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九章 尽是心酸(一)
    (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特意为远藤凌川准备的接风洗尘宴上,大家都吃喝得很尽兴,性子有些冷的远藤凌川虽然还是有些不太中意说话,但嘴边依然还是偶尔含着一丝微笑望着开心的一起攀谈的众人。

    一顿丰盛快乐的接风宴结束之后,大家又一起聊了一下天,然后战老首长他们才犹意未尽的离开了风宅,星夜也是不舍的望着远藤凌川跟风起看了很久,然后被风起催促着回去,才缓缓的转过身子,默默地低着头,像个小媳妇似的,跟在战北城的身后,慢吞吞的走着。

    车子很平稳的在公路上行驶着,星夜的脸色很平静,秋瞳里闪烁着晶莹的流光,微低着头,淡淡的望着自己那两只搁在膝盖上的手,似乎在想些什么事情。

    车子轻轻一晃,从车窗往外面望了过去,一盏盏路灯已经点起,干净的地面上倒影着那黑漆漆的斑驳的黑影,自然是那些树的影子,几片落叶在地上不停的颤动着,是禁不住了秋夜凉风的侵袭,有些昏暗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很多,纸醉金迷的夜生活才开始。

    一股淡淡温馨甜蜜在空气轻轻的飘荡着,星夜正轻轻的靠着战北城的肩膀,一脸的娴静淡雅。

    “北城?”淡淡语气夹着丝丝温柔,清淡如伴着幽兰的一阵淡雅馨香。

    “嗯。”战北城低声应了一声。

    “我想回江边小屋看看,我们回那里住一晚吧,明天是母亲的忌日,我想回去拿点东西,我们很久没有回那里,有点想念那里。”星夜小声的开口道,声音很清冽。

    “那里空荡荡的,有什么好看的?”他沉声问了一句。

    “我就想回去看看。”星夜幽幽的开口回答,希翼的眼神一瞬不瞬的望着战北城。

    粗糙的指尖刷过柔软秀丽的长发,余香残留在指尖,夹着暖暖的温度。

    “好。”

    良久,他才回道。

    “靠边停车。”果断的开口。

    “少爷?”

    “快点。”

    车子很快就靠边停了下来。

    “我们今晚回江边小屋,你跟爷爷他们说一声,车我自己开,你跟后面的人都回去。”

    说着,战北城已经下了车,一面替星夜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让她上了车,体贴的替她拉好安全带,然后才绕过去,接下司机的工作。

    车速并不快,车窗被尽数的摇下了,凉风不断,却显得有些惬意。

    “你明天就要回去报到吗?”低柔的嗓音传来,星夜轻轻的挽了挽垂落在额前那一缕细细的刘海。

    专注的眼神一直盯着前方,听到边上传来的声音,才悄然偏过头瞥了星夜一眼,“嗯,明晚回去。”

    “可是,我想回风宅住几天,所以,我明天就先不跟你回去。”星夜低声开口道,期待的眼神中带着一些忐忑。

    其实吧,星夜就是想找个时间,好好的陪在远藤凌川跟风起的身边,经过这么些年,在成长的同时,心性也在慢慢的成熟了起来,她想,她最想要的,也仅仅是现在这样子了,一家人幸福的生活一起,不再有什么让人太过于疼痛的思念。

    “好。”战北城低声回答,他当然理解她心里的那点小心思,到底是久别重逢的父女,找个时间好好聊聊,当然还是有必要的,如果这样让她好过一些,他都愿意满足她。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对于战北城果断豪爽的答应,星夜觉得有些意外,她本来还以为,他可能会反对呢。

    战北城微微皱了皱眉,俊脸一偏,悄然瞥了星夜一眼,“我以前经常为难你?”

    闻言,星夜悠然低下头,努力的想了想,才摇了摇头,轻声回了一句,“好像没有。”

    “但听你这语气,分明是在埋怨我。”低斥的声音传来,脸上却夹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语气有些严肃。

    “最受不了有人装深沉。”星夜轻笑了一声,稍带着一丝小小的鄙夷的眼神扫了战北城一记,唇边上扬的弧度很柔和。

    “谁装深沉?”战北城惊讶的转过头,深深地望了星夜一眼,沉声问道。

    “除了你,还能是谁?整天沉着一张脸,不苟言笑,像个小老头,平日里也不见你幽默,看起来,比外公还更像小老头。”星夜一边瞅着战北城那张冷冽中染着一分柔和的俊脸,一边幽幽的开口。

    一听星夜这话,战北城便深深的皱起眉了,这妮子,不会是嫌他老了吧?眼角的余光暗暗的扫了低头抿嘴笑得很吃力的女人,一句让星夜笑得更厉害的话吐出来了……

    “你们女人不都中意像我这样成熟稳重,有高度有责任的男人吗?”

    诧异的语气很认真,深眸里闪烁着迷惑的流光,刚毅的脸上沉淀着一丝不解,自我感觉非常的良好,没有任何的脸红心跳加速。

    “你……真是……厚脸皮。”星夜禁不住轻笑了一声,脸颊有些发热的瞟了他一眼,小脸一转,淡淡的视线落在了车窗上,轻斥了一句。

    “若是不厚脸皮,你能成为我的夫人?”战北城很淡定的问了一句,深眸紧紧锁着前方,而一只大手却揽过了星夜的肩膀,让她轻轻地靠着他的肩头,轻轻的舒了口气,才继续道,“现在父亲找到了,你也可以放心了,若是有时间,多陪陪他们,我比较忙,可能没什么时间同你一起,小饭桶要理解,嗯?”

    清和的语气传来伴着一丝无奈,听在星夜心里,其实有些细细的心疼,沉默了几分钟,她才很善解人意的点了点头,低声在他耳边开口,“我知道,但是,爷爷奶奶,外公,爸爸妈妈,父亲,都老了,我们总要多花点时间陪在他们身边。”

    星夜此话一出,战北城马上很赞同的点点头,不吝的称赞了一句,“小饭桶真懂事,我很欣慰。”

    “我在跟你说正经的。”

    “难道你一直不是说正经的吗?”战北城挑了挑眉,低沉而严肃的嗓音传来。

    “你这人怎么那么无赖啊?”星夜有些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耍嘴皮子,她似乎只有吃亏的份儿!素手一抬,郁闷的拍了他一下。

    “开着车呢,别闹……”

    “我不想跟你说话。”

    “嗯,不想说,那就别说,睡一下,到了叫你。”

    ……

    之后,星夜真的没有再说话,秋瞳流光浅浅,好像从天阶闪烁不断的流萤,星星点点,绽放着清丽的光华。

    纵然黑夜再是绚丽迷人,但依然有一股沉郁冷冽的气息笼罩着夜幕之下的苏宅。

    苏沐哲那宽敞布置豪华舒适书房内。

    苏沐哲正一身冷漠的坐在书桌前,手里抓着今天下午从温沁雅那里收回来的钻石项链,寂冷幽深的眼眸里呈现的,是一片死寂的冷漠,毫无温度可言,淡淡的注视着手心里的东西。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传来。

    苏沐哲只是冷漠的抬头瞥了那紧闭的房门一眼,并没有开口应半声。

    ‘咚咚咚’有意声敲门声响起,很快,也没有在等里面的人回应,门就开了。

    正是苏沐雪,此时的她正一身绢白的睡裙,披着一头的秀发,谨慎的朝苏沐哲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观察了苏沐哲良久,才呐呐的开口,“哥,你找我啊?”

    低头沉思之中的苏沐哲缓缓的抬眼,冷淡的瞥了苏沐雪一记,然后紧紧的盯着她那双眼睛,将手里的东西递到了她的眼前。

    “这项链你熟悉吗?”冷冽的声音响起。

    苏沐雪定睛一看,很快就笑了笑,“当然了,前天我还让雅姐姐……”

    一句话还没说完,苏沐雪那张美丽的脸蛋顿时就浮起了一道苍白,美目里充斥着一阵闪烁的光芒,“哥,你哪里来的这项链?不是送给那个星夜了吗?她又送回来给你了?”

    苏沐雪的话一落,苏沐哲便阴冷的眯起眼,锐利的扫了她一眼,将她一切的反应尽收眼底,森冷的嗓音染着一丝冰霜般的冷厉,“小雪,我不记得你什么时候学会对我撒谎了。当初你是怎么跟我解释的!咳咳,咳咳!”

    冷厉的气息袭来,将苏沐雪微微吓了一跳,不安的望着苏沐哲,小声的回答,“哥,你怎么了?吃炸弹了?是不是今天雅姐姐不陪你,你不高兴了,呵呵。”

    “给我说!”寒冷的语气不带有任何的温度。

    “哥,你……”看到苏沐哲那张冷似冰霜一般阴骜的脸色,苏沐雪现在才明白,苏沐哲在生气。

    “就是,就是依照你的意思,把东西送了过去,雅姐姐觉得她委屈了,还特地加了五百万呢……”

    不安的神色渐渐加浓了,苏沐雪手心里都出了一丝细细的汗。

    “你太令我失望了,咳咳,小雪,你跟小雅都欺骗了我。”沙哑而带着咳嗽的声音响起,苏沐哲有些疲惫的闭上眼睛,缓缓的将椅子转了过去,背对着苏沐雪,冷漠地开口,“出去。”

    “哥!”心头的不安终于豁然明了,焦急的越过桌子,紧紧的抓住了苏沐哲的手臂,“你听我说,不是我们不给她,只是,这东西可是奶奶留给你最重要的宝贝了,它本来就应该属于雅姐姐的,雅姐姐才是你的未婚妻,她没资格得到这么贵重的东西。”

    “出去!”冷厉的咆哮声响起。

    “哥!你不会还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吧?”苏沐雪有些紧张的抓着苏沐哲,“你别忘了她现在已经……”

    “要我亲自拖你出去是吗!”

    “哥……”

    苏沐雪有些惊慌望着愤怒之中的苏沐哲,心头不禁一寒,丝毫不敢再开口,吊着一颗心张皇失措的退了出来。

    书房内顿时降至冰点一下,空气似乎全部冻结了。

    ‘咳咳,咳咳……’咳嗽声不断,在这寂静的夜里响起,有些孤寂,也有些苍凉。

    仿佛过了几个世纪,冷漠的身子终于缓缓的站了起来,一把扯过桌上的外套,往身上套了去,提着沉重的步伐,悄然出了书房,不一会儿,门口便传来了车子的喇叭声……

    ------题外话------

    总算活着回来了,明天再补上昨天的章节,抱歉,明天某云想好好的让星夜跟北城秀秀恩爱,羡慕死某人,淡定哈,掌声在哪里?同意的举手!

    推荐我夫人的一本精彩玄幻文《逆天邪宠》,给力的挺一下哈…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