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一滴清泪(一)
    (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如果不是那样清冷毫无波澜的眼神,如果不是那样清淡云淡风轻的语气,如果不是那样淡雅毫无褶皱的容颜,苏沐哲那双一贯冷漠的深眸,也不会这样划过一丝自己也察觉不出来的微微苍凉,寂静的海风有些咸咸的感觉,伴有些许凉意,拂过了那英俊冷峻的面孔,他那深邃冷冽的眼眸一瞬不瞬的落在了星夜那张清雅的容颜上。

    “你什么时候跟我说过?”苏沐哲沉声问道,眼里带着一丝苍凉的流光,幽幽的望着星夜那洁白的脚丫。

    闻言,星夜微微一怔,缓缓将脚丫收回裙摆下,轻轻的往扶栏上靠了去,抬着那双淡漠的眼睛,悄然凝视着苏沐哲,眼神落落大方,没有了往日那样沉郁与悲凉。

    “那天本来说好了,一起吃饭的,我等了你一晚上,结果,你没有来后来,因为温小姐跟苏小姐赶着一场时装发布会,你不远千里,从z市赶了过去……”平淡毫无任何涟漪的语气仿佛在陈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其实,在星夜的心里,确实也成了无关紧要的事情,说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觉。

    闻言,苏沐哲心底却没由来的感到一阵隐约的沉痛,森冷的眼眸里沉淀着一丝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有点苦,还伴着一点酸,一点涩。

    “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如果,你告诉我,我也许就不会……”苏沐哲深深地吸了口气,低声开口。

    而没等苏沐哲把话说完,星夜便已经微微的合上了眼眸,轻轻地摇了摇头,平静的声音传来,“没用的,这样的现象很多,我不是不知道,只是,事后,我就常在想,我那时候太固执,明知道你不会来,却还在那里干等着,还好,我终于还是没有一直等下去。”

    说完,良久,她才缓缓的睁开眼,淡淡的望着眼前不发一语的苏沐哲一眼,终于还是把头转了过去,抬起那双美丽的星眸,遥遥的望向了那漫天飞舞的烟花,“我想,不管我再坚强,再执着,我终究是勉强不了你,其实,让你自己追逐你自己想要的幸福,也没有什么不好。”

    “在你眼里,你觉得什么是幸福?”苏沐哲紧抿的薄唇忽然扯过一丝褶皱,沉郁的声音染着一丝飘摇的怅然。

    一朵绚烂的七彩烟花乍然在头顶上方绽放了,星夜那清雅秀丽的脸上恍惚之间漾起了一道涟漪,清凉的声音带着一丝释然,“如果,你之前问我这个问题,我一定不知道怎么回答你,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我要的幸福其实很简单,我只想每天可以安心的上班,偶尔可以安静的陪在外公,爷爷奶奶,还有爸爸妈妈的身边,等着他周末回来,一家人平平安安,和睦到老。”

    “我从来都不知道你的要求这样的简单,我记得,我第一次遇见你,你就坐在明月半清风的那个角落里,一声不吭,默默的喝着咖啡,就连王宇跟赵莹莹他们的热情,也融化不了你,那时候,我以为,你是一个失意的落魄旅客,周身弥漫着的沧桑与孤独感让我想起了那些年自己独自在国外求学的日子,对于我来说,那是一段苦涩的回忆,所以,我很少去触碰那段回忆,因此,我才不敢靠近你,担心会被你身上的苍凉勾起了那段不堪的记忆。”苏沐哲的语气很平淡,黑眸里充斥着一丝隐忍的疼痛,喉咙深处不知怎么的,竟然浮起了一道苦涩,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就卡在那里。

    “那时,我才刚刚从西北旅行回来,还没有来得及洗去一路的风尘,所以才会一副风尘仆仆脏兮兮的样子。”星夜回道。

    苏沐哲忽然灿然笑了笑,“我差点忘了,你一向热爱旅行,还有喜欢画画,每次一去明月半清风,你总是坐在那个位置上,望着街道下的行人来来往往,你说,看到那些匆匆忙忙的脚步,你才不会感觉到那种寂寞的安逸感。”

    闻言,星夜并没有太大的触动,洁白的手指微微一伸,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淡然开口道,“不嫌弃的话,就坐下来。”

    苏沐哲一怔,深深地看了星夜一记,才不拘小节的席地而坐。

    “你怎么出来了?这天有点凉,而且海风有些大。”很少会关心别人的苏沐哲低声关切道。

    星夜素手一抬,轻轻的拉了拉肩上那件绿色的外套,淡淡开口,“里面有些闷,出来透透气,似乎有点喝高了,他弄醒酒汤去了,你是否要来一杯?”

    其实,星夜自己也觉得很惊讶,她竟然可以这样跟苏沐哲心平气和的说话,之前,在宴会上无意间看到他默不作声的在那里一杯接着一杯的往嘴里灌酒的时候,她是有些诧异的,她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拼命过。

    “不用了,我不需要那东西,有时候,醉了更好,就没有那么累了。”苏沐哲俊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浓郁的疲惫,“也许,我不该那么坚持……”

    星夜乍然拂过了一丝淡然的苦笑,星眸里充斥着一丝无奈,“醉酒不解真愁,现在的你,并不像我当初认识的你,温小姐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子,她中意了你这么多年,我衷心的希望你们能幸福,之前,我以为我会说不出祝福你们的话语,但是,直到今天,我才明白,这个祝福,其实早就可以给你们了。”

    “对不起,很久之前,就想跟你说这句话。”苏沐哲忽然感觉自己眼睛里好像飞进了什么东西,有些难受了起来。

    这段时间,其实他一直活在一阵疲惫的孤独里,恍惚之间,他忽然想起了,似乎,那时,星夜还在的时候,他并没有这种感觉,那时的他只不过偶然感到一阵空虚的寂寞感而已。

    对不起?苏沐哲其实不知道,星夜最不中意听到的,就是这么三个字,因为往往这三个字之间,包含着太多太多的伤心,悲伤,与无奈。

    星夜有些落寞的淡笑着,星眸充斥着一股莫名的感伤,抬着眼睛,幽幽的望着依然璀璨闪烁着五彩斑斓的星空,心胸顿时豁然开朗,一直沉淀在胸口的那股压抑感随着海风渐渐地涣散了。

    眸子一低,乍然看到眼前不远处那道高大挺拔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眶就是这么湿润了起来,隐忍的泪花并没有滴落下来,只是微微沾湿了那长长的睫毛,本来她只是心头略微感到难受而已,可是一看到他,她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去,似乎,不管她再努力的坚持,再努力的执着,只要一站到他面前,所有的坚强都溃如决堤的海,于是,她就感觉她变得无限的脆弱,所以,她就是这么圈着双膝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望着他,所以,她就是这么眨着那双朦胧的星眸幽幽的望着他,所以,她就是红唇紧闭一声不吭的仰着那颗脑袋望着他。

    而一向刚硬如钢铁一般的战北城同志哪里能受得了他姑娘的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赶紧大步的走了过来,直直的越过了一脸冷峻的苏沐哲。

    “怎么了?我才离开多久?谁惹你了?”霸道而低沉有力的嗓音传来,战北城漠然望了苏沐哲一记。

    而星夜却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角,对着他摇了摇头,轻声道,“没有,就是有点难受,苏总也喝高了,你给他弄杯醒酒汤。”

    “大厅不是有吗,不会自己去?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战北城一脸严肃,沉着声音开口,却把自己手上的一杯醒酒汤递给了苏沐哲。

    苏沐哲稍稍有了瞬间的失神,幡然想起了星夜对自己的称呼,心底略微一暗,却是缓缓的抬手,接过了那杯醒酒汤。

    战北城浅浅的尝了一口,很快的将另外的一杯递给了星夜,又一个利落的坐到了星夜的身旁,两手交叉搭在脑后,斜斜的靠着扶栏,深邃的眼眸往天际那一抹抹绚丽的烟花望了去,任凭着海风拂过那英俊刚毅的脸庞,修长的手指一扬,将头上的帽子一摘,随手往星夜那颗小脑袋上盖了去……

    “我的头发乱了。”某姑娘那略带着抱怨的语气响起。

    “乱了就乱了,明天再梳理一下就行了。”

    “等下还要见人。”

    “我批准你不去。”依然还是一副发号施令的语气,听得星夜姑娘很是不爽,星眸一转,乍然发现,原本坐在眼前的苏沐哲早已经不见了人影。

    “他什么时候离开的?”星夜淡然问道。

    “我怎么知道?”战北城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控诉,“小饭桶对谁还是念念不忘,虽然她已经成北城夫人。”

    星夜一听,心底一沉,红唇微抿,有些理亏的望着战北城,轻声中带着一股小心翼翼,“你,听到多少了?”

    “该听到的,都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也听到了,你说我听到了多少?”战北城沉着那双深邃的眼眸,深深的瞥着星夜,低声回道。

    闻言,星夜一怔,轻抬着脚踢了战北城一下,轻斥了一句,“小人!”

    ……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