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七十一章 成朋友了
    (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从风宅出来,正是夜幕降临之时,星夜跟战北城说她头有些沉,想出去走走,吹吹冷风,清醒一下,于是战北城就让那些随从的都先回去了,并给战老首长他们捎了口信,说今晚不回战家别墅了,然后驾车陪星夜出来兜兜风,压马路。

    沿着马路一直驱车而行,战北城也不知道绕了多久,直到路旁的街灯都亮了起来,身旁的星夜依然是一副柳眉深锁的模样。

    夜微凉,灯影稀疏,今夜的夜空算不上很晴朗,夜幕上只是隐隐约约的点缀着几颗寂寥的寒星罢了,连月亮那婀娜的身影也不见了,天幕下笼罩上了一层朦胧的纱衣。

    深邃的眸光悠然落在身旁的女子身上,沉缓的嗓音里伴着一丝沙哑,穿破了车内的静谧,“怎么了?看着你不太高兴。”

    靠在椅背上的星夜微微一颤,不禁轻叹了一口气,淡漠的声音传来,“感觉有些难过,也不知道为什么。”

    怅然的落寞悄然染上素雅的容颜,心底流淌着一股自己也说不出来的压抑。

    忽然,一只大手准确的摸上了星夜的小脑袋,战北城微微一用力,让星夜靠在自己的肩头,感性的声音响起,“以后想这里了,想外公了,随时可以回来看看,我又没有限制你的自由,也没有关你禁闭,你担心什么?”

    “可是,”星夜落寞的开口,却是抬着一双清眸直直的望着战北城,“这次回来,忽然觉得外公老了很多,头发已经全白了,上一次回来,他那头发明明还有很多黑的。”

    “我说你这人,没常识不成?哪有人越老头发越黑的?老了头发当然白了,以后我也是,你也是,生来病死人之常情,最重要的是活得高兴!就像爷爷奶奶那样,每天一起出去散散步,晒晒太阳,或者耍耍太极,以后我们也那样!”战北城皱着眉头,眯着黑眸扫了靠在自己肩头的星夜一眼,然后又专注的开车。

    这时候,星夜那清冷的素颜忽然扯过了一丝褶皱,清冽的语气乍然少去了刚刚的一分落寞,“我不会耍太极……”

    战北城漆黑的眼眸一沉,低沉的开口,“不会就学,没有人天生就会,改天,你就跟爷爷奶奶拿把桃木剑去学几招,那个什么白鹤亮翅,左太极右太极。”

    “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星夜压低语气,轻声开口,轻靠着战北城,安静的望着前方由远渐进的大道。

    车子飞快的前进着,狭窄的空间里顿时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怡然,沁着一份自然的和谐,星夜心里的那筑高墙好像忽然被削去了几分,心变得有些柔软,感觉微暖。

    “我给你介绍两个人吧,让你们互相认识一下。”浅浅的眸光中染着一道释然,紧蹙的秀眉缓缓的舒展开了。

    还没有等到战北城回答,星夜已经从衣袋里掏出手机,熟悉的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喂?莹莹,是我。”清凉的嗓音缓缓地传往电话那头,“你现在可以出来一下吗?跟王宇,我有事情要告诉你们。”

    “星夜!”这头的赵莹莹才刚刚冲完澡,正做着面膜,忽然接到星夜的电话,都吓了一跳,惊讶中带着欣喜的回道,“你怎么了?你还好吗?你前天去哪里了?怎么没有过来呢?打你手机总处在关机的状态,你没有看到温沁雅跟苏沐雪那狼狈的样子笑死我了!”

    “莹莹,你跟王宇出来一下,我在‘老橡树’那家餐馆等你们。”星夜淡然开口,并没有回答赵莹莹的问题。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赵莹莹担心的问道。

    “过来再说,我挂了,我等你们。”说完,缓缓地合上了手机。

    “你的好朋友?”低沉的嗓音响起,战北城那锐利的鹰眸悠然望着前方,一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却夹着一支烟,漫不经心的燃着。

    星夜悄然偏着头,低垂的眼帘轻轻抬起,漆黑的瞳孔徐徐燃起了一团温温得小火苗,“嗯,以前念书的时候,只有他们愿意跟我做朋友,对我很好,莹莹经常像个大姐头一样罩着我,王宇也像哥哥一样关照着我。”

    星夜的话一落,战北城吐了口烟,惹得星夜不由得皱起了柳眉。

    可是,很快,那半截烟支已经熄灭在车前的烟缸里。

    “以后,我罩着你。”坚定果断的声音传来,带着不容违逆的坚决。

    星夜并没有答话,只是深幽的望了那俊朗的侧脸一记。

    “我们去我们第一次一起吃饭的地方,我约了他们在那里等着,还记得在哪里吗?”

    她的眼神很清亮,不可抑制的带着一分希翼。

    俊朗的唇边扯过一道微弱的痕迹,战北城悄然扫了星夜一眼,沉着声音道,“离‘明月半清风’不远的那家?”

    星夜徐徐点头,回道,“嗯,没错,我有点饿了,你快一点。”

    依然还是那个小小的餐馆,依然是那样别有风味的塞外风格,依然还是那个安静的角落。

    “清汤锅底,一份香芋片,一份金针菇,一份莲藕片,一份牛肉,一份鸡肉,一份蘑菇,还有一份青菜,一股饭,再来两瓶温烧酒。”战北城很熟稔的念出了菜名,连菜谱都不用看,全部是上次他们一起点的菜。

    服务员的动作很快,不到五分钟,已经把东西都端了上来,熟练地点火加汤。

    “星夜!”服务员刚刚退下去,一个惊喜的喊声传了过来。

    正在倒酒的星夜轻轻一颤,徐然抬头往声源望了去,很快就看了一身粉红色春装的赵莹莹正一手拉着王宇往这边大步的走了过来。

    波澜无惊的容颜上很快就染上了一道柔和,轻轻地放下手中的酒瓶,清冽的语气传来,“你们来了。”

    说着,很快就绕过桌子,缓缓地坐到了战北城的身旁,修长晶莹的手指微微一抬,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坐。”

    赵莹莹很快就拉着王宇来到桌边,放开王宇,一把抱住了星夜的肩头,柔软的声音里带着浓郁的担忧,“你这几天又跑哪里去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人,还以为你又一声不吭的跑蒙古去了。”

    “我没事,就是有点忙而已,快坐吧,菜熟了,我还没有吃饭。”星夜淡然开口,洁白的小脸分明已经挂着一丝柔和。

    “星夜,怎么这么晚才吃饭?”开口说话的,是王宇,一身深色西装,器宇轩昂,“听到你说有事情找我们,我们就立刻赶了过来,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星夜悄然摇了摇头,拍了拍赵莹莹的手臂,示意他们坐下来,美丽的清眸泛着盈盈的涟漪,往身旁的战北城望去,轻声的开口,“我是想介绍一个人给你们认识。”

    “解放军!”一看到战北城那一身英俊威武的军装,赵莹莹立刻尖叫了一声,“好帅啊!王宇!比你帅多了!威武啊!”

    说着,激动不已的拉着王宇,两眼冒着金光,差点没直接往战北城身上扑去,惹得王宇那俊脸一沉,闪过一道无可奈何的苦笑,“莹莹!你先不要激动,做好!这里是公共场合,注意你的形象,王太太!”

    其实,赵莹莹也就是对解放军帅哥才会犯花痴了,这个一直是王宇的一块心病。

    用力的按住赵莹莹往座位上坐去,王宇尴尬的对着一脸正色严肃的战北城点了点头,微笑着,表示歉意。

    “你们好,我是战北城,听说你们都是星儿的好朋友,很高兴认识你们。”战北城抬着一双深眸望了两人一眼,伸手拿过酒,给两人倒酒。

    “哦,哦,你好,我是赵莹莹,围魏救赵的赵,晶莹的莹,你可以叫我莹莹!”赵莹莹已经开始犯花痴了,两只眼睛直盯着人家战北城那张冷峻刚毅的脸看着,那双闪亮的眼睛里,充斥着的,全部是那赤果果的崇拜。

    战北城?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王宇先是呆滞了一下,隐隐约约好像感觉到在哪里听到过一样,定眼,毫不躲闪的盯着战北城看了几眼,很快,眼里拂过了一道赞赏略带着尊敬的光芒,“你好,我是王宇,跟莹莹都是星夜最好的朋友。你……”

    “星夜,他是你男友吗?什么时候认识的?哪里认识的?认识多久了?怎么都没听你说过?”一大串的问题劈头盖来,令星夜只能蹙起了柳眉。

    盈盈的秋瞳缓缓的对上了赵莹莹那双充满着疑问的眼神,星夜又淡然望了战北城一记,才幽幽开口,“莹莹,我们在大前天就注册结婚了,现在是夫妻。”

    石破天惊一般的话语将赵莹莹吓得大吃一惊,‘砰!’赵莹莹顿时一脸呆滞的坐了下去,仿佛做梦一样,两眼毫无焦距的望着同样一脸迷惑的王宇。

    半响,首先反应过来的王宇才问道,“星夜,你这话什么意思?怎么回事?”

    星夜微抿的唇线乍然划过一道浅浅的褶皱,她就知道,他们会是这个反应,平淡的语气传来,“不用惊讶,也不用怀疑你们所听到的。”

    “星夜,你是不是受刺激了?不然怎么会突然就把自己卖出去了?”赵莹莹依然神智恍惚的望着星夜,又迷惑的望着战北城。

    “这位女士,你说这话可就不对了,我跟星儿结婚是经过很长时间的深思谋略,很严密的战略部署,很冷静的慎重思考才下的决定,而不是什么受刺激,而且,她不是把她卖给了我,而是把自己交给了我。”赵莹莹此话刚一落,战北城立刻就反驳了。

    “啊?”遭此反驳,赵莹莹又呆住了。

    战北城眯着一双黑眸,虽然还是一脸的严肃威严,但那黑眸里分明已经含着一丝隐忍的笑意,他忽然悄悄地侧过身子,轻声在星夜耳边落下一句,“你这朋友有点意思,跟你一样脑袋有些迟钝!”

    说着,一手拿过碗里的勺子,往锅里捞了去,“菜熟了,小饭桶吃饭了!来!”

    将星夜那个碗填得半满,然后又给自己夹了一朵蘑菇,才将勺子放到王宇那边,顺便把饭也挪了过去,扬了扬眉,看着还有些恍惚的王宇,“你们想吃自己搞。”

    语毕,战北城已经开始端起碗,毫不拘束的动筷了,腰杆坐得笔直,动作豪爽大方,一点也扭捏拖泥带水。

    看得王宇跟赵莹莹又是一愣。

    星夜暗暗的观察着这几人,清丽的脸上忽然就绽放出了一朵圣莲般高洁淡雅的浅笑,有些忍俊不禁的笑道,“好了你们,又不是进了博物馆,没有必要把他当个标本似的盯着看,吃饭吧。”

    “标本哪里有我值钱?”战北城嘴里半含着饭回了一句。

    “呵呵!星夜,我脑袋好像短路了,你掐我一下!”赵莹莹一脸傻相的朝着星夜笑道。

    “啊!”忽然一个尖叫声传来,“王宇!你妈的找抽呢!疼死我了!”

    “不是让说掐你一下吗?”王宇无辜的望着赵莹莹道。

    这下,夫妇俩总算回过神来了。

    “喂,战北城是吧?你是哪个部队的?什么时候认识星夜的?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赵莹莹很快就挺直腰背,做出一副要严厉审问战北城的样子。

    “s集团军,认识挺久了,太忙。”战北城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直接开口回答。

    s集团军?战北城?听到这里,王宇脸上划过一道沉重,随即,很快,眼里又闪过了一道惊喜,顿时枉然大悟,但又有些不敢置信,“你就是那个战北城?”

    闻言,战北城剑眉一挑,俊脸上呈现出一丝迷惑,诧异的开口,“这z市还有人叫战北城?”

    “哈哈!星夜,你男人真好玩!”赵莹莹大笑了一声,“原来你就是那个战北城啊!你的士兵真搞笑,一副憨相,可爱得紧,让那个温沁雅狼狈得恨不得钻狗洞了!一想到温沁雅那样,我就想笑!你的士兵真好玩!”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战北城疑惑地抬起头,黑眸微眯,不明所以的望着赵莹莹。

    赵莹莹脸上的笑意一僵,看着战北城这架势,有些转不过弯了,“啊?你不知道吗?哦,那没事了,没事了!”

    而这时候,星夜已经忍俊不禁的轻笑了一声,微偏着头,扫了一脸正色的战北城一眼,搁在桌子下的那只素手已经伸了过去,轻轻的扯了扯战北城那衣角,星瞳里浮起了一丝柔和,侧过身子,细细的声音飘来,“你少装了,真无耻……”

    谁知,战北城立马停下手中的动作,非常严肃的看着星夜,低沉的开口,“我说你这人,思想不端正,作风不严谨,不跟我统一战线也就罢了,有你这么拆我台的?”

    “我说不过你!”星夜微抿着唇,嘴角含着一丝涟漪,望向了赵莹莹跟王宇,道,“莹莹,王宇,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关心与照顾,这杯酒敬你们,希望你们能幸福到老。”

    这时候,莹莹不仅眼眶一阵灼热,用力的点了点头,坚毅的目光忽然望向战北城,“我才不管是你是战北城还是战南城的,总之你一定要对星夜好!不然做鬼也不放过你!”

    “放心吧,她就是我的党,我只能积极向她靠拢,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不对她好,还能对谁好?”说着话的时候,战北城是看着星夜的,黑眸里充满了肯定与坚决,诚挚的语气,令赵莹莹跟王宇没有办法不去相信。

    “真好,星夜,你都成人家的党了!什么温沁雅苏沐哲的,统统滚天边去吧!”赵莹莹微含着泪花望着星夜,又忽然转过头看着王宇,“我也要做你的党!要你只能绕着我转,服从命令听从指挥!”

    “哎呀,行了行了,你都已经成了我的女神了,你看我什么不听你的?还嫉妒人家了!”王宇无奈的笑了笑,眼里却闪烁着甜蜜的柔光。

    星夜幽然抬手,端起了酒杯,“一起祝福。”

    “干杯!”

    ……

    后来,星夜只记得那一夜,大家都吃得很开心,锅里的菜被吃完了,战北城又重新叫了一份,吃到最后,赵莹莹不胜酒力,醉了,也哭了,抱着星夜毫无形象可言的嚎啕大哭着,隐忍了这么久的沉痛终于在此刻尽数倾泻了出来,骂星夜没良心,抛下她独自漂泊去了,这场景,让星夜想起了当年他们高中毕业即将飞往国外重新捕获梦想之际,赵莹莹也是这样扑在自己怀里痛哭的,王宇想拉开都很艰难,最后只能让她自己哭到累才放的手,然后星夜衣襟全部湿透了……

    而星夜并没有喝太多酒,是战北城给拦的,他自己却喝了很多,战北城跟王宇聊得很融洽,王宇偶尔将星夜在学校的糗事给战北城听,战北城一边听着,也一边微笑着,时而抬手弹了弹星夜的脑袋,低斥她傻,小笨蛋一个,星夜有些腼腆的微抿着唇线,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他们聊着……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