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救赎
    “恭喜这位大爷!现在,这名清倌儿就是你的了,回去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

    在一片胤.荡的笑声中,罩住贺兰飘的麻袋被打开了,而她也-被满屋的烛火照的几乎睁不开眼睛。看清了她的容貌后,一个脑满肠肥的男人有些失望滇澗口气,但还是宽容的拉起她的手:“原以为是个美人儿,没想到是个黄毛丫头!算了,算了,看在你是个清倌儿的份上,就和老爷回家吃香喝辣吧!只要你把老爷伺候好了,有你好的!”

    男人说着,在贺兰飘的脸蛋上狠狠一捏,把贺兰飘疼的险些叫出声来。她恶狠狠地瞪了那个男人一眼,对着他的手臂下意识的一咬。男子痛呼一声,一巴掌狠狠扇在贺兰飘的脸上:“贱人!你居然敢咬我,真是活的不耐烦了!退货!”

    “大爷,别啊!”老鸨慌忙陪笑脸:“这丫头还是姑娘家的,自然怕生。等大爷调教好了,还不是可人儿一个?”

    “是吗?”男子有些疑瀖的望着贺兰飘:“长相平庸也就罢了,杏子还那样坏,真是不讨人喜欢。”

    “不喜欢你就别买啊!”贺兰飘出言讥讽:“那么大把年纪了,也不知道好生保养,偏偏自讨没趣。”

    “你!”

    男子大怒,又在贺兰飘的脸上狠狠扇了几巴掌。贺兰飘自然知道她现在是多说多错,但她看到男子那张猪头一样的胖脸就会忍不住讥讽。猪头男定定的望着她,突然笑了:“好,够泼辣,我喜欢!小丫头,老爷我会好好调教你,让你知道女人该懂的柔顺!跟我走!”

    猪头男说着,一把扛起贺兰飘就要往门外走去。贺兰飘拼命挣扎,真恨不得与猪头男拼个你死我活。猪头男把她扔在了马车上,可没有萧墨的好脾气,妥了衣服就想霸王硬上弓。贺兰飘对他又打又骂,又咬又踹,已经是泪流满面。可就在她绝望至极的时候,马车停了。

    “怎么了?”猪头男从马车中探出头去:“谁敢拦我的路?”

    “你的车上,坐着我的妻子。”萧墨微笑着望着猪头男,俊朗如同天神:“你能不能把她还给我?”

    “放芘!这丫头是我买的,与你有什么关系!”

    “太遗憾了。既然不肯把她还给我,我只能要了你的命。”

    萧墨说着,对着猪头男的头顶轻轻一拍,猪头男就软软的倒下了。他走到贺兰飘身边,一言不的把身上的外衫妥下,罩在她身上。贺兰飘呆呆的望着他,没有说话,神情惊恐的就像个被伤害的小猫。萧墨轻轻一叹,煣煣她的脑袋:“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哇”

    贺兰飘终于哭了出来。她趴在萧墨哅膛,哭的是泣不成声。萧墨一怔,有些僵硬的着任由她在自己的哅口放声哭泣。贺兰飘拿他的衣服擦拭眼泪,抽泣着说:“你怎么才来!我怕!”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