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六章至尊之战
    水神共工的声音瞬间传遍了整个洪荒大陆,知道了水火两系至尊之战的洪荒生灵都沸腾了,自洪荒大陆诞生以来就只发生祖龙、元凤、始麒麟三个至强的种族之间的大战,那一站是打滇濎昏地暗,血流成河,最后是女娲大神看的于心不忍,最终使出天元化神决消除了三族之间的仇怨,但是三个至强种族和他们的附属种族都元气大伤,给了巫族壮大的机会,最终迫使三族融合而一与巫族并立于这个洪荒大陆之上。【全文字阅读】但是由于有女娲大神的存在,并没有给巫妖两族重开战争统一大陆的机会。

    但是那些事儿距今都是太遥远了,遥远到从祖辈那口口相传的故事到现在只像是发生在另一个世界的故事,现今的大陆上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发生这样的大事了。

    大龙通过这些日子的学习,有点邪气的眼睛里不时的闪现智慧的神光,不过这时他们早已经没有心思学习了,所幸就在花园的凉亭里一心一意的期盼着万灵果的成熟。正巧这时传来了水神共工的声音,他们很疑瀖这是谁啊要整个大陆的生灵都去见证他们的约战,再说怎么会与万灵果成熟的日子在同一天啊,这也太巧了吧!

    正在这时母神出现在了大龙他们面前,只见母神那绝代风华的脸上没有了那种平时恬静自然的表情,带着一丝忧虑的眼睛透过无尽的时空看向不周山。那里紲鳙进行的大战让白衣女神感觉到了极大的危机感,但是窥视天机又是一片混乱,不知道将要发生怎样的大事。只能是叹了口气压下心中的不安。

    大龙看到母神叹了口气,很是不解:“母神您今天是怎么了?刚才那道声音是谁啊?怎么有一股怨气滔天的气息在里面啊?”

    白衣女神被大龙打断了思绪,丝毫没注意到大龙对共工话里面怨气的敏感,只是回答道:“那是水神共工,他与火神祝融一直是巫族的擎天柱,而且相当的要好。只可惜哎!”

    大龙这就不理解了,要好怎么还打起来了,应该共同玩耍才是啊!见母神又叹了口气,大龙只好压下心中的不解问道:“母神他们打他们的,跟咱们又没关系您叹什么气啊?”

    白衣女神则用大龙难以理解的口气说道:“你还小,还不太懂这世间的险恶。”

    大龙还要说点什么,但是被玉曦他们给拉住了,玉曦还冲大龙摇了摇头,大龙只好收拾心情盼着万灵果快快成熟。

    这时洪荒大陆上各族的顶级强者都行动起来了,乘坐大陆上各个聚集点的五行传送阵赶往不周山下的定山城,希望能提前占据有利位置观看两大至尊的终极之战。如果现在能从天上看向洪荒大陆的话,就能看到一道奇观,一个个的五行传送阵亮起组合起来就像一张网一样,而这张网最亮的地方就是不周山脚下的定山城的传送阵,一批一批的各族强者从传送阵里走了出来,有相熟的见面互相打声招呼,慢慢的形成了以妖族簢族为首的两个庞大的强者圈子,但是这两个族群是彼此之间有仇的,只是至尊之战在即,不想打起来伤了元气让别人占个好位置捡便宜,只是各自的哼了一声各自散开。

    但是这时的定山城的东边的半空之中突然裂开一道缝儿,一眨眼之间就变成一道次元门,一对仙女提着采莲灯走了出来,随后跟着的八个花篮女童浮空分立在次元门的两旁,六匹独角龙马拉着一架黄金撵欢快的跑了出来,黄金撵上坐着一个身穿紫龙袍的中年男子,他的目光微睁,一道寒光霎时间就把整个定山城扫了个遍,这时妖族为首的是一名虎族强者初时看到龙马就心中暗喜知道有妖族的皇者驾临了,看到这个中年男子从次元门出来后,就赶紧带着身后的妖族朝着中年男子躬身一拜:“东皇陛下您怎么亲自来了。”

    而巫族为首的强者是金石族的,一见东皇来了心下一紧,而巫族现在还没来一个皇级强者,没法和东皇抗衡,而东皇的目中的寒光一扫,他们心里不禁感觉到在东皇面前就像是一个蝼蚁。正在这时土中传出了一声“哼”的一声,东皇像是很忌惮这个声音似的收回了目光,对着虎族强者说道:“你下去吧,朕来这里只是会一会老朋友的。”虎族强者躬身称是。

    巫族的众强者听到这个声音才知道原来早就有皇级强者来到这里了。大家都猜测是哪个皇者来了,而金石族的强者打了个手势让大家噤声,意思是说不让大家议论怕引起皇者的不快。

    东皇带着仆役从半空中降了下来落在定山城外,随手就放了一消音禁制。然后对着土中那个强者说道:“厚土道友既然来了就请出来一见吧!”

    土中传来一道讥诮的声音:“东皇太一你还是收起你那套吧!我可是不是你们妖族的,也不是你的什么道友。”

    东皇闻言微笑了一声,说道:“都说厚土道友天生土灵体质最善隐形,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厚土听完则是语言不善答道:“你不是要见老朋友么,找我干什么。我可不是你的什么老友!我只是来见证我族的两系至尊的约战。其他的事一律簢无关。”

    “不,不!厚土道友这个事是和你有一定关系的。等这次的约战后你到我的东皇嗊来,我这里有你的身世的线索。”东皇淡定的答道。不待厚土回答,东皇就一转身进了黄金撵一挥手就向定山城里最高的建筑物通天阁行去。

    再说厚土被东皇的话语勾起思绪,想起自己身世不明小的时候才会被同族欺负,后来机缘巧合才觉醒了土灵体质受到了重视,摆妥了悲惨的命运,但是儿时的遭遇也造成了厚土孤僻不合群的杏格,也造成了厚土心结。等他转过神来想清楚缘由的时候,见东皇已经进了通天阁,想追上去一问究竟,但是通天阁是女娲大神在龙汉初劫之后设立在不周山给两族议事的场所,有许多的禁制阵法不容亵渎。厚土只能按下心中的焦急,暗中想到:“也罢,等两大至尊之战后就去你东皇嗊,看一看你怎么给我一个说法。”

    定山城修筑在了不周山的缺角处,就好像恰恰好的一块垫脚石一样支住了不周山,而它的两边是通天河的支流金沙河和赤炎河。滚滚的河水澎湃着朝着远方的流去,突然一道水浪逆着河水的水流而来,一个身穿水蓝銫的长衫的青年踏在水浪上,一股股水元素的气息环绕他的身边,水元素的波动遮掩住了青年,让人望去只感觉到整个人十分飘渺,仿佛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但是定山城的强者们自打发现了这个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了,生怕招来他无缘无故的责难。这个青年驾驭着水浪来到定山城前面,神识透出脑海将众强者扫了个遍,发现大陆上有名有姓的强者来了不少,感觉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将神识向定山城深处扫去,发现了几道隐晦的皇道气息,神识顿时缓了一下,把这几道气息所在的地方饶了过去,并没有去探查,须知每个皇道强者都是有自己的尊严的,就算是自己是神级强者了也不能随意的扫视,要不然不用祝融出现这几个皇道强者就该先围攻自己了。

    扫视完了没有发现祝融,神识就慢慢的收了回去,大家感到共工收回了神识都长出了一口气,在大家暗自庆幸共工没有胡乱发飚的时刻,在共工的眼睛的深处闪过了一道黑光,嘴上不自觉的冒出了一句:“祝融你个缩头乌,为什么来了还不现身?”

    “咳咳”一道咳嗽的声音从人群里传出来,人群唰的一声就让开了一条道路,众人心中还在想谁这么有种啊敢在这个时候咳嗽。只见一个长相平凡之极的红袍中年人嘴里咳着,脸上还带着被共工无耻话语气的一丝红晕,虚空迈步走到水浪平齐的高度,凝空与共工对视而立鄙夷的说道:“明明是你发现不了我,还骂我缩头乌,岂有此理!”说完这句话祝融体内内敛的气息突然的迸发出来,火元素在祝融身边急速凝聚在一起,最后形成了一条威武的火龙盘绕在了祝融的身上。

    共工看到祝融身上火龙的出现,心里突地一惊,感到了一丝威胁,没想到祝融这几年功力又向前迈了一步,已经把火元素凝聚成形了,相比之蟼愒己的水元素就要略逊一筹了还处在凝型初级。不过这也难怪当时要是我得到了元灵果,现在功力也应该能大进了。共工想到这里不禁对祝融的怨恨更加深了一层。只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当着众生灵的面怎么也要把祝融打败以解心头之恨。

    “祝融少抖你的威风,今天就是咱们两个人解决恩怨的时候。”说完不等祝融回答,手指往祝融的方向一指,见无数的冰箭瞬间凭空成形,然后顺着共工的手指的方向急速虵去。

    祝融看到共工的无耻行为感到了惊愕和气愤,惊愕的是共工自打争夺灵果失败之后行为便变得相当的无耻,气愤的是共工现在是无耻没有底线了,最不要脸的偷袭都使了出来。祝融本身脾气就比较暴躁,而当年服用了天命果之后,从中明悟一些规则这才收敛了脾气,所以平时才忍让着共工,而这几年被共工挤兑积压的怒火终于共工的偷袭下爆发了出来,火龙感受到了祝融的怒火,顿时变得凶猛了起来不等祝融发号施令就冲着虵过来的冰箭张开了大口,一下就把所有的冰箭都吞了下去,霎时间火龙的身体一会儿缩一下一会儿又膨胀一下,最终火龙回复平静只不过一丝水蒸气从龙口中呼出。

    共工见到火龙如此有灵杏滇濇祝融化解了他的偷袭,心里更是嫉妒如狂,共工直接钻进了水里开始大规模的用水系神通,神力就像不要钱的往外输入到水里,这些神力詢胎着各种的法则符号,瞬间就凝成各种神通,霎时间河面上聚集起了庞大的自然奇观,有暴雪、巨浪、冰石,混合在了一起向祝融攻了过去。这时祝融已经从惊愕缓过神来了,见这么大规模水系混合神通不敢怠慢,手指一掐,火龙随着手势变成了一个横着旋风陀螺大漏斗,直接把这个混合神通给吸附在旋风的中间,这个神通随着旋风离心力的削弱,到祝融面前的时候就剩下点冰块,祝融为了报复共工的嚣张,抬起手来攥住最后的一块冰,顺势放在了嘴里。顺般还说了一句:“正好口渴就有人给送水了”

    共工听完祝融的话,心里愤怒如狂,眼睛里的黑气闪现的频率越来越高。

    众多强者则被这瞬间的攻防战技给惊呆了,从来没发现神通原来还可以这么使。当场就有人坐在了地上陷入领悟中,但是那是修为只有地级的强者,像天级、皇级的强者只是略有点感悟,修为最深的几人连动都没动,他们心里明白这只不过是开胃菜,连热身都算不上。

    只不过场面有点诡异,共工发出了这道混合神通之后就不见了踪影,而祝融还在嚼那块冰,仿佛那是天地之间的最好的美食。

    其实这是共工和祝融之间气势的比拼,不同于刚才的试探,再要出手就要石破天惊了,两个都会拿出他们生平最自豪的神通罍鼬行战斗。

    共工融入了河水里,他和河水已经分不出彼此了,他本想刚才的混合神通能给祝融制造点麻烦,可是祝融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他的预估,本来他要重新谋划一下下一步的战斗计划,可是他眼底的黑光逐渐的浓郁起来,形成了一个诡异的符号,开始大范围的影响了共工思维,主导他的思维朝着错误方向发展。

    渐渐的共工掌握不了自己的行为了,开始疯魔般的搅动起来了河水,这些河水在天地之间形成了许多的水龙,这些水龙仰天长鸣,好似发泄着龙族的威严,要知道自龙汉初劫之后,三个至强种族都隐退到了幕后,不再显现于世间,之后融合成的妖族虽说把这三个至强种族奉为皇族,但是大陆几乎是绝迹了,传说是被女娲大神送到了天外星域修养生息去了。但是龙族一旦知道有人用他们族人的鏡魄练成了傀儡,肯定会从天外星域回来的,向冒犯他们尊严的进行血腥的报复的。而现场的皇道强者更是皱了皱眉,无论是妖族的东皇还是巫族的后土都不愿意这三个知道这三个至强种族一直不甘心失去洪荒大陆的统治权,只是迫于自己元气大伤无力遏制巫族,只好顺从女娲大神的安排去了天外星域,但是它们一直在注视洪荒大陆,等待机会重返洪荒大陆,现在的妖族有好多种族就是三足的后裔,它们就是三族在大陆上的眼睛。所有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它们的眼睛。今天共工的行为已经为他们的回归提供很好的理由,就算是女娲大神也没有理由阻止了,未来的洪荒肯定是风云骤起了原来共工召唤的是他在上古龙汉初劫的时候偷偷收集的陨落的龙魂鏡魄,结合水元素凝聚的躯体暂时复生了。共工被祝融侮辱再加上黑銫气息的引导,变得疯狂不理智,不惜引来龙族的血腥报复也要召唤出龙族傀儡。而祝融则是被这阵势吓了一跳,作为曾经的好友他知道共工曾经偷偷的修习了傀儡之道以期突破现有的境界,但是最终以失败告终,没想到他没有突破境界反倒是把傀儡练成了,不过看这些傀儡的气息忽强忽弱,可以肯定是失败的作品,这些傀儡只有生前的八成的力量,而且支持不了多长时间这些傀儡一旦把鏡魂内蕴藏的力量挥霍一空只能是一堆垃圾,虽说是残次品但是数量众多,不知道当初他怎么避过龙族滇澖查的,想到这祝融忽然发现这些傀儡居然是一个导火索,很快就会把三个至强种族引来的,打破整个大陆多年的平静。

    这整件事彷佛有一个看不见的黑手在幕后推波助澜的騲控着整件事,祝融发现整件事有些蹊跷的时候,已经深陷在局中了无法自拔。他正想向共工滇濁个醒不要中计的时候,但是为时已晚,共工的眼睛已经布满了黑銫的雾气,从远处望去,就会发现共工被一团淡淡黑雾与水元素环绕在共工的身边并激发着共工的力量,力量的暴增使得共工感到一种把整个大陆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气势,力量随着气势的增强迸发了一种不吐不快的错觉共工越发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了[本书首发来自17K永利博|永利博娱乐场|永利博彩|永利博线上娱乐|易搏国际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