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三章 有人生气(二)
    (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突如其来的冷漠令星夜有些不知所措起来,闪动着那双清丽的眼眸幽幽的望着那宽阔的后背,冷淡的气息隔着空气传来,她有些莫名的惆怅,她不知道自己又哪里得罪了他。

    悄悄的偏着头朝那张俊脸望了过去,竟然发现,某人的脸绷得严肃,黑眸紧闭着,意识到星夜那清凉的视线,干脆将被子往上一拉遮住了她的视线。

    星夜柳眉深深地蹙起,很是不理解的看着拉着被子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战北城,眸光很是疑惑,清淡如兰的语气飘了过来,“你这是怎么了?”

    说着,素手一抬,拉了拉被子,想看看那张让她有些匪夷所思的脸,没想到,竟被战北城一手打落了。

    “你……”迟钝的星夜终于意识到某同志其实是在生气了,星眸一沉,偏着头想了想,才意识到这男人是在跟她闹腾了刚刚的事情,浅浅的吸了口气,平身躺了下来,眼神却是悄悄的瞥着战北城。

    “你在生我的气。”淡淡的陈述语气传了过来,清水般的视线淡然一扫,最后望向了天花板。

    “早点睡,明天还要上班。”低沉的嗓音响起,分明伴着一丝淡淡的苦涩,虽然不明显,但星夜却能感觉得出来,生疏的冷漠令她心头有些沉闷,轻微的疼痛传来,她轻轻的合上眼睛,也侧着身子,背对着战北城躺着。

    之后,便久久没有了动静,战北城暗暗的吸了口气,正想着掀开被子起床出去抽支烟,大手刚刚挨到被角的时候,粗糙的掌心里忽然传来了一阵细腻的冰凉,接着身后隐约的感觉到一阵柔软,淡淡的清香袭来,沁人心脾的嗓音悄然刷过了耳际。

    “你是不是再为我刚才的话生气?”

    战北城的动作生生的停下了,静静的等待着她接下里的话。

    “我,我没说,不给你生……,就是,就是有点害怕,我没想过会……”

    星夜说的确实是老实话,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结婚,更不用说会做一个孩子的母亲。

    “你不要生我的气,之前,奶奶也跟我说过这个问题,我说想看看你的意见,后来听然然说你想做丁克,所以我才会问问你。”

    战北城并没有说话,就是双眸紧闭,安安静静的躺着。

    星夜从来就是一个不会哄人的人,无奈的望着那个染着一股淡淡的沉郁的身影,微垂着眼帘,努力地想了想,双手紧握在了一起,缓缓的撑起身子,小脑袋越了过去,柔软的红唇悄悄的凑到战北城的唇边,轻轻的吻了吻他的唇角,然后洁白的素颜上便飞上了两朵可疑的红云。

    柔软的身躯从身后传来的触感,令战北城有些绷紧,冰凉的指尖刷过手背,他忽然感觉自己腰间一松,诧异的抬头一看,某姑娘那两根晶莹的指尖正捏着他的衣带,一张淡雅的小脸上已经染满了红云,明澈动人的眼眸里分明带着几分女孩般的青涩,淡淡的清香弥漫着整个空气,这时候,他要是能再淡定,他他妈的就不是男人!

    于是乎,一个翻身,立刻将星夜压在了身下,扯过被子将两人的身躯团团遮住。

    沙哑的声音里伴着一丝磁性,隐忍的吸了口气,“本来想放过你,你自找的,等孩子生下来以后,你就知道我想不想做丁克了,如果你还怀疑,你就给我多生几个,我养得起。”

    说着,霸道而炽热的吻就如同暴风雨一般降落了下来,丝毫没有给星夜喘息的机会,修长的指尖灵活的挑开星夜的衣带,一阵微凉传来,星夜不禁微微一颤,下意识的双手捂住自己的胸口。

    战北城一个气恼,一把拉开她的手,眨眼间将某星剥个精光。

    “又不是没做过,你有什么好害臊的?”低沉的语气里带着一分严肃,深邃的眸子沁着几分隐忍的迷离色彩,伸手关上床前的灯,唯独剩下床头那盏昏暗的壁灯。

    “你,你别这样,我还有话要跟你说,我,唔!”话还没有说完,立马被一个深吻堵了回去。

    “今天的账我还没跟你算,穿得那么花枝招展,你现在是已婚女士,还想做单身公害不成?一点忧患意识也没有!”

    想到这一点,战北城有些气恼,这女人一点也不低调,也不知道给他惹了多大的麻烦。想着那一双双垂涎三尺的眼神,他似乎有种杀人的冲动,恨不得直接冲台上去,将她狠狠摁在怀里,向全世界宣布,她是他战北城的女人。

    于是,完全没有理会星夜的抗议,高大的身躯像一座山似的,排山倒海一般的压了下来,炽热的吻落在了她那光洁的额头上,那种很令星夜匪夷所思的语气传了过来。

    “星儿,小饭桶……”

    “嗯?”星夜恍惚中,轻声应了一句。

    “不要总惹我生气。”诱惑的嗓音响起,星夜迷糊之中刚想回答,某同志的吻已经来到了唇边,“为什么不回家?”

    浅浅的吻了吻那柔软的红唇,战北城便忽然停了下来,深眸深邃如寒潭一般,沉淀着千万年不为人知的神秘,静静地凝视着身下显然有些神智迷糊,却还要强作镇定冷静的星夜。

    “我,你又不在……”迷乱之中,星夜仿佛受了那双黑眸的蛊惑,毫不犹豫的开口将心底的思绪说了出来。

    “我不在,你想我?”战北城小心翼翼的开口试探。

    “嗯。”星夜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不舒服的挪动身子,两臂一撑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而战北城却像一座无法撼动的大山一样,岿然不动。

    寂冷的心一下子就被一抹绚丽的曙光照亮了,一股暖流迅速的窜满了一身,黑眸里所有的暗淡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那独一无二的默默温柔,冷峻的唇边一抹灿烂如彩虹般的微笑悄悄的呈现了出来。

    “如果你是在骗我……,我也会当真了,我的小饭桶……”

    星夜那灿烂如星子的眼眸闪动着迷离的柔光,细腻洁白的小手悄悄的爬上了战北城那张俊朗的脸庞上,清淡的嗓音里凝聚着一丝隐约的温柔,悄然传进了战北城的耳中。

    “战北城……”

    低低的唤了他的名字一声,淡雅的容颜上乍然勾出了一抹浅浅的笑意,清淡的语气幽然响起,“你还欠我一个解释,那天一大早醒过来,你就不见了,消失了一个多月,音信全无,你见过有谁像你这样对待过自己的新婚妻子吗?”

    “我去执行任务,那里是全封闭式的管理。你以为我想?”战北城忽然皱着眉头,低声的解释了一句。

    “难道连一个电话也不可以打回来?”

    “若是能,我还用你说?行了,不许再问了……”

    匆忙的结束话题,肆意的吻又开始蔓延了,不安分的大手往腰间探了去,隐忍的兽性早已经复苏,没有再理会人家星夜的抗议,如火一般的热情朝星夜卷了去……

    星夜一怔,冷淡的保护色也很快的尽数退去,努力保持着的那份淡然也被他消磨得无影无踪,纤纤素手轻轻的环上了战北城那宽阔的肩膀,她艰难的喘了口气,支离破碎的嗓音染着一丝希翼,“那你有没有想过我?”

    “想。”果决的声音毫不犹豫的传来。

    心一下子就柔软了起来,她没由来的感到一阵淡淡的甘甜正往那冰冷了很久的心流了去。

    她努力的保持着一丝清醒,悄悄的抬起身子,轻声在他的耳边落下一句,“我也是。”

    战北城一愣,缓缓的停下所有的动作,低下头,眯着黑眸,深深的凝视了星夜许久,灿然一笑,唇边挂着一丝邪魅的笑意,“嗯,那今晚我就好好奖赏你!”

    接着,星夜便被一股温暖给包围了,恍惚之间只记得某人轻声的唤着‘星儿’。

    纷纷细雨依然还在继续着,洒落在着寂静的天地里,夜风不算冷,纱帘摇曳,透过那朦胧的雨丝,遥远的天际上,正挂着一抹朦胧的孤月,散发着淡淡的光华,也许,是想给房内的两人传递着那份小小温暖吧。

    而,也同样是这样寂静的雨夜,帝皇大酒店外。

    “这雨都下了一天了,也没有见有停下来的趋势,真是讨厌。”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蹬蹬的脚步声由远渐进的传来。

    “妈,天气预报说这场雨可能还要持续上一两天呢,您啊,这几天就安心的呆在家里,别想出去逛了。”温柔的声音传来。

    潮湿的街道上,走来了两个身影,是一对母女,她们的身后跟着两个黑衣保镖。

    “温太太,温小姐真是好雅兴,这么个雨夜竟还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出来散步。”温婉的嗓音里夹着一丝笑意。

    温沁雅诧然回过头,朝身后望了去,只见张清雯一身高雅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轻咬着唇,对着张清雯露出一个轻笑。

    “张总,这么晚了,您怎么也还在这里?”

    “你不也是吗?喝了太多酒,想出来吹吹风。对了,温小姐今天的作品很不错,不知温小姐是从哪里来的灵感?”张清雯徐然一笑,开口道。

    温沁雅微微一滞,眼里的柔波也有了瞬间的停滞,但很快就微笑的回道,“说来,还得多感谢张总您,上一次去了您那里,看到您的永利博娱乐场对红色的新款夏装很重视,于是沁雅便想着赶一次潮流,以玫瑰之恋为主题。”

    “原来是张总啊,幸会了。”刘思思笑眯眯的开口。

    张清雯微微地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温小姐还真是细心,能设计出这样独一无二的作品,不愧是新一代优秀的设计师,让我也望尘莫及。”

    “张总说笑了,谁不知道您是时尚界最有权威的设计师,沁雅还需要多向您学习呢,这次能获奖,沁雅最感谢的,应该是您,如果不是您的指导,沁雅也不会取得这样的好成绩,所以,不知道张总哪天有空,沁雅想请您吃一顿饭,以表达对您的谢意。”温柔的语气很是诚恳。

    “温小姐客气了。”

    “哦,原来沁雅之前一直说跟一位老师学习,说的就是张总吧?多谢张总了。”刘思思一脸的谄媚,皮笑肉不笑的开口。

    张清雯淡然扫了两人一眼,悠然收回了视线,“温太太说笑了,令千金冰雪聪明,又能举一反三,令我佩服。”

    “啊,雨越下越大了,张总,我们就先回去,您也快点回去吧。”温沁雅仰头望着细细的雨丝,皱着眉头开口,低下头望着不远处缓缓驶过来的车子,对着张清雯挥了挥手。

    “是啊,张总,我们先走了。”刘思思也笑着对着张清雯说了一句便往车内坐了去……

    “张总!我们也该回去了,这雨越下越大了,战局长跟小姐都还在车里等着您呢。”身后忽然传来了秘书的声音,撑着一把雨伞举到了张清雯的头上,“少夫人刚刚来电话了,他们已经回到军区了,忘了跟您说一声。”

    “城儿这孩子,都是这样的,见怪不怪。”张清雯温婉的笑了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张总,您为什么不揭穿她呢?那设计分明是抄袭您的!”

    张清雯忽然又沉下脸,冷冷的望着车子离去的方向,森冷的声音很是苍凉,“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些设计是属于我的?”

    “那张总就这么打算放过她吗?”

    “这女人,还是太嫩了,她太小看我张清雯了,从来没有人能在我手下讨得便宜,只要她还想要在时尚界混下去,哼。”张清雯冷笑了一声,缓缓地转过身,慢慢的往前走了去,“我就有办法让她身败名裂。”

    阴冷的声音传来,令那名秘书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