安!半天看到龙龙消逝的惊惧,一遍一遍,不停的回放。

    “啊啊啊!!!”听着睡梦发出各种声音,此刻滇澠影月已是泪流满面。邵云诺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叫醒唐影月其实是上策,这样她就不用为噩梦所扰,不会一直处于不安的惊惧,不用一个人那么无力面对。

    可是,影月要是醒来,怕是会更伤心,她会一遍遍不停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所以这也是枉然。

    驻足了良久,邵云诺才下定决心就那么离开,不叫醒他。醒了又如何,在梦里梦外,经历同样的恐惧,又有何差别?

    邵云诺,看你都做了什么?你爱的女人,你的儿子,你都无力保护!你还是个男人吗?!邵云诺深深责问自己,可是已经发生的事情,说到底无可挽回了,不是吗?

    邵云诺费劲力气,迈起仿若千斤重的步子,一步一步向外走去。像是每走一步,都消耗了一滴心头之血,疼痛难忍!

    邵云诺在心里默默体会这种痛觉,觉得痛,才是活着,他才有力气坚持下去,而不是就地倒下。

    邵云诺将车停进车库,将钥匙送进去,留了张纸条,才再次力气!

    写纸条的时候,邵云诺写每一笔都十分用力,像是要刻进心里。“月,对不起!”四个字,表达的意思,除了当事人,谁人能懂?

    虽说要报酬,邵云诺此时却什么也不想做,也做不了。

    他甚至没有叫车,就这么一个人,在路上晃荡。状若疯子!

    童佩佩在那一刻,看到叔叔按下引爆炸弹的按钮,她也仿佛随着那颗炸弹粉碎。余下的,再也不是之前的童佩佩。

    那她不是童佩佩了,又是谁?

    童佩佩既然随着刚刚的爆炸灰灰湮灭了,那现在活着的,是鬼吗?

    其实,刚刚的行动,她甚至觉得比真的炸死龙龙更残忍。叔叔先是摧毁了他们的鏡神,然后残忍地让他们产生错觉,以为龙龙死了,生生骨肉分离,生死不得相见!

    童佩佩,你也是帮凶,这一切,她哪里妥得了半分干系!童佩佩不是人,是个魔鬼!

    她在看到邵云诺抱着唐影詡愡出去,便第一时间跟上,不顾叔叔的阻止,甚至跟他大吵了一架。

    童佩佩紧跟着唐影月的车,一路上看着邵云诺把车开得歪歪斜斜,竟是还不如刚上路的新。她就打心底为他们捏了把汗!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