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一百八十七章 离别前夕
    (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昏沉沉的,仿佛漂浮在混沌的苍茫之中,眼皮很是沉重,想要睁开,却发现浑身失去了所有的力气,隐约之中手心传来了一阵淡淡的温暖,紊乱而略微急促的呼吸声才缓缓的平静了下来。

    明明脆弱得跟块玻璃似的,却总是表现出一副冷淡无所谓的样子,这事情也只有她才会做,又笨又固执,别人都欺负到头上了,还天真为别人考虑着,摊上这么一个小女人,战北城第一次感到没辙了。

    都睡了一天一夜了,也该醒了,窗外的阳光都亮了。

    缓缓的拉过她的那只柔软细腻的小手,轻轻的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清晨的阳光暖暖的透过宽大的落地窗照了进来,房内一时之间金光柔和,一室的阴霾也淡去了几分。

    修长的指尖轻轻将她散落在脸上的青丝拨到了耳后,清澈洁白的小脸依然带着一丝苍白,但呼吸却很平缓了。

    深眸里沉淀着无法融化开的深情,漆黑的瞳孔早就没有了平日里的严肃内敛,取而代之的,只是一抹浓郁的担忧。

    将她的手收回被子里,缓缓收回手,正想出去抽支烟,而很快,冰凉的素手便已经抓了过来。

    “你要去哪里……”清亮而沙哑的嗓音传了过来,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脆弱。

    战北城深深的吸了口气,一直吊在心上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很快便回过身,深邃的眼神直直落在了星夜的脸上。

    沉重的眼皮终于动了动,有些吃力的睁开了,清丽的流光顿时布满了一室。

    醒了就好,战北城默默的注视着那张清雅的脸蛋,却久久没有说话。

    星夜撑着床,慢慢的爬了起来,一边蹙着眉头用那沙哑的嗓音问道,“我睡了很久吗?父亲怎么样了?我要去看看他!”

    说着,便拉开了被子,就想要下床。

    而战北城便是一语不发的坐在那里,深眸紧紧的锁着星夜,分明带着一丝心疼的责备,终于还大手一伸,压住星夜的肩头,让她靠着床头坐了下来。

    “他没事,刚刚还过来看你,先喝杯水。”

    转身利落的倒了杯温水,缓缓的递到了星夜的嘴边,星夜倒是很听话的伸手,正想接过来,但战北城手一收,星夜诧异的抬起头,望进那双沉寂的眼眸里,黑眸的意思很是明显……

    “我可以自己来……”星夜小声的开口,声音分明有些底气不足,看到他眼底的那道沉郁,她心头竟然有些害怕起来,理亏的别开头,不想去看他。

    “再不喝就灌下去!”坚硬而低沉的嗓音传来,傻瓜都可以听得出某人在生气。

    星夜有些委屈的回过头,很快就拉下那张淡雅的脸,美丽的清眸里流光依然清澈动人,却是带着一道淡淡的酸涩,定定的望着战北城,就是不说话。

    打不得,骂不得,连凶也不行,他战北城还是第一次这样的憋屈,终于还是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里的血丝已经退下了一些。

    “你睡了一天一夜,父亲已经清醒过来,没什么大碍,注意休养就行,不想住院,已经跟钟叔叔还有姑姑他们回风宅了,先喝杯水润一下嗓子,饿了没有?”放柔的声音,又缓缓的将杯子递到了星夜的唇边。

    星夜这才稍稍缓和了下来,两只冰凉的素手轻轻地握上了那只大手,缓缓地低下头……

    “来吃点东西。”战北城将空杯子放了回去。

    “我想吃西红柿炒蛋。”星夜姑娘难得的提一次要求,她现在是真的觉得饿了,肚子里空空的,就想着他做的西红柿炒蛋。

    “回去再整给你吃,刚刚清醒过来,让妈给你整了点小米粥。”战北城低沉的开口,很快就从保温瓶里倒了一碗粥出来。

    “你守了我一夜?”星夜睁着那清丽的眸子,幽幽的望着男人那张刚毅的俊脸,小声地问了一句。

    战北城动作一停,黑眸一转,精锐的眼神淡然地扫了星夜一眼,浑厚的嗓音带着一丝深沉,“不然,你以为还会有谁愿意守着一只饭桶?”

    说话真伤人!星夜蹙了蹙眉,缓缓的收回了眼神。

    一口香气四溢的粥出现在了眼前。

    “不烫,可以吃。”战北城低声开口,语气里夹着一丝轻柔,倒是比平日里多出了几分温柔。

    星夜也没有再拒绝,直接张口就吃。

    “你怎么会突然返回来?”星夜的神智倒是已经恢复了,嘴里半含着粥,有些惊讶的开口。

    “这帐回去再跟你算!回去把该交代的,都交代过来,要不然写个报告汇报一下也可以,二选一,你自己看着办。”

    毫无商量的语气带着不可违逆的坚决,本来就知道自己理亏的星夜顿时也只有默默的低下头去,像一个知道做错了事情的小女孩。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星夜慢慢的咽下口中的食物,淡淡的开口询问道。

    “把粥喝完,我们就回去,小孟已经去办手续,先把粥喝完。”

    战北城倒是好脾气了,很耐心的将两碗粥顺利的全部喂到星夜的肚子里,然后才开始收拾东西。

    远藤凌川一大早就清醒了过来,挣扎着爬起来,去看了星夜一下子,看到星夜依然还在昏迷之中,心里便是无限的内疚自责,俊美的容颜一下子老了很多岁,沉寂在心底许久的难过沉痛油然而生,终于还是没有说什么,深深的望了躺在病床上的星夜一眼,眸光渐渐地冷了下来,吃力的转过身,极力的要求出院,无奈之下,钟文博跟远藤凌子也只好办理出院手续,直接将他送回了风宅。

    天台的风依然凛冽得很,带着一股刺痛般的疼痛。

    远藤凌川就是这么独自伫立的栏杆边,抬着头,深邃而孤寂的眼眸遥遥望着寂寥的天际,一时之间,也有那么一瞬间想要追随天边的那抹孤云而去。

    这个世界,似乎也就是这样了,没有了希翼般的空虚。

    “哥,你才刚刚出院,怎么能一个人跑天台上吹风来了?”清淡的声音是来自于远藤凌子的,美目里泛着丝丝担忧,加快了脚步,走到了远藤凌川的身旁。

    “哥?你怎么出来了?你身子还没有完全恢复!”见到远藤凌川没有听到似的,远藤凌子又开口道,偏着头,直直的望着远藤凌川。

    “没事,不用担心。”远藤凌川沉声回了一句,悄然回过身子,很冷静的望着远藤凌子,俊脸上依稀还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什么时候回日本?”

    闻言,远藤凌子微微一怔,轻声喊了一声,“哥,你?”

    远藤凌川有些释然的笑了笑,又是轻咳了几声,俊眉微皱着,语气却很平淡,“多预订一张机票。”

    “哥,你这是要…是要跟我,跟我一起回去吗?”远藤凌子眼底闪过了一道震惊。

    远藤凌川徐然点了点头,“咳咳,咳咳!一起回去吧。”

    远藤凌子大吃一惊,要知道,当初,不管老远藤怎么使手段,也无法让她这个淡薄的哥哥愿意插手他们的事情,虽然出身黑道世家,但远藤凌川却依然习惯了独来独往,喜欢到处环游旅行,很少过问他们之间的事情,而现在?

    “你不用牵涉进去,交给我就可以了,哥,你跟星儿本来就应该简单而幸福的生活着,你不用……”

    闻言,远藤凌川微笑的摇了摇头,孤寂的声音染着无边的萧瑟,“娜娜不在,我还怎么幸福?”

    说着,枯瘦的手指刷过衣袋,缓缓的从大衣的衣袋里掏出一沓资料,递给了身旁的远藤凌子,“我知道,你跟父亲一直都在收集这些,有了它们,山口家可能就逃不了了,上面都是这些年来山口犯罪的证据,我跟你回日本吧,山口奈子的目标一直都只是我,我回去,这边也会少了很多事情。”

    远藤凌子惊讶的接过远藤凌川递过来的资料,粗略的翻看了几下,眼底闪过了一道不可置信的光芒,“哥……你是从哪里弄得这些东西的?”

    苦笑了一声,远藤凌川沉声道,“他们的交易多在海外,父亲架空我的权力,让我净身出户之后,我便失去了一切保护娜娜的权利,想我死的人太多,无奈之下,也只有离开她们,打算去远足,无意之中发现了这个秘密,卷入那次海难,其实也是因为当时追踪发生的意外,若是想将他们一网打尽,还是有些困难,除非有人协助,日本那边很多人都是山口的人,他们就像那墙头草,风往哪边吹,他们就往那边倒,不信任的人,自然还是不能用的。”

    很冷静,很平静的声音,深眸里沉淀着一丝苍凉的无奈。

    “我很早就让父亲将远藤家的势力都漂白了,我们在收集对方的证据的同时,对方也不会对我们放松警惕,这么多年了,我也不知道父亲有没有去做,那天父亲跟我讲了许多,我无法释怀他当初对我跟娜娜所做的一切,不管他出于何种目的,所以,我没有喊他父亲。星儿终究还是远藤家的孩子,不管她姓风,还是远藤,骨子里终究还是留着远藤家的血,父亲老了,家族里很快就要大换血,那时候,一切都会变得身不由己,一旦他们得势,我们的日子便难过了,唯有趁着现在父亲还在,尽快动手,才能让他们胎死腹中……”

    远藤凌川分析的很透彻,也看得很明白,这段时间,他想了很多,尽不了丈夫的责任,那么就好好的将这份父爱努力地补偿给星儿吧。

    远藤凌子终于开心的笑了笑,伸手拥抱住了远藤凌川,“这才像我那坚韧不屈,像圣山一样高大坚强的哥哥!”

    “对不起,凌子!”远藤凌川有些内疚的开口。

    “没关系,哥哥若是早点醒悟,我们一家人早就幸福了,包括我那未曾谋面的嫂嫂!我等下回去,马上就预订好机票,三天后飞回日本,母亲这回一定会很高兴了,父亲也会欣慰的。”

    ……

    兄妹俩心情似乎挺不错,聊了很久,远藤凌川终于还是因为身体还虚弱着,不胜寒风,只好任由着远藤凌子扶了回去,侍候他服下药躺床上休息之后,便悄悄的离开了房间。

    空荡的走道里传来了远藤凌子那铿锵的脚步声……

    “远藤小姐。”正当远藤凌子正要转过拐角的时候,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低缓的嗓音。

    远藤凌子略微诧异的停下脚步,徐然回过头,只见钟文博正笔直地站在自己的身后,手臂间环着一件紫色的大衣,看起来很眼熟。

    “怎么了?钟先生?”远藤凌子对钟文博的印象不错,这两天她都是住在风宅里的,倒是跟这位钟管家简单的交流了几次,知道这位钟管家似乎不怎么中意说话,也很少笑,似乎只有对星儿跟哥哥的时候才会偶尔温情流露,看得出,他同样是一个深沉内敛的男子,岁月的风霜早已经在他脸上刻下了一道道不可磨灭的痕迹,但那双鹰眸越来越精锐,倒是一个不得多得的人才,远藤凌子在心里暗暗的肯定了一句。

    只见钟文博又往前走了两步,最后在远藤凌子的面前停住了脚步。

    “远藤小姐把衣服落在医院里了。”

    说着,便将手上的大衣递了过来。

    远藤凌子微微一怔,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几秒钟过后,才欣然将衣服接了过来。

    “谢谢你,钟先生。”温婉礼貌的朝钟文博点了个头。

    钟文博默默的点头回礼,便转过了身,正欲迈着步子往前走了去。

    “钟先生介意一起坐下来聊一聊吗?”远藤凌子突然开口问道,“我跟哥哥过两天就要回日本了,星儿这边的事情……”

    “那就去后院的花架下坐坐吧,孙小姐跟老爷平日里就喜欢坐在那里看看天空,聊聊天。”

    “好。”

    而依然还在医院里的星夜,也收拾妥当了,安安静静的坐在病房的沙发上等着小孟将手续办完,然后出院。

    战北城就坐在星夜的身旁,替她准备好药。

    “把药吃下去。”

    星夜偏过头,缓缓地将视线移到了他的手心里,在看到那一大把形态不一的药片,微微皱了皱眉。

    “我已经没事了,只是前段时间太累而已……”

    而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战北城已经将药片塞进星夜的手里。

    “听话。”声音很是低沉而温和,却已经带上了一丝沙哑,星夜蓦然抬起头,静静地仰望男人的那张俊脸,不期然留意到了他隐藏的眼底深处的那一丝淡淡的疲倦。

    星眸闪过一道淡淡的暖意,欣然笑了笑,洁白精致的容颜顿时如莲花般的开放,就这样在他那淡淡的温柔的目光中,一只小手缓缓的刷过膝盖,找到他搭在膝盖上的那只大手,轻轻地覆在他的手背上,而那只大手很快翻了过来,轻轻地握住了那只小手,很快,又变成了十指相扣。

    对着他淡淡一笑,才悄然的低下头,将手心里的药片一把全部塞进了嘴里,而战北城便默契的将水递到了她的唇边……

    “给自己放个假,休息一段时间,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今早听钟叔叔说你还想赶去东南亚?”战北城沉声道,眸子紧紧的锁着星夜那张美丽清澈的脸。

    星夜轻轻的点了点头,抬着头,一瞬不瞬的望着战北城,“那边的事情不能拖,放心,大概半个月就可以回来了,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脆弱,会照顾自己。”

    “晚点再过去不成吗?”

    “晚点还有晚点的事情,我还想趁着这次机会,去加拿大看看莹莹跟王宇他们,有好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们了,怪想念的,你若是有时间,就陪我过去?”星夜有些希翼的望着战北城。

    而战北城却无奈的笑了笑,将被缓缓的搁到了床柜上,大手一伸,摸了摸星夜的脑袋,低柔的嗓音里带着几分宠溺,“最近都只能呆在市里,一个人,要注意点,多带一两个秘书随行。”

    星夜不免有些失望,但却依然还是理解的点了点头,“那你帮忙照看一下父亲,姑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父亲一个人我不太放心。”

    “嗯,我一有时间就回风宅看他。”

    星夜这下满意了,舒了口气,脸色虽然苍白,但是气色却好很多,星眸眨了眨,美丽的流光开始在眼中泛滥着,柔和的溢彩倾泻而出,像一道盈盈的春阳将淡淡的温和洒满了整个天地,于是,战北城那沉寂的眼眸也开始折射出了一片柔和的溢彩,嘴角勾出了一个美丽的弧度。

    “丫头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对战北城同志说?”揶揄的语气带着一丝笑意传了过来。

    闻言,星夜欣然一笑,徐然站了起来,紧握着他的手,脚尖一转,便定定的站在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坐在沙发里的高大威武的男子,好久,好久,她才轻轻地弯下腰,一个轻吻幽幽的落在战北城那微凉的薄唇上,他欣然闭上眼睛,默默的去感受。

    战北城忽然间就觉得,好像,漫天的星星都在绕着他们旋转……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