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一百八十五章 谁敢动她!
    (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远远的望着远藤凌川孤单而冷漠的背影,老司机终究还是一阵担心,皱着眉头想了想,终于眼睛一亮,很快就从车上拿起了行动电话,快速的拨出了一个号码。

    “为什么还要找来?”沉默了很久,远藤凌川只是冷漠的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为什么要找来?除了这一句,他就不会再问别的一句吗?他除了只会对她冷着一张脸,就不能对她笑一笑吗?

    每一次,每一次!当她万分期待的站在他面前,希望能从他眼底看到那一份思念的喜悦的时候,最后,他总是就这样残酷的让她所有的希翼都破灭了!

    有些悲凉的抬起头,不是到何时,双眼又开始控制不住的闪过了一片朦胧。

    “你问我为什么找过来?为什么找过来?”低低的重复了一句,语气开始染上了一丝疼痛的愤怒,“为什么你还不知道吗!我早说过,我是不会放手的,就是锁着你,我也要将你禁锢在我身边!”

    “我从樱花树下一直追到这里,你为什么就不能问一句我累不累,哪怕笑一笑也行?”

    远藤凌川觉得自己的胸口沉郁的厉害,吃力的望了山口奈子一眼,俊美脸上开始浮起了一道苍白,“你明知道我不想见到你。”

    “你还在为那个支那女人默哀吗?”闻言,山口奈子就这么冷下了脸,可爱漂亮的娃娃脸染上了一丝阴沉。

    “你没有资格,咳咳!在我面前,提起她,咳咳!”远藤凌川漠然开口,一阵冷风袭来,凉意侵入喉咙,他不禁咳嗽了几声。

    一道不屑的流光从山口奈子的眼底飞快掠过,猖狂的语气传来,“一个低贱的商贩之女,我是堂堂的山口家唯一的大小姐,我会没有资格提起她?”

    原本不想去看她的,但因为耳朵的听力实在听的艰难,远藤凌川也只有将那冷淡的视线停在了山口奈子的脸上。

    “你欠我跟娜娜的,咳咳,已经太多了,你明知道,我一颗心已经全部给了娜娜,你又何必强求?远藤凌越一直深爱着你,咳咳,你也嫁给他了,你应当回去守在他身边。”

    远藤凌川的语气很轻,不咸不淡,实在听不出什么情绪。

    “别跟我提那个废物!我山口奈子爱的人一直就都是你远藤凌川!若不是因为你,我又怎么会嫁给那个废物!你就只会爱着那个支那女人吗!我欠她的?我欠了她什么?你本来就应该是我的未婚夫,那个支那女人才是我们之间的第三个人。”

    山口奈子显得有些激动了起来,原本平淡的语气已经失去了冷静,双眼染着一丝悲伤,直直的望着远藤凌川。

    “我没有跟你订婚,而且,在认识娜娜之前,我还不曾认识你。”远藤凌川回答得很平静,黑眸寒冷似雪,看不到任何的一丝流光。

    “可是我却认识你很久了,你却从来不拿正眼看我!”山口奈子控诉了一句。

    “让开吧,我要回去了,不要再找来了,我永远不会爱上你,过去不会,现在不会,将来还是不会,我心里唯一能住进的,从来就只有娜娜。”

    远藤凌川讲得很坦诚,也很明白,眼里是无尽的决绝。

    “我不要!没关系,你不爱我没关系,只要我爱你就够了,那个女人已经脏了,她根本配不上你。请相信我,凌川,我们才是最合适的,我爱你爱到已经疯了,你若是再不愿意回到我身边,我真熬不下去了,我会疯的,我也同样可以为了你去死,我已经跟远藤凌越摊牌了,我很快就跟他离婚,支那女人也死了,我们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一起生活,我在太平洋那里有一个很美丽的小岛,我们就去那里生活……”

    山口奈子分明已经失控了,开始微笑的描绘着她未来的美好生活,而站在他身后的宫本却已经狠狠的捏紧了拳头,冷漠而愤恨的望着一身淡然的远藤凌川。

    而这头一直睡得香甜的星夜隐隐约约只见总感觉少了什么,很快就清醒了过来,下意思的扭头往旁边望了去,没有看到远藤凌川的身影,也感觉到了车子已经停了下来,淡淡星眸幽然往车窗外望了去,发现依然还在路上,于是便诧异的往前方望了去,发现老司机也已经下了车,车上就她一个人,车外面的两旁还各自站着一名黑衣保镖。

    诧异的捡起座位上的绯红色风衣,将肩头披了去,然后推开车门,缓缓的下了车。

    很快,一个抬头,便看到了远藤凌川那清瘦的身影……

    而望着远藤凌川一身冷漠的沉默着,山口奈子心中便升起了一道决然的痛意,心底按耐不住,一个迎步上前,一把揪住了远藤凌川,力气之大,让远藤凌川微微一个踉跄,还来不及反应,身子便一歪,而山口奈子却一个用力,将远藤凌川拉向自己,站在她身后的宫本也出手紧紧扣住了远藤凌川的双臂。

    红艳艳的红唇就像一道炽烈的火焰,带着压迫性的往远藤凌川吻了去。

    而就在这时,正向往远藤凌川走过来的星夜,在看到这一幕之后,星眸忽然闪过了一道冷厉的寒光,带着疯狂般的狠厉,脸色正以一种恐怖速度苍白了下去,一个可怕的剧痛迅速的在她脑袋里炸开了,所有的记忆片段全部重现了。

    夜风冷冽的夜晚,微弱的昏黄色灯光下,风莲娜被紧紧的绑在十字架上,两支匕首正狠狠的穿过她的掌心狠狠的钉在了架子上,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扯的破烂不堪,一头美丽的秀发早已经被拉扯的凌乱不堪,美丽的脸上染着一丝恐惧的苍白,嘴角流着触目惊心的鲜血,身上的鞭痕赫然醒目。

    一个身穿灰色紧身衣的女子正高傲的站在十字架下,微笑的欣赏着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可怜女人,仿佛在欣赏一件精心雕刻的艺术品。

    ‘支那女人!就凭你这个样子也配得到凌川?哈哈!’

    ‘奈子,给我狠狠的打死她,哼,她还以为很高贵呢,现在还不是像一条狗一样向我们求饶!’一个带着米色的遮阳帽,看不见脸的女人猖狂的笑了一声,开口道。

    ‘你可以回去了,这里没有你的事了!’那名叫做奈子的女人漠然望了那个穿帽子的女人一眼。

    ‘可是奈子,我想亲眼看看这个贱人身败名裂的样子!’

    ‘刚刚的东西你不是都看过了吗!’

    ‘奈子!’

    ‘我不喜欢别人违抗我!’

    ‘好吧……’

    ……

    ‘支那女人!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凌川的下落了!他还真天真的以为,只要他离开了你们,你们就会没事了吗?说!还有你生下的那个小杂种在哪里?’

    ‘不要,星儿,我求你们,求你们不要伤害星儿,所有的过错都由我来承担,求你,求你们,不要伤害星儿,我求你们……不要……’

    被钉在十字架上的风莲娜早已经奄奄一息了,身上的火辣辣的疼痛本就不是她所能承受的,吃力抬起头,卑微的乞求着,眼里已经是迷离一片,虚弱的开口。

    ‘不要伤害她?那个支那杂种?你也会这么卑微的祈求我了!哈哈,我若不捏死她,凌川可能会真心爱我吗?哦,我记得,他一直为你的清纯美丽深深着迷,你说,我若是让你变成一个肮脏的女人,他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爱着你?’山口奈子残忍的笑了笑。

    ‘你,你想……怎么样……’风莲娜觉得自己身上所有的力气都已经被抽空了,连开口的力气几乎都已经失去了。

    ‘呵呵,你很快就知道了,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碰了我山口奈子的男人!远藤凌川不是你所能染指的!记住这一点!’残酷冰冷的声音传来,‘宫本,你们赶紧给我上!她就赏赐给你们三个了,我要她成为一个遭万人唾弃的可怜婊子!给她一场无以伦比的耶稣葬礼,哈哈!’

    ‘是!小姐!’宫本阴笑了一声,一边往风莲娜走了去,一边扯开了自己身上的纽扣。

    ‘不要……不要……这样对我!’

    ‘凌川……’

    ‘不要……’

    虚弱的求救声传来,然而根本没有起作用,三个魁梧的男子一齐将风莲娜包围在中间,十字架下,一滴滴鲜血从掌心不断的滑落,洒满了一地。

    躲在门外的带着米色帽子的女人终于满意的笑了笑,紧紧地搂紧了怀里的照相机,高高兴兴的离去。

    原本就已经破烂不堪的上衣很快就被撕裂了,成了一堆破布被扔了出来,孤零零的躺在地上,灯光摇曳,带着一道恐怖的气息。

    ‘救救我,凌川,救救我!’

    风莲娜的眼睛终于留下了两行清泪,绝望的摇了摇头,望着压在自己身上正在撕扯着自己衣服的男人。

    而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冲撞声传来了,原本紧闭的衣柜门被大力的撞开了。

    ‘不要!不要碰母亲!’

    一个小小的,穿着白色公主裙的小女孩从衣柜里冲了出来,飞快的跑到了山口奈子的身边,双只小手紧紧的抓住了山口奈子的一只洁白的手臂,张嘴,狠狠的咬了下去,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马上弥漫了过来,几乎是一整块肉都被那个小女孩给咬了下来,小女孩一脸恐惧的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推开了山口奈子。

    ‘啊!臭小支那!小杂种!好痛啊!’山口奈子惊呼了一声,一时之间没有站稳,便往墙角栽了去。

    而正在行动的三个男人一听到山口奈子的痛呼声,很快就停下了动作,首先反应过来的,是那个叫宫本的男人,只见他一手放开了奄奄一息的风莲娜,一脸担心的往山口奈子狂奔而去,另两个男子也神色慌张的跟了上去。

    小女孩立刻往十字架下跑了去,美丽的,小小的星眸里带着一丝不属于这般年纪该有的冷静,手指微微打颤着,战战兢兢的替风莲娜解开了绳子。

    ‘母亲,快跑!快点跑!星儿来救你了!’

    小女孩一边开口,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硬是将风莲娜从地上拉了起来,往门外冲了去。

    而本来已经奄奄一息的风莲娜听到了小星夜的叫声,脑袋一晃,顿时清醒了不少,抓起地上的那堆破布,拼尽全力的跟着星夜往门外冲了去。

    但可惜的是,山口奈子已经发现了,很快的拦了上来。

    小星夜反应很快,眼看着就要到门口了,双手往风莲娜腰间一推,风莲娜便被推出门去了,小手利索的把门一拉,关上了门,拉好门栓,小小的后背紧紧地挨着门坐了下去。

    ‘母亲,快跑!快跑!快跑!’小小的脸蛋迅速的苍白了起来,嘴里开始不停的念着这么一句,‘母亲,快跑!’

    而门外却是传来了风莲娜伤心欲绝的声音。

    ‘星儿,星儿!母亲这就去找人来救你!’

    迷离而空洞的眼神充满恐惧,风莲娜带着一身的伤痕,跌跌撞撞的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而门内的星夜,两手紧紧的扣住门框,任山口奈子怎么拉扯,就是不肯松开手,山口奈子又是叫骂又是踢打,也是于事无补,小星夜身上开始出现了许许多多青青紫紫的伤痕,白色的公主裙上也沾上了鲜艳的血迹。

    最后,还是宫本大力的抱住了星夜,狠狠一拉,将小星夜狠狠的往十字架下扔了去,小星夜便像一个破碎的小娃娃孤零零的躺在十字架下,脑袋后面流出一滩温热的暖流,刺鼻的血腥味更浓郁了。

    小星夜已经晕了过去,嘴里却一直喊着那句‘母亲,快跑……’

    山口奈子很快就追了出去,然而,早已经不见了风莲娜的身影……

    一幕幕迅速的在脑袋里重演,尖锐的疼痛感传来,星夜差点呼吸不上来,发疯似的冲了上去,一把扯开了山口奈子,又是狠狠的一口朝她手臂咬了去。

    “不要碰我父亲!母亲,快跑!不要,母亲,快跑!”

    狠狠的将山口奈子推倒在地,一脸恐惧的拉起远藤凌川往前跑了去,星眸是无边无尽的阴暗,发疯似的往前直冲,肩上的绯红色风衣像一道炽热的火焰,飞舞在半空中,遮断了无边的黑暗。

    “不要怕,星儿来救你……快跑……”

    而手臂上传来的剧痛让山口奈子惊呼了一声,不敢置信的望着拼了命似的往前疯狂地横冲直撞的黑色的纤细的身影。

    “你是当年那个小支那!”瞪大眼,愤恨而冷厉的望着那个身影,这个女子就是当年将她的手臂咬下一整块肉的小女孩!

    美目里终于浮起了一丝狰狞的狠辣,缓缓的伸出手臂,轻轻拉了拉袖子,一个丑陋的伤疤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而旁边又新添了一个新的牙印,微微染着鲜血,在阴暗的天空下,显得格外的狰狞。

    “宫本!给我把她拖过来!”咬牙切齿的愤怒的声音响起。

    “是!小姐!”

    一脸阴骜的宫本迅速的追了上去,朝站在前面的黑衣人做了个手势,几个立马像几道黑色的旋风一样很快的将星夜跟远藤凌川围了起来,跟在远藤凌川的黑衣保镖早已经被山口奈子的人团团咬住了,根本就冲不上来。

    “星儿!你怎么样?”远藤凌川黑眸里沉淀着一丝担忧与怜惜望着一脸苍白的星夜。

    “快跑……”

    一只大手紧紧的拉住了星夜后背的衣服,手一伸,迅速的拉住她那头美丽的长发,一把将她往后一拖,星夜只觉得肩头一痛,逼得她不得后退了几步,而远藤凌川却不知道是被谁踢了一脚,站不稳的往地上栽了去。

    星夜见状,身子连忙一偏,远藤凌川就踉跄的倒在她的身上。

    “父亲……”

    “该死的小贱人!竟然敢咬我!”山口奈子满脸阴冷的走了过来,双眸里闪烁着仇恨的火花。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声响起,一阵火辣尖锐的疼痛传来,远藤凌川乍然抬头一看,只见星夜那洁白淡雅的脸上已经印上了一个红色的五指印,力道之大,足以让星夜嘴边沁出了一道血丝。

    “星儿!你怎么样!”远藤凌川大惊,连忙伸开手臂将星夜拦在了身后,冰冷的眼眸的眼眸夹着浓郁的恨意,“为什么要碰她们!”

    “我说过,为了让你回到我身边,我绝对不介意将她们一个个的清理干净。”山口奈子忍者剧烈的疼痛,大笑了一声,可爱的娃娃脸上尽是无边的狰狞。

    “那么,你现在就给我去死!”远藤凌川决绝的冷笑了一声,正想翻身坐起,但一个纤细而清瘦的身影比他更快,快如闪电一般朝那个笑得花枝乱颤的女人扑了去,素手像鹰爪一般紧紧地拉住了山口奈子的衣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另一只素手狠狠的抓进山口奈子那盘得一丝不苟的发髻里,长腿一抬,狠狠的往她小腹招呼了去。

    “我让你打母亲,我让你打母亲,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早已经崩溃的清冷的声音夹着刻苦铭心的伤痛,发了疯似的一手抓着山口奈子的头发,将她狠狠的按在了地上,膝盖紧紧地压在她的腰上,尖利的爪子像一道道破冰而过的冰刃,抓得山口奈子那白皙如雪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道血痕。

    山口奈子有些很是阴冷的望着压在自己身上的星夜,玉手奋力的挣扎着,毕竟也是练家手,很快就挣脱了星夜的钳制,劈头就是给了星夜又是一巴掌,两道红印马上重叠在一起。

    倔强的忍着脸上的疼痛,星眸里深寂的着的,是无边的黑暗,一道冰冷的寒意快速的从眼底划过,接着,便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沉郁的黑色风暴,冷冷的抬手拭去嘴角溢出的鲜血,冷漠的望着指尖那鲜红色的液体。

    清雅而美丽的脸上扯过一道寒冷如冰霜般的冷笑,素手一扬,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还了山口奈子一巴掌,另一只素手灵活的往自己的腰间摸了去,扯过自己腰间的那根风衣腰带,扼住山口奈子那双手,紧紧收在一起,将她双手快速的绑了起来。

    “宫本!这女人疯了!快点给我把她弄开!”山口奈子奋力的挣扎,阴毒的目光丝毫没一丝的掩饰。

    “我绝对不会让你碰父亲!你刚刚那只手碰他的?说!”冰冷狠厉的声音里带着一股刻骨的恨意,所有隐忍的疼痛瞬间化作一道凌厉的狠辣,远藤凌川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但更多的是,无边的疼痛,若不是他,她又怎么会变成这么样子?

    “这只!是吗!”利爪狠狠的捏住了山口奈子的右手,指尖像一根根冰针一样,紧紧地镶进了山口奈子的手腕,温热的暖流迅速的从手腕往手心里流了去。

    “该死的小支那!宫本!给我废了她!”山口奈子吃力的仰着头望着压在自己身上的星夜,疯狂地扭动着身躯。

    宫本狠狠的将远藤凌川放开了,远藤凌川禁不住踉跄的后退了几步,眼底沉淀着无法化开的悲痛,跌跌撞撞的冲了上去,紧紧的拉住了宫本的衣服。

    宫本阴冷的回过身,抬脚就是给远藤凌川一脚,对于远藤凌川,宫本早就恨得牙痒痒了,山口奈子躺在他身下的时候,叫的,永远都是他的名字,一直将他当成了他!

    阵阵冷风不断,满头凌乱的秀发迎风飞舞,苍白的小脸上沉寂着漫无边际的恨意,染着狼狈的血痕,脸蛋已经肿了起来,却没有将她身上那凌厉的寒意消减去一分,她真是恨死了这个女人,是她让她失去了一切……

    她冷冷一笑,正想起身将山口奈子拖起来,可是,一只大手带着一道寒冷的银光,狠狠的朝她的后背劈了过来……

    “星儿!小心啊!”远藤凌川那悲痛的声音划破了天际。

    星夜缓缓的回过头,只见一道黑影闪过,一道凛冽的刀光从自己的眼前闪过,就要往她的那双素手砍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一个黑色的东西快速闪电般的从另一边飞了过来,直逼那只大手的手腕。

    只听见一声‘啊’的惨叫声,刀子落地的声音响起,星夜有些呆滞的望了过去,只见宫本的手腕上正插着一根练飞镖用的镖针。

    “我看你们谁敢动她!”

    一个冷漠而低沉的声音,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传了过来……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