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四章 某人做饭(一)
    (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天气依然还是昏沉沉的,阴霾的空气里流淌着一股沉闷,地面上水光清浅,大步走过的时候,就会印出一个水印来。

    一大清早就听到了起床号声响起,战北城马上就翻身起床了,动作很轻,利落的梳洗了一番,回到卧室里穿衣服,黑眸不期然往床上扫了一眼,发现星夜正撑着头,眨着那双一袭有些迷蒙的清眸在遥遥的望着他。

    “做什么这么看着我?你睡你的,我要出操。”一边低沉的开口,一边麻利的整理衣裳。

    “外面那么潮湿,还下着雨,你们也不停歇一下?”星夜揉了揉眼,清淡的嗓音里夹着一丝慵懒,明澈的小脸上染着一分深沉,眼眸流光灿灿,不偏不倚的落在不远处的战北城身上。

    战北城俊眉一挑,几个大步走到床边一手撩起窗帘,往外面看了看,压着嗓音回道,“一点小雨不算雨,这么闷热的天气,这样的小雨正好,没那么热。你今天上班?”

    星夜悄然点了点头,清冽的开口回道,“嗯,上午有个会要开,下午倒是不忙。”

    战北城欣然点了点头,眸光往墙壁上一扫,略微沙哑的嗓音响起,“六点多,你可以再睡一下,我出去了,早餐你自己到军区的饭堂解决。晚上买点菜回来,我要下部队视察,没时间,这事情就交给你。”

    “你晚上回来吃饭?”星夜偏着头淡淡的开口问道,眼底染有一丝希翼的流光,见到战北城没有什么反应,又补充了一句,“我刚刚跟奶奶学了几道菜,晚上做给你吃。”

    做饭给他吃?战北城俊眉一挑,隐约中带着一分期待,但转念一想,昨天的场景一下闪进了脑海里,“你会做什么菜?昨天还把自己的爪子给切进去了,有这心就行,不要逞强。”

    想着,还是算了,不然等下出了什么意外,心疼的是自己。

    “我是说真的,你要不愿意,就当我没说过。”清淡的语气又恢复了以往的云淡风轻,淡雅的容颜却垮了下来。

    “我有说不愿意吗?那今天的晚餐就交给你了,走了。”

    说着,将帽子往自己头上一扣,高大的身影便消失在门外,只听见一声轻轻的关门声传来,室内又恢复了一片宁静。

    本来,星夜还想说些什么的,但还没等她想好怎么开口,他就不见踪影,只好浅浅的吸了口气,又躺了下来,但不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一阵练操的声音,她根本没有办法再继续睡下去,无奈之下,也只能起床了。

    出门的时候,外面依然还飘着雨,无数的银色小珍珠不断地从空中不断的飞落下来,这个世界就这样被一片白茫茫的笼罩住了,空气里飘荡着清凉的水汽,一股湿意很快朝那清丽的容颜上袭了过来,星夜缓缓的抬头,朝着那昏暗的天空望了一眼,徐然打开手里的大黑伞,迈着轻盈的步伐往军区的大门走了去。

    而与此同时,一辆军用悍马也缓缓的往大门这边开了过来。

    “参谋长,是星夜嫂子。”小孟惊讶的指着前面不远处那个纤瘦的身影,转过头,望着在查看着报告的战北城。

    闻言,战北城幽然抬起头,顺着小孟的手指的方向望了去,只见一个娇小的身影正撑着一把大黑伞沐浴在一片烟雨朦胧里,一身米色的休闲装,秀丽的长发就是简单的盘成一个随意的髻。

    “停车。”战北城低声地开口。

    “是,首长。”老徐将车子缓缓的靠边,很快就在星夜身旁停了下来。

    “星夜嫂子!早上好!”

    “夫人早上好!”

    小孟跟老徐连忙一脸微笑的跟星夜打招呼。

    星夜一个诧异,悄然偏过身子,才发现了小孟跟老徐他们正朝自己挥手,而战北城就站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

    欣然的点了点头,清冽的嗓音沁着一丝温暖,“早上好!”

    秋水般清澈明亮的眼神却是朝那个高大挺拔的身躯望了去,战北城眯着黑眸,深沉的打量星夜一眼,才几个大步迎了上来。

    “没用早餐。”低哑的嗓音传来,令星夜不免有些理亏的感觉,抓着雨伞的素手微微收紧了。

    “跟我过来。”压低嗓音低声在星夜耳边落下一句,自己率先往不远处的一个僻静的角落走了去,而星夜拉耸着小脑袋,沉默了一下,才跟了上去。

    到底是身高腿长,星夜还没迈出几步,便已经看到战北城正立在墙边,沐浴着蒙蒙细雨,深邃的眼眸仿佛深夜的海洋一般,沉寂而内敛,定定的看着她。

    星夜小心翼翼的靠近,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乍然停下了脚步,“怎么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回家说?”

    指节分明的手指缓缓朝星夜脸上伸了去,厚厚的茧弄得她那洁白的小脸有些浅浅的疼痛,只见他将几根凌乱的秀发拨到了她的耳后,才缓缓的将星夜拥入了怀里。

    “小饭桶,战北城对不起你。”

    一股淡淡的伤感瞬间弥漫了过来,暖暖的怀抱里,星夜隐隐约约感觉到了战北城的反常,不然,环在她腰间的大手也不会那么紧,于是她惊讶的抬起头,清浅的眸光不期然落进了那深潭里,便马上被里面凝聚着的黑色漩涡卷了进去,令她挣扎得很吃力,惴惴不安的抓着他腰间的衣服。

    “你怎么了?怎么忽然说这样的话?”星夜似乎有些紧张了,她从来没有见过战北城这个样子,刚刚出门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忽然就变了一个人了。

    “没事了,就是想抱抱小饭桶而已。”低沉的嗓音传来,他已经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沉寂的心才悄悄的拉开了一道口子,一米阳光照了进去。

    星夜当然不知道,战北城突如其来的沉寂与感伤,其实是来自于贺明,贺明对战北城说,小战,你不在的时候,你媳妇三天两头跑我这里问你的情况,后来都急哭了。

    明明知道贺明会添油加醋的随意散布谣言的,但战北城还是相信了,为什么相信?他也不知道,但是,如果她真的哭了,那又说明了什么?后来,贺明还跟他说了很多很多的话,他已经不记得了,恍惚之间,他忽然想起了他当初娶她的初衷,直到贺明问了他一句,‘你媳妇真的爱你吗?’,战北城终于轻颤了一下,然后便陷入了无边的沉默。

    “再不走,我们都要迟到了。”迷迷糊糊的从温暖之中艰难的拉回了一丝理智,星夜轻声的提醒了一句。

    战北城那深眸悄然清明了起来,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身子一偏,对着一直站在那边想看又不敢看过来的小孟唤了一声。

    “小孟。”

    “是!参谋长!”小孟脸上顿时笑成了一朵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一脸暧昧的望着星夜跟战北城。

    “把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

    小孟抓了抓头,悄然瞥了星夜一记,一手缓缓从衣袋里掏出一个鸡蛋递给了战北城,还有一瓶小小的牛奶。

    战北城一手接了过来,塞到了星夜的手里,“下不为例。”

    说着,高大的身躯毫不犹豫的蹲下来,修长的手指灵活的将她松开的鞋带系好,才徐然站起身。

    清明的眼眸就这般刷过一道春风般的暖意,她微微一笑,低头望了望手心里那略带着余温的鸡蛋,略微感激的对着小孟轻点了一下头。

    “用送你吗?”战北城低沉的开口问道。

    星夜很快就摇了摇头,“不用,司机就在前面等着。”

    “那成,我走了,把你手上的东西吃完,迟到了。”

    ……

    也许是这样忙碌的生活反而让人觉得过得快乐而充足,几天这么一晃,明天又是周末,忙碌了一周,早上开完会,好不容易趁着下午闲余之时想去‘明月半清风’喝杯咖啡,却又被赵莹莹给逮住了,硬拉着星夜逛街去了。

    莹莹的小腹已经凸起来有些明显了,好几个月了,一副准妈妈的幸福样子,看在星夜的眼里,很是替她高兴,而同时,心里也隐隐约约的浮起一股期待,空落落的,她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感觉。

    “哪,我的东西买完了,你有没有什么要买东西?我看你都陪着我逛了一个下午了,好歹也给你自己买件衣服或者鞋子什么吧?不然,给你男人买套衣服也行啊,不然你逛着有什么意思呢?”赵莹莹一面将手里的袋子递给身后随行的保姆,一面对着星夜开口。

    星夜讶然一惊,转瞬,清澈的星瞳里闪过了一道细微的柔和,徐然转过身,往橱窗里望了去,明澈动人的小脸拂过一道浅浅的涟漪,缓缓的抬着步子,往里面走了去。

    “小姐,您要买衣服吗?”很快,服务小姐马上热情的迎了上来。

    悄然点了点头,星目流转,视线清凉如那清冽的秋水一般,“我想自己看看,谢谢。”

    “好的,小姐请便!”

    轻盈的步伐很快就往男士服装专卖柜台走了去。

    “喂,你要给战北城买衣服吗?”赵莹莹很鸡婆的迎了上来,不可思议的望着星夜。

    星夜一向很少会出来买衣服,一年到头能给自己买上一件衣服,她都觉得吃惊了,更何况现在还特地给战北城,一男人买衣服,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他衣服衣物都在战宅那边,没什么衣服换,本来想这几天回去拿,一直没什么时间,给他拿几套。”星夜淡然解释。

    赵莹莹撇了撇嘴,耸了耸肩,“好吧,那就陪你看看吧。”

    说着便开始一件件的翻看着衣架上的衣物。

    “怎么样?这件白色的衬衫,战北城穿着估计会很合适。”赵莹莹很快就挑出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亮到星夜的面前。

    星夜幽然抬起头,淡淡的扫了那件衬衫一眼,柳眉一蹙,“他不适合穿白色。”

    其实吧,是星夜自己不喜欢白色,太纯净的颜色,她一直都是排斥的……

    说着,很快就移开了目光,眸光很是敏锐,干脆利落的从衣架上挑出一件黑色跟灰色的衬衫递给了跟在自己身旁的服务小姐。

    “不是吧?这么快就选好了?你确定他穿那两件合适?”赵莹莹瞪大眼,指了指服务小姐手上的衣服。

    星夜淡然望了望赵莹莹,没有说话,脚尖一转便走到了柜台前付钱,然后缓缓的接过了服务小姐装好的衣服。

    “好累哦!”刚刚走出店门,赵莹莹就抱怨了一声,扭着头望着一脸平静淡然的星夜,“那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悄然扫了赵莹莹那张明显已经染有一丝疲惫的小脸,紧抿的红唇轻启,“你先回去,天色也不早了,走了,我送你上车。”

    “也好,这孕妇果然不是能受得住的,还没逛多久就觉得累。”赵莹莹欣然点了点头,美眸一转,别有深意的望着星夜,“你跟战北城相处得不错嘛,怎么样?说来,你那新婚蜜月旅行,他都没给你呢,什么时候一起出去玩玩啊,唉,可惜了,现在肚子多了这么一个小东西。”

    淡雅的小脸浮起了一道淡淡的微红,语气很是清淡,“都很忙,哪有那时间。”

    “时间是靠挤出来的!就算不出去旅游什么的,偶尔出来逛逛街总可以吧?你看看哪,他陪你逛过多少次街?或者陪你看过多少场电影了?真不知道他当初是怎么征服你的!”赵莹莹笑了笑,好奇的瞪着眼望着星夜。

    而星夜却开始微垂着眼帘,沉默了……

    “哎呀,算了,我都不想说你了,像你,那么死板的一个人,我跟你说哈,这女人偶尔撒撒娇有利于促进感情的增进。尤其是像战北城那样的男人,你要是对他撒娇,我保证他一定扛不住,到时候,什么都会答应你。不信你回去试试看。好了,车来了,我不跟你说,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好好想想我给你说的话啊,拜拜!”

    匆忙的丢下这么一大串话,赵莹莹便拉着保姆上了车。

    雨还在安静的下着,隐匿在山水之间的风宅也显得分外的宁静,残花遍地的花架下,风起还是一如既往的躺在藤椅里,身上遮着一层薄薄的毯子,精锐的眼眸正惬意的望着庭院里那满院子的绿树,清澈的雨滴正凝聚在叶子尖上,折射出动人的溢彩。

    “老爷。”这时,身后忽然传来钟文博那恭敬的声音。

    “嗯,是阿博啊,永利博娱乐场忙完了吗?”苍老的嗓音响起,风起微微坐起了身子。

    “是的,今天早上孙小姐召集大家开了个会,是关于下个月的工作计划,购物城的事情初步定下来了。”钟文博走了过去,缓缓地站到风起的身旁。

    风起那满是皱纹的脸上乍然划过一道欣慰,“好,难为她了。”

    “老爷,阿博有件事不知道当讲不当讲。”钟文博皱着眉头,小心翼翼的望着风起。

    “咳咳,有什么话,咳咳,就直接说吧。”低低的声音里伴着几声咳嗽。

    “老爷,您不要紧吧?这么凉的天气,不如回去坐吧。”钟文博关切的开口,一手轻轻的拍着风起的后背。

    风起挥了挥手,“咳咳,人老了,身子一日不如一日,看来,也没有多少的日子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我那曾外孙,星儿好像很久没回来了吧?”

    “老爷,孙小姐刚刚还跟您一起吃的饭呢,您又忘记了吗?”钟文博心底一痛,却仍然笑了笑回道。

    风起的记忆力越来越差了,有时候,刚刚吃过饭,不一会儿就会问,厨房还没有做好饭吗?有时候,连自己的房间也记不起来是哪一间了。孙小姐每天都会回这里陪他用饭,然后陪着他在院子里吹吹风赏赏花,可是,孙小姐才刚刚离开,他又开始查了。

    “哦,刚刚一起吃的饭吗?想不起来了,这记性。”风起有些落寞的揉了揉眉心。

    “老爷,您就是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就会好了,对了,阿博这里有一样东西,想给您看看,也许会对孙小姐有些帮助,您看看吧。”

    钟文博说着,很快就从衣袋里掏出一张纸,缓缓递给了风起。

    风起徐然接了过来,不紧不慢的打开了纸张,仅仅是那么一瞬间,苍老的眼神就燃起了一抹亮光,搭在扶手上的枯瘦的手指正在微微的轻颤着,颤抖的嗓音传来,“这,这,这是,像谁的笔迹?谁的?阿博……你哪里来的这张东西?”

    “老爷,这是侦探社的人刚刚拿到的,传真发过来的永利博娱乐手机版本是圣彼得堡,有人说在那里见过他一面,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

    钟文博沉郁的开口,眉头紧皱着。

    风起有些痛苦的仰起头,紧紧地合上眼,“星儿,我可怜的孩子。”

    “老爷,您怎么了?”钟文博担心的望了望风起。

    “没事,回去吧,明天去看看星儿他们……”将手里的纸张揉成了一团,随手丢在地上,一身漠然的站了起来,步履有些蹒跚,负着双手一步一步的离开了花架。

    一阵凉风卷过,遍地的残花落叶顿时和着纷纷的雨滴飞舞了起来,花架下,又恢复了一片宁静,那个小纸团就那么孤零零的躺在地上,很快就被飞溅进来的雨丝给浸湿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