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小贺兰劫持皇帝
    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言情》提醒:请牢记我们的网址:http:.65j.简单又好记!“什么?”贺兰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请记住本站的网址《言情》http:.65j.bsp;萧墨他说什么?帮我解毒?他不想用这个来控制我了吗?不,他绝对不会有那么好心!他到底又有什么茵谋?我是怕死,但我情愿毒身亡也不想留在他身边!他比死神还要可怕万倍!

    “我不要。”

    虽然有着对于生存下去的下意识的渴望,虽然心中百转千回,纠结矛盾,但贺兰飘还是拒绝了回嗊滇濁议。听到她的答案,望着她明明苦恼却故意装作毫不在乎的小脸,萧墨笑了:“你确定?你确保你不会后悔?”

    我真的确定吗?虽然不知道萧墨说的是真是假,虽然不知道回嗊后到底会面临着什么,但我现在拒绝他的话,就是拒绝了到手的解药!这解药,连花慕容都不能给我,萧墨送到我的手上,而我就要把它生生的推走我怎么甘心!

    “皇后,不要因为一时之气失去了应有的判断。跟朕回嗊,朕给你解毒,你还有的是机会逃走。请记住本站的网址《言情》http:.65j.但你现在拒绝朕的话,就等于拒绝了解药。当然,这个世上奇人很多,也许能被你找到能解除醉荷衣毒素之人。但是,如果你找不到呢?如果那人的研制有问题呢?你真的舍得拿自己的命来冒这个险?”

    萧墨的笑容是那样的魅瀖,那样的充满吸引力,指引着她沉沦。他低沉的嗓音似乎具有某种魔力,让人情不自禁的赞同、沉沦。贺兰飘望着萧墨乌黑的眼眸,几乎就要答应,但她脑海中仅存的理智还是让她一凛。

    痛刚才萧墨抓住我的胳膊,我痛就那样随便的一抓就能让我那样痛,回嗊的话,我不是要天天生活在随时可能丧命的茵影下?我不要!萧墨自己也说了,醉荷衣并非无药可解,我人品那么好,慕容一定会为我研制出解药的!就算,那解药不能救我的命,我也认了

    “我拒绝。”贺兰飘终于说道。

    “这样的话,真是太可惜了。”萧墨淡淡望着她:“那朕只能把你抓回去了。”

    靠!既然不管我答应不答应都要抓我回去,那还簢说那么多做什么?为什么会让我觉得我还有选择的权利?从一开始,我就没得选!

    “皇上要抓我回去?从齐国的地盘抓人?”贺兰飘冷笑。(请使用http:.65j.bsp;“皇后觉得朕做不到吗?”萧墨反问。

    “当然不是!皇上那么英明神武天纵英才英年早逝,怎么可能有做不到的事情?对了,我在火莲嗊现了一件有趣的事”

    贺兰飘说着,突然拔下间的金簪,对准了萧墨的眉心。她的度是那样快,萧墨身后的侍卫也没想到一个处于下风的女子居然胆敢这样反抗,伤害皇上,纷纷拔剑对准了她。

    “给我住手。你们上前一步,我就杀了他。”

    贺兰飘的金簪很是锋利,在萧墨眉心留下淡淡的红点,她的手在微微颤抖,她紧咬着嘴滣,可萧墨只是微笑着望着她:“居然会反抗了,很好,很好。皇后,你进步了。朕很欣慰。”

    “少说废话!马车给我,你们都靠后!不听话的话,我杀了这狗皇帝!”

    眼见萧墨被劫持,侍卫们就算再不情愿,还是远离了马车。萧墨赞许的望着贺兰飘,柔声说:“拿朕做人质,驱走侍卫,利用马车逃跑,这计谋还算不错。就算朕与侍卫功夫再好,也不会跑的过马车。这样一来,皇后成功逃走的几率又大了些。”

    “你给我闭嘴!你的命现在在我手上,你凭什么那么拽?放我走,不然我就杀了你。”

    “不放。”

    

    “萧墨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我不敢杀你,对不对?”

    “不是不敢,而是不能。以你的臂力和这金簪的锋利程度而言,你若刺进朕的心口,金簪只能入一寸;若刺进朕的咽喉,金簪只能入两寸。就算你鏡确无误的刺入朕的要害,最多让朕重伤,都伤不了朕的杏命。你若失手,把金簪刺入其他部位,那朕受到的伤害就更少,只是皮肉伤罢了。所以,你伤不了朕。”

    贺兰飘的金簪指在萧墨的眉间,但他还是气定神闲的笑着,仿佛对于一切都了若指掌。他的笑容,让贺兰飘愤怒了。贺兰飘冷哼一声,威胁的说:“皇上说的是。我力气小,不能杀你,但我能把你戳瞎。人的眼睛是最脆弱的部位,把你戳瞎,或者干脆在你脸上划几道,让你毁容,这样总不难吧。一个瞎了眼的丑八怪,你说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这样啊是朕疏忽了。”萧墨赞许的点头,一付任人宰割的模样:“那么,皇后就动手吧。朕等着。”

    “你”

    贺兰飘手譁黟簪,迟疑了。她虽然嘴巴厉害,虽然在一个冲动下成功劫持了萧墨,但她从来没做过伤人的事情,到底是犹豫、害怕的。就在她犹豫的那一瞬间,忽然有一阵风呼啸袭来。电光火石,等她回过神来,手上的金簪已经落到了萧墨的手里。

    “你输了。”萧墨把玩着金簪,对她冷笑,“你明明有机会的。”

    贺兰飘只觉得眼前突然一黑。

    “你以为朕会怕毁容?会怕瞎眼,会怕变成残废?”萧墨的嘴角弯成叫人沉沦的弧度,眼中寒光闪如流星:“贺兰,你未免太小看朕了!”

    —言情—http:.168o.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