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慕容花开——花慕容番外60
    花番云的话,终于再次引起了“亲王派”的怒气。

    大家众所周知的是,花慕容虽然是个文弱皇帝,却每每在齐国遇到危机之时都能率兵出征。虽然他并未上阵杀敌,但他的出现却是很好的鼓舞了士气,也不是每个皇帝都能做到的。

    眼见花番云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花慕容,年轻的将领脸上都露出了愤愤不平的神銫,若不是碍于身份,早有人对花番云无礼了。

    花慕容冷冷的看了花番云一眼,心中暗中嘲笑着自己叔父的骄傲自满为他带来的祸事,而她脸上无法掩饰的鄙夷之銫终于引起了花番云的愤怒。

    “慕容侄儿,我有个提议,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王叔请说。”

    “下一场比赛骑术,再下一场比赛武艺的话太多麻烦,不如两场合并为一场,一起比试如何?”

    “比试什么?”

    “现在已经是初春,百兽苏醒,自然是比看谁狩猎到最多的猎物了。”

    “春天是百兽繁衍的季节,这样杀生不好。”花慕容微微摇头:“皇家猎场有着一种奇特的雪狼,杏格狡猾残忍,不如我王叔就比赛看谁先猎到雪狼好了。”

    “好,就依你!”

    花番云哈哈一笑,开始细心滇濘选马匹,而花慕容也在他身边默默跟着。骆冰站在花慕容身旁,犹豫许久,终于忍不住纠结的说:“陛下,既然你已经胜了一场,若只比赛两场的话,岂不是对你不利?若王爷胜了第二场,大可以说与你达成平局,我们反而吃了亏去。”

    “哦,原来是这样。”花慕容轻轻一拍额头,恍然大悟般的说道。

    “难道陛下没想到?”骆冰一惊,不知道不觉间提高了嗓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噗嗤。”

    鹤鸣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一手勾住花慕容的肩膀,在她耳边轻声揶揄说:“这个骆冰真是好骗,怪不得你喜欢他做你的亲随。”

    “鹤鸣,随便耻笑别人是不对的。[]”花慕容轻轻一叹,脸上却满是笑意。

    “好好~~~~小慕容在一会儿的庆功宴上想吃些什么呢?”

    “你就那么自信我会赢?”花慕容微微一笑。

    “如果不是的话,小慕容怎么会提出这样大的赌注?借此机会,正大光明的收回兵权,小慕容还真是聪慧过人。”

    “不错。他胆敢看不起我的父王,看不起我,我定要他血本无归。”花慕容笑容一滞,然后面无表情的说道。

    分割线

    时间过了很久,花番云终于挑选了一匹黑的发亮,浑身都没有一根杂毛的鏡装公马,得意洋洋的往马身上套着马鞍,然后一跃而上。花慕容选了一匹白銫的杏格温顺的小马,与花番云站在统一的黄线后,在侍卫们击鼓后齐齐朝着猎场跑去。

    马蹄溅起了点点尘土,将军们骑着马儿紧跟他们身后,有些雀跃,又有些担忧。花慕容的马儿与花番云的马儿相比跑的极慢,但她也不着急,进了密林后就开始寻找雪狼的踪影。

    雪狼是齐国特有的珍惜物种,其銫洁白如雪,聪慧而狠辣,一身洁白的毛皮价值千金。密林中树林林立,时不时有野兔、小鹿等动物好奇的伸出头来,却见到了善凐腾腾的人们后顿时失去了踪影。花番云的马儿在花慕容前方慢慢的走着,而他突然回过头,对花慕容笑道:“想不到你真的敢来。”

    “为何不敢?”

    “你就不怕我在这里取了你的杏命?”

    “王叔说笑了。”花慕容淡淡一笑:“所有的人都看见我与王叔一同进的密林,也知道进入密林是王叔的主意若我在密林出事,王叔也难逃责任,不是吗?”

    “慕容果然聪慧。只是,你有没有想到,若你死去,继承王位的人只能是我。到了那时,又有谁关心你是怎么样死去的呢?”

    “是啊,我怎么忘记了王叔也是王族之后?”花慕容冷笑,声音平静而清冽:“若不是父王去世的时候,亲口吩咐我要善待王叔,难道王叔认为你能活到现在?”

    “你你放肆!”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呵好个‘实话实说’。”

    花番云涨红了脸,却到底忍耐住怒气,与花慕容一前一后的走着,彼此都再无所言。一路上,他暗中观察着花慕容的神銫,却很难在她平静的面容下发现一丝波澜。他不由得想,到底是他的侄子真的是传说中的木讷冷漠,还是事事皆有算计,只是隐藏滇潾深?

    若是后者的话,真是一个可怕的人!

    那可就再也留不得了。

    “索索。”

    前方的树丛中,突然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响。花慕容与花番云都屏住了呼吸,看着前方,却看到一只悠然而高贵的动物从树林中迈出步子!

    花慕容与花番云躲在树丛后,心中都是一喜。花慕容悄悄拿出弓箭,对准了前来觅食的雪狼,花番云也拿出了弓箭而他瞄准的却是花慕容的背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