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四章 盛世典礼(三)
    (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很久很久之后,星夜悠闲地躺在院子里那张半旧的藤椅上,闲看着落英缤纷缓缓飞上自己肩头的时候,恍惚之间,似乎想起了战北城曾经跟她说过一句令她最感动的话,每每这个时候,她的内心深处都变得特别的柔软起来,怕是眼泪盈满了那双星眸,所以,她总是闭起眼睛回想着着一段回忆:

    等到大家都到达校场的时候,就看到了一排排整齐的士兵排成了一个个方块,神色严峻的站在太阳光下,午后的太阳光依然还是很强烈,带着一丝火辣,那时的天很蓝,云也很白,空气里到处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青草香,微风偶尔送来阵阵清凉,让人精神一振,于是,这样的天色,让今天的天空显得特别的辽阔,云也显得很高。

    军区司令,战老首长跟风起等一行人已经稳稳的坐在主席台上了,战欣然自小也经常到军区里玩耍,大家都是互相认识的,所以跟军区的贺明还有一大帮人都很熟,大家就这么坐一起很自然地交谈着。

    “我可是好久没瞧过我军区的阅兵仪式了,今天啊,托城儿跟孙媳妇的福,阿德啊,你这司令员混得不错,带出来的部队也有模有样的,这些兵,我看着,精神!”战老首长两眼冒着满意的色彩,拍了拍坐在自己身旁的司令。

    那司令却很谦虚的笑了起来,“老首长别取笑我了,我也是老首长您一手带出来的,所以,这些兵也是您的兵,这阅兵仪式是为了迎接本年度几个集团军一起搞的实战演习而准备的,本来是打算过几天让他们来场模拟阅兵的,但看着小战的好日子,不妨将模拟提前了,这些兵都是从下面的部队挑上来的,能入老首长的眼就好,哈哈!”

    “咦,哥哥跟嫂嫂呢?”战欣然很快就发现没有看到战北城跟星夜的身影。

    “哦,他们估计在小山丘那边,那里视觉好,能很好的看到整个校场。”回话的是贺明。

    小山丘算是一处地势比较高的地方,光秃秃的,没有什么小花小树的,倒是偶尔可以看到几株嫩绿的小草在迎着太阳,生意盎然。

    “来,坐下来。”战北城找了一片草地,坐了下来,然后才拉着星夜缓缓的在他身旁坐下,“看过阅兵仪式吗?”

    战北城低声问道。

    星夜轻轻地点头,眸光清浅,闪烁着动人的流光,微微扫了校场内的那一排排整齐的队伍,清冽的开口,“难不成……”

    战北城欣然点点头,低沉的嗓音夹着一丝沙哑,“给你看看我们军区的战士们,看着,扛着旗的,是仪仗队,接下来,是司令慰问战士们,之后便是分列式,他们要接受军区司令的检阅。”

    战北城话刚刚一落,检阅进行曲已经奏起,而出乎战北城意料的是,那帮战士们竟然一齐转过身,司令则是遥遥的朝着战北城招了招手。

    战北城俊眉一挑,了然的点了点头,缓缓的站了起来,顺带一手拉起了星夜,修长有力的铁臂轻轻的揽住了星夜的肩头,任着徐来的清风吹起了那飘逸清扬的红色头纱拂过了宽阔的肩膀。

    “跟他们打声招呼,嗯?”战北城深深的望着星夜,低沉的嗓音传来。

    “怎么……”微启的红唇才吐出这么两个字,忽然感觉到肩头微微一紧,某同志正紧紧地揽着她,黑眸却沉淀着睿智的深沉,俊脸上撤去了一分严肃,换上一分平易近人的柔和。

    “首长好!星夜嫂子好!首长好!星夜嫂子好!首长好!星夜嫂子好!”令人激情澎湃的呼喊声惊天动地般的传来,战士们一脸的热情,倒是满腔的热血好男儿,洋溢着昂扬斗志的脸上当然还流淌着浓郁的祝福,一连三声的喊声,响彻天地,接着,便是一连串的热烈的掌声,早早等候在校场一旁的军区乐队也奏起了热血沸腾的歌曲。

    “哥哥嫂嫂!要幸福啊!”遥遥坐在主席台上的战欣然忽然也撤去了那一份严谨,激动地站了起来,一直朝战北城跟星夜挥着手,“一定要幸福啊!”

    风起也巍巍的站了起来,苍老枯瘦的身躯像一支古老的老藤,怎么看着,也是带着一份苍凉,满是皱纹的脸上挂着一道不易察觉的欣慰笑意,老眼里却是银光闪烁,他轻轻的抬起头,对着蔚蓝的天际眨了眨眼睛,眼角的余光淡淡地扫过那个美丽的山丘,那里有他最心爱的外孙女星夜,还有一个可以以一个丈夫的名义,静静的守护着他的宝贝的男子,如果,阿玲,跟莲娜在天之灵,也应该为这一刻感到激动吧?

    而于丹却是干脆抬着衣袖往眼角拭了去,战老首长则是淡定的微笑着点了点头,偶尔对上了司令投过来的那祝福的眼神。

    祝福声随着阵阵清风幽幽的送进了战北城跟星夜的耳中,星夜忽然感到此刻的心变得很软很软,带着一丝淡淡甘甜,可是,喉咙里却流淌着一道酸涩,这种感觉,令她真想来一场大雨,让她可以借着这场大雨可以尽情的宣泄,然后再逃走,眼眶里明明干涩灼热无比,却怎么也挤不出一滴眼泪。

    星夜知道了,她其实是想哭的,当她想转过身,眨眨眼,想让那道灼热的疼痛感随着那起伏得厉害的心跳慢慢的沉寂,冷却下来的时候,突然,就感觉到手心里有一道粗糙感传来,眼帘幽幽的垂了下去,才发现,战北城正牢牢的扣着她的手,十指交缠,星夜有些惶恐不安的抬起头,淡淡的视线就这么幽幽的落进了战北城那双深邃如深潭一般的眼眸里,在那一刻,通过那深深瞳孔,她可以看见自己的身影在里面跳跃着,然后慢慢的沉寂了下来,定格了,许多许多的小星星在缭绕着,带着梦幻般的色彩,很不真实……

    战北城缓缓的抬起手,轻轻挥一挥,当做回应,俊脸上绽放出了一抹绚丽如虹的笑容,像极了那摇曳在微风中的五彩缤纷的花朵,仅是那么昙花一现般的短暂,也足以让众人沉醉。

    “他们在等着你的回应。”醇厚的嗓音染着一分令星夜感到十分舒心的优雅。

    星夜缓缓的收回视线,遥遥望着校场里的那些沐浴着一片金色的柔和的战士们,欣然的点了点头,精致淡雅的容颜如莲花的开放,沁着出水圣莲般的高雅清淡,红色的裙摆迎风而起,两人就好像从画里走下来一般。

    “是不是觉得有一种兵临城下的感觉?”战北城微微弯下腰,在星夜耳边落下一句。

    星眸悄然漾起了浅浅的波痕,一袭柔风吹来,几根细细的刘海划过了光洁的额头,微微有些凌乱,她很努力的想了想,然后才轻声开口,“我觉得,更像是战士们凯旋而归的感觉。”

    “嗯,有点像凯旋归来的感觉,他们的参谋长翻雪山过草地,不辞冰雪,所向披靡,披星戴月,兵临城下,娶到了北城夫人,为了这么一刻不朽的神奇,这确实要高兴一下,你觉得吗?”

    战北城一脸严峻正色的开口,没有一点的心红肉跳,说老实话,星夜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直接自我表扬,还脸不红心不跳的人,足以见得,某同志的脸皮厚得低调!

    “你不费一丝力气的娶到了我,却把你自己讲得跟情圣一样,看着,想要羽化登仙的人,其实是你。”星夜唇边潜着一丝淡笑,低声开口。

    “所以我说你是小饭桶还真是没有冤枉你,我这是在打比喻,这要在古代,你看我会不会兵临城下把你弄到手。谁敢说我又不会怒发冲冠为红颜?”战北城理所当然的开口,那语气,一点也不想开玩笑的样子,眉宇间染着浓浓的霸气。

    “于是,我就成了人们口中的红颜祸水,而你,就是昏君。”星夜淡然接了一句。

    “胡扯,那些人的文明素质太低,你当做没听见不就成了,你们女人能坏什么事?红颜祸水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解释一下。”战北城不以为然的开口,完全没有一丝苟同。

    “……”星夜顿时答不上话来。

    “不过,如果是你,背上这样的骂名,我也认了。”战北城又补充了一句,“我以前以为,我这一辈子,最光荣的事情,就是穿上这身军装,而现在,我改变看法了,你想知道吗?”

    战北城突如其来的低沉声,令星夜微微一怔,却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眨着那双美丽的清眸徐然望着战北城,在等待下文。

    “就是忽然感觉到,这辈子,最光荣的事,似乎是遇见了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战北城并没有看星夜,而是将眸光抛洒向蔚蓝的天际,似乎想要看透他们未知的未来。

    闻言星夜心头忽然迅速的凝聚着一股暖流,星眸变得很透明很透明,像一颗毫无杂质的琥珀一样,闪烁着动人而柔和的光泽,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一看到他那俊美的轮廓沉淀着的那丝深沉,终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后来,星夜只记得,她靠着战北城看了一场肃穆壮观的阅兵仪式,然后便跟着战北城跟战士们打招呼,大家都很热情,也很亲切,星夜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得年轻的士兵,当看到一张张满怀着希望的脸,洋溢着灿烂的欢笑,星夜就是感觉到暖。

    因为婚礼的特殊性,军区里不允许不相关的人进出,所以,除了战老首长跟风起他们一行人之外,其他的宾客都是被安排在了别的地方,大家都很好奇,这次战风两家联姻到底会弄出一个怎么样让他们期待的婚礼,他们丝毫不怀疑两家的能力,却暗暗地期盼着谜底揭晓的那一刻。

    很快,那高高的悬挂在蔚蓝的天际上的那轮今日缓缓的往西移去了,拖着美丽的柔光搁浅在半山腰,广袤的天际下呈现的是一股美丽的金光色,遥远的天际外,几个俏丽的黑影一闪而过,张着双翼尽情的在夕阳下自由翱翔。

    繁华的街道上,一辆接着一辆高级跑车有序的排成一窜,缓缓地从街道上驶过,披着金光色的光华,昏黄的画面闲得格外的和谐。

    “哥,你说这战家搞什么名堂啊?弄个婚礼都要跑来跑去的,简直不让人安生嘛!还说结婚呢,都一天了,新郎跟新娘在哪里都不知道呢,真是的,这简直是变相折磨我们这些做宾客的,没见谁这么折腾的搞着这婚礼的,雅姐姐,你说是不是?”尖锐的话语,当然是来自于一向高傲得像只孔雀的苏沐雪,满脸的不屑。

    “你不想来,人家没求你来。”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苏沐哲黑眸紧闭,冷漠的回了一句,脸色很平静,没有一丝的起伏。

    “切,你以为我想来啊,要不是我现在准备代言悦凯牌子,得给人家张总一个面子,我才懒得挤时间来呢,再说了,我也是陪雅姐姐过来的,我倒要看看这个风小姐到底有多么的光彩照人,看一个婚讯而已就弄得z市都不得安宁了,本来上个月的时尚杂志月刊都打算给我做一个独家宣传,都被她给占了……”

    “好了,小雪,你少说一点吧,今天是人家的大喜日子,你这么抱怨的,不太好,小心给人家听去了,那可就不好了。”

    一直留意着苏沐哲那张俊脸的温沁雅终于开口了,温柔而高雅的笑意像一股柔美的春风……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