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章 饭桶吃醋(三)
    (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从张清雯的书房走出来的一路上,星夜都在处在一种恍惚的状态,耳边飘荡着张清雯那语重心长的话语,不由得感到一阵透不过气来的压力,混混沌沌的回到了房内。

    轻轻的带上门,客厅内的灯已经关上了,书房难得的熄灯这么早,卧室里的灯有些朦胧,估计是只开着那盏微弱的壁灯吧,模模糊糊的,却带着一种虚幻般的美感。

    他在干什么?洗澡?自己都一个下午没给他好脸色看了,也不知道哄哄她!星夜忽然发现,战北城有一个绝招,那就她要是不爽的时候,他就不说话,或者干脆默默的坐在那里做他自己的事!到后面,一般都是她主动跟他说话的,一点也不温柔幽默。

    放轻脚步,慢慢的走了过去,缓缓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果然,卧室里空荡荡的,只留着床前那盏灯,浴室里传来了水声,通往阳台上的落地窗还留有一条小缝,冷风不断地灌进来,惹得窗帘‘哗啦啦’直响,寒意袭来,星夜不禁打了个寒颤,连忙几步走了过去,一把关上窗。

    ‘咔嚓’一道开门声传来,星夜下意识的回过头,看到战北城正披着一身睡袍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一手拿着大毛巾擦着头,抖擞的墨发在淡淡的光辉中释放着黑色的光泽。睡袍只是简单的在腰间系了个结,胸前的衣襟却是大开着,露出一片精壮的古铜色胸膛,映着柔美的微光,折射出一片动人的光泽。

    星夜忽然有些脸热起来,浅浅的吸了口气,默默的垂下眼帘,很快的越过了战北城朝浴室走了去,打算梳洗一番然后睡觉去。

    战北城倒没有注意到星夜刚刚的神色,只觉得一阵淡淡的清香从身旁掠过,抬起那双漆黑的眼眸望了过去,只捕捉到星夜那消失在门边的衣角。

    等到星夜梳洗完出来,战北城早已经舒舒服服的,像个大爷一样的,庸懒的躺在床上,悠闲的看着书,开了他那边的一盏台灯。星夜自是默不作声的走了过去,随手抓了抓那已经干了的长发,然后一把掀开被子躺了进去,身子一转,背对着战北城,缓缓的合上了眼睛。

    累了一天,也坐了一天,刚刚躺下来的星夜不免也感到一阵腰酸背痛起来,有些不舒服的抬手小心的捶了捶自己的肩头,想缓解一下全身的酸痛,忽然,一只大手伸了过来,轻轻的覆在了她那圆润而纤瘦的肩膀上,轻柔的捏了起来,动作不大,力度控制得很好,令原本想抗拒的星夜也慢慢的缓和了下来,惬意地享受着某同志的服务。

    “你学过按摩?”星夜诧异这男人的按摩技术。

    “没有。”战北城老实的回答,一边轻柔地捏着星夜的肩头,一手翻书,漆黑的眸光依然停留在那书本上,语气很平淡。

    星夜舒了口气,翻过身子,脑袋往他大腿上枕了去,一手拉下战北城腿上的书,看看他都在看些什么书,竟然能看得这么入迷!

    果不其然,又是一些新型军用武器的介绍,一看到那些一大段的介绍文字,她头都大,只好翻过身,平躺着,仰望着他那张俊脸,红唇轻动了几下,欲言又止,蹙了蹙眉,似乎在思索着些什么。

    “刚刚妈找我过去了。”星夜皱着眉头开口道。

    “嗯。”边上的男人简单的应了一声。

    “她说爸爸快退休了。”星夜继续道。

    “嗯。”还是一个低沉的应答声。

    “她想让我帮忙管理悦凯。”星夜轻轻地叹了口气。

    ……

    良久,星夜也没有听到战北城的应答声,下意识的抬眼一看,只看到战北城正拿着笔在书本上写着一些什么,而另一只大手却依然还在替她按摩。

    一心几用了?星夜顿时柳眉深锁,听她说话都那么漫不经心了?胸口拂过一道莫名的愠火,眸光一冷,清冷的声音响起,“你倒是说句话,这本来就是你的责任。你都没听到我在跟你说话吗?”

    战北城这才缓缓的合起书本,往柜头搁了去,深邃的眸光中漾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溢彩,感性的语气悠然响起,“你可以应付得过来。”

    “你……真是木头!算了,就当我没说好了。”星夜深深地吸了口气,没辙的从他腿上滑了下来,一把卷过被子。

    而,战北城那只大爪却往她腰间揽了去,紧紧的扣住了她那纤细的腰身,微微一用力,星夜便稳稳的被他锁在怀里。

    “莫名其妙的冷落了我一个下午,我倒想看看,我是哪里惹到了你。”无奈的低沉声从耳边飘过,清新的气息弥漫了过来,环在腰间的手臂一紧,两人便密不可分的拥在了一起。

    星夜有些不舒服的推了推战北城,刚刚平息下去的愠色顿时又有了复苏的趋势,冷淡的瞥了战北城一眼,别过头,懒得看他!

    黑眸一沉,柔和的溢彩伴着些许无奈,修长的手指擦过她冰凉的指尖,不安分的往腰间探了去,灵活的拉开了那根细细,柔软的腰带,而那微凉的素手却紧紧的按住了那只大手。

    “别碰我。”淡漠的语气传了过来,带着一丝隐隐约约的冰凉。

    战北城愣了一下,但手中的动作很快又继续了。

    星夜一把扯过被子,一卷,翻了个身,又恢复了刚刚的姿势。

    战北城俊眉深深的皱了起来,大手有了一些僵硬,只好吸了口气,“那就睡觉吧。”

    说着,便缓缓的躺了下来,倒也没有强迫星夜,安分得很。

    “不然,你等下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隐隐约约之间听到他有些无奈而落寞的语气,她终究还是心软了下来,补充了一句。

    “成。”战北城干脆而果决的回答,“不关军事机密一切都可以告诉你。”

    “真的?”星夜狐疑的转过头一瞬不瞬的盯着战北城。

    “若食言,我给你写一百遍检讨!”战北城信誓旦旦的保证着,一只爪子却已经往星夜的锁骨上摸了去,另一只则是强势的拉开星夜压在腰间的素手。

    一股热潮袭来,星夜顿时有些恍惚了起来,清冷的眼神染了一些迷离,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战北城却已经一个翻身压了上来,二话不说,冰凉的吻落了下来,将她到嘴边话统统堵了回去……

    此时早已经是夜深人静,天边倒没有那清冷的月光,连星星也没有,窗外凉风不断,室内的温度却持续的飙升着。

    结果,两**战之后,星夜也是软绵绵的被战北城拥在怀里,胸前捂着被子,淡雅的容颜上还染着几分微红,浅浅的吸了口气,仰头望着靠着床头悠闲的闭目养神,一脸平静淡然的战北城,幽瞳闪烁了几下,好半晌才开口,“喂,刚刚的话还做数吗?”

    战北城没有回话,健壮的手臂只是收了收,将星夜纳入了怀里。

    星夜皱了皱眉,该不会想反悔吧?想着心底不禁一阵恼火,语气变得有些清冷而飘渺起来,“喂?没死就给我吱一声。”

    眉宇间骤然掠过一道不满,沉默了良久,眼睛都没有睁一下,却是应了一声,“吱!”

    她眯起那双清冷的秋瞳,深深的盯着战北城,终于问出了在她心底徘徊了一个下午的问题,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竟然在意这样肤浅的问题,真是没有想到她星夜会有这样的一天!

    “你说的那同桌很漂亮?”

    “什么同桌?”漫不经心的语气传来。

    “就是你今下午说你相思的对象!”冷淡的声音似乎带着一丝咬牙切齿的寒意。

    战北城微微一滞,想了几秒钟,便毫不犹豫的开口,“那当然!校花来着!温柔又善良,当初很多人追着呢!而且……啊!”

    还没等他说完,大腿上就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他不明所以的抬起头,看着一脸阴骜的她,心里不禁大感悲凉!若是不回答,又不高兴,回答了,又生气!

    这女人还是宠不得的!战北城有些无奈的揉了揉被掐疼的地方,忽然发现,隐藏在淡漠的外表之下,这女人也有凶悍的一面,看着她现在那副阴冷的晚娘面孔,他也只有吃瘪的份。但望着她那清凉而美丽,略带着一丝恼怒的眼眸,脑袋里乍然闪过一道亮光,难不成,难不成,她这是在莫名其妙的吃飞醋?

    有了这个认知,战北城忽然禁不住心头一软,双目闪烁迷人的溢彩,一抹绚丽的微笑飞上了嘴角。

    “感到局势紧张了,是吗?”战北城揶揄了一句。

    星夜冷然瞥了他一眼,偏过头去,懒得跟他说话。

    “拿你没辙了!”战北城叹了口气,脸色又恢复了一片平静,低沉的话语响起,“我现在都不记得她的名字了,而且,那蠢事我没干过,你不应该怀疑我对你的忠诚度,星儿。”

    “是你自己骗我说我是你的初恋,随后又说你以前中意过别人的。”淡漠的语气温度有些凉,听不出什么情绪。

    “这个很重要吗?”战北城若有所思的望着星夜,眸光有些锐利,压低嗓音问道。

    闻言,星夜怔了一下,但很快就点了点头,开口回道,“是,很重要!”

    此话一出,战北城便不再解释了,只是嘴角上扬的弧度加大了……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