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五章 反思报告
    (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星夜,我回来了!”一个清脆中带着些许低沉的嗓音传了过来。

    战欣然大步地走进门,见房里的灯并没有亮着,倒是电视还开着,下意识的往沙发上看了去……

    什么状况?

    只见一个娇小纤细的身子正稳稳的压着一个高大的男子。

    不用说,自然是她那哥哥跟星夜了!星夜那睡袍已经被拉开了大半,凌乱的青丝错乱不堪的交织成一片黑云,光洁美丽的肩膀沐浴在淡淡的光华,一只大爪正紧紧的搭在那狭窄洁白的后背上,另一只则是不安的环着星夜的纤纤细腰。

    目光继续下移……

    战北城早就反应了过来,眸光一寒,一个翻身而起,星夜只觉得一阵清冽的凉风从自己耳边刷过,转瞬,身子一重,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战北城稳稳的压在身下,将一片美好春色尽数隐藏在自己那高大的身躯之下。

    “出去!”低沉而冷冽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欲求不满的恼怒。

    战欣然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这下完了,撞破自己老哥的好事了!

    “哥……你回来了!那个,我马上出去,马上出去!帮你们把门反锁了,呵呵……”

    战欣然不禁缩了缩身子,扬起手做了一个拜拜的手势,便立刻像一阵风似的赶紧溜出门,‘啪!’的一声关上了门,逃命去了!

    星夜恍惚了一下,关门声一震,她方才回过神来,清瞳一抬,眼底充斥着一丝淡淡的恼怒,洁白清雅似雪的脸上浮起了两朵红得不像话的红云,冷冽的瞥了压在自己身上的战北城一眼,两手一撑,就要推开战北城。

    这个色坯!脸都被他丢尽了!被自己的小姑子抓个正着!

    “你起来!”清冽的嗓音传来,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默默旖旎气息就这么被破坏殆尽了。

    战北城那漆黑得跟那浓浓的黑墨一般的眼眸泛着一丝星光,当做没有听见星夜的话,一只大手直接拉过星夜那双素手,越过头顶固定好,另一只爪子不由分说的往她衣内探了去。

    哼,她以为被她这么轻易的撩拨起火,他有那么容易放过她?

    “你……放开,等下有人进来……”星夜蹙着眉头,清冽的嗓音带着一丝淡淡的沙哑,被战北城被撩拨的。

    “谁再敢进来,我就把他直接从二楼扔下去!”霸道而坚决的语气传来,压在身上的力很快就撤了去,战北城一个利落的起身,很轻松的拦腰抱起了星夜,大步流星的往卧室走了去,转身很快就把门反锁好。

    不用说,将星夜扔床上之后,某同志开始动手三下五除的将她剥光光,然后开始优雅的脱着自己的衣裳,躺在床上的星夜一直瞥着他,暗暗骂这男人连这趟事情也表现的那样沉稳优雅。

    星夜一手抓过被单,往自己胸前一捂,将脑袋一转,淡淡星瞳幽幽望着战北城,蹙了蹙眉头,清冽的开口,“你先别急……我有话跟你说!”

    “讲!”沙哑的嗓音里隐藏一分急切,都什么时候了,她就是有办法折磨他,话说着,动作却不见停歇过。

    “康兰被调到镇上去了,我想……嗯……让你帮忙……把她调回市区……”看吧,一句话都没有办法说个完整流利的。

    房内的温度一直在飙升着,而星夜甚至也开始有些恍惚了,美丽的秋瞳里也开始染上了一道浅浅的迷离,脑袋里却一直挣扎着等待他的回答,却不然,战北城早就不安分了,炽热的吻不放过每一寸洁白柔软的肌肤。

    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看这架势,还是时候再说吧!想着,纤纤素手才轻轻地环上了他的脖子,微微抬起头,欣然接受了他落下来的吻……

    清新而独特的纯男性气息袭来,星夜脑袋也开始昏昏沉沉起来,不知过了多久,她似乎隐隐约约的听见了一声,“我明天就给你办。”

    然后,柔软的被单一裹,就是这么被战北城给吃干抹净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有一起了,这天晚上他下手一点也不留情,直接把她给折腾得晕睡了过去,还不肯罢休。

    而事实证明,放纵的后果是相当严重的,一觉睡到了九点,星夜才缓缓的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浑身上下都疼得厉害,幽然睁开眼,懒洋洋的抬手揉了揉眼睛,幡然意识到,旁边的温度竟然还在,连忙扭过头,往旁边望了去。

    战北城依然还在闭着眼睛睡着,呼吸很均匀,俊美的脸庞撤去了一份深沉的绷紧,这样看起来倒是多了一分柔和,其实,这男人还真是挺俊的,星夜舒了口气,微凉的指尖轻轻的伸了过去,捏了捏那张俊脸,然后便轻轻地拉开被子,正想滑下床。

    冷不防,一只大手很快的扣住了她的要,一下子又把她拖了回去,直接摁在怀里。

    “还早,再睡一下,等下陪你去医院复检。”低沉而沙哑的嗓音在这样的早上,显得格外的动听。

    “复检?我需要什么复检?”星夜索性也不挣扎了,静静的趴在他的胸膛,轻声开口。

    “上次的事情,担心你身体出了差错,去复检一下没什么不好,我陪你去。”徐然睁开了那沉寂得跟夜空般的黑眸,战北城眼底充斥着一道深沉,有些怜爱的望着怀里的女人。

    星夜点了点头,没有再询问,“那好,康兰的事情,你……”

    战北城抬手摸了摸星夜的脑袋,沉声道,“放心,会给你办好。”

    星夜松了一口气,柔顺美丽的黑绸缎轻轻的刷过了肩头,静静的洒落在他的胸膛上,交织成了一朵美丽的黑云,淡淡的暗香袭来,卧室内一时又安静了下来。

    等到两人不紧不慢的起来梳洗整理完毕之后,已经快十点了。

    战欣然难得的十一点之前起床了,星夜一下楼就看到她正安安静静的坐在小餐桌上用着早餐。

    “你们总算舍得下来了!快点吃早餐吧!就知道你们会晚起,所以特地让佣人又热了一遍。”战欣然一看到星夜,便招了招手,一脸暧昧的盯着星夜直看,但一接触到战北城那眼神,就有些害怕了,谁让她做什么不好,偏偏坏了他的好事呢?

    她又不知道他已经回来了,本来要跟查理多玩一两天的,就是担心星夜一个呆家里无聊,索性就提前回来了,谁想到他竟然回来了!

    战北城全当做没有听见,一手拉着星夜走了过去,两人并排坐了下来,倒是星夜,依然还是心有余悸的脸热了一下,脸皮再厚,遇上这趟事,也还是会尴尬的,更何况,昨晚,可是她在上面!丢死人了!只好浅浅的吸了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今天的战北城换了一身银灰色的休闲西装,星夜则是一身米色的休闲小西装,两人这么坐在一起,夫妻相便很明显的表露了出来。

    见到两人都没有什么反应,战欣然挑了挑眉望着眼前的战北城跟星夜,痞痞一笑,竟然还不知死活的开口,“星夜,你昨晚休息得好吗?”

    抓着餐刀的手紧了紧,冷冷的回转过脸,瞪了战北城一记,便又低下头去。

    “还好。”淡淡的回了一句。

    “吃你的早餐!少说话,以后进门不给我敲门,我就把你那爪子给废了。”战北城板着一张脸,阴沉的望了战欣然一眼。

    战欣然耸了耸肩,很识相的闭了嘴,眼神却贼贼的盯着星夜直看,似乎想要寻找一些什么蛛丝马迹。

    早餐就是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用完的,早餐过后,战北城跟星夜便直接出发了。

    黑色高级跑车飞快的在宽阔的马路上一路畅通无阻,不一会儿就到了医院。

    “直接进去就行,我已经提前预约了,进去再做一个全身检查,就当做体检,嗯?”战北城站在检查室外,沉声对星夜道,语气很温和。

    “战首长!您来了!我们已经等了您很久了!”战北城的话一落,紧闭的房门便打开了,两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脸的敬慕。

    战北城点了点头,淡然望了星夜一眼,“这是我夫人,星儿,这位是李主任,这位是王医生。”

    “夫人好!”

    星夜礼貌的点了个头,“你们好。”

    “夫人请跟我来吧,我们可以开始了!”那名王医生微笑的对着星夜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星夜微偏着头,有些不安的望了战北城一眼,而战北城却点了点头,“快去吧,我就在外面等着。”

    星夜暗暗的垂下眼帘,浅浅的吸了口气,才迈着步子往房内走了去,房门很快就关上了。

    “战首长,您要不要去贵宾室休息一下,一边等着?”李主任关切的问道。

    战北城转身很快就在房门对面的不远处坐了下来,“不用了,我就在这里等着,等结果出来以后直接拿给我,务必给我仔细的检查。”

    “是,战首长请放心!”

    ……

    似乎经过了一个很漫长的折腾,所谓的检查总算搞定了,又去复诊咨询了一番,自然又是开了一大堆的药物,战北城陪着星夜到后院的树下让她休息一下,他则是去拿药。

    后院到是挺安静的,也许是正值午饭的时间,人们都吃饭去了。

    风还是挺冷的,今天没有像前几天那样,冬阳灿烂,天空里布满了阴霾,到处是阴沉的黑云。星夜轻轻的拉了拉那顶米色的遮风帽,微微弯着腰,一手托腮的望着眼前枯黄的草地,眸光很清钱。

    “我总算找到你了!”正当星夜心情松缓了下来的时候,一个纤柔而饱含着苦涩的声音响起。

    一听到这声音,星夜星眸没由来的拂过了一丝淡淡的烦躁与阴寒,不用说,又是温沁雅的声音,怎么就是阴魂不散的跟着她呢?到哪里都能碰见她!

    冷冷的抬起头,望着一脸沉郁的站在自己面前的温沁雅,星夜那精致洁白的脸蛋就冷了下来,一个月不见,她那嚣张的气焰倒是收敛了不少,淡然收回眼神,也懒得拐弯抹角,冷冽的声音传来,“说出你的目的。”

    闻言,温沁雅那绝美的容颜上,立马浮起了一道痛苦,眼底开始流淌着一丝晶莹,语气很是悲伤,“星夜小姐,我知道,之前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我该死,求求你救救我妈吧,我爸亲自把我妈告上法院,我爸他一向挺喜欢你的,只要你开口,让我爸撤诉或者不追究,我爸一定会同意的,我求求你了,很快就要开庭了,如果我爸不肯放过我妈,我妈剩下的日子都会在监狱里度过了,我不会跟你过不去了,不跟你抢苏沐哲,我只求你能救救我妈,好不好,算我求你!”

    一边苦苦哀求着,伸手拉着星夜的衣袖,温沁雅开始流着眼泪,一脸的憔悴不堪,低着眼帘,眼神却依然是冰冷的。

    星夜可不认为自己是圣母玛利亚,更何况这事情似乎跟她无关,冷然一笑,一手甩开了温沁雅的拉扯,冷厉的声音如同从林间簌簌而过的寒风,“这个你应该直接去找你爸说,而不是来找我。”

    “不!不!不是这样的,星夜小姐,你听我说!我爸跟我妈闹离婚了,他很看重你,真的,你相信我,只要你开口让他不追究了,我妈就可以从轻发落的,我求你了!”温沁雅又缠了上来。

    该想过的办法,她都想过了,要能让刘思思减轻罪行,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温伟达不予追究。

    真是一个白痴,她还真以为说撤诉就能撤诉吗?照片跟录像带的事情她还没跟她算呢,竟然这样不知死活的出现在她面前求她放过刘思思?

    就算温伟达放过刘思思,她也绝对会想办法报仇的,冷然笑了笑,缓缓的站起身,甩开了温沁雅的手,漠然转身。

    “你给我站住!风星夜!你休想这样走的干干净净!要不是你那个卑贱的母亲,我爸会这么恨我妈吗?要不是因为你从中作祟,我跟哲会这样分手吗?你们凭什么破坏别人的幸福,而且还理所当然的享受着幸福!”

    温沁雅眼神一冷,迅速的迎了上来,一把抓住了星夜使劲的将她往椅子上推了去,两眼喷火的瞪着星夜,她刚刚远远站在走廊里,就看到了战北城对星夜的好,再想想自己,家不成家的,心底不禁又是又嫉妒又愤恨。

    不装了?星夜漠然勾起了嘴角,眼底飞快的掠过了一道犀利的冷光。

    “我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可是他竟然全然不顾我的感受,把你当成亲生女儿一样,还打算将永利博娱乐场三分之二的股权赠送给你!你算什么东西!你不过是他老情人跟别的男人生下来的野种罢了,凭什么他把好的东西都留给你!心里还念念不忘你那卑贱的母亲!而我妈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他竟然还这样对待我妈!为什么!为什么!他凭什么!都是你跟你那低贱的母亲害的!我妈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原本美丽的容颜上布满阴骜,扭曲的阴狠破空传来,温沁雅显然濒临在崩溃的边缘,一手抓着星夜的衣领,狠狠的摇晃着。

    隐匿在淡漠之下的星眸顿时凝固了,冷厉的寒光从眼底一闪而过,温沁雅还来不及反应,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在空中一卷,便已经被星夜来一个过肩摔狼狈的朝椅子上飞了去,凄厉的惊呼了一声‘啊!’,还没缓过来,下巴便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让她根本说不出什么声音。

    冰冷的素手,狠狠的挑起了温沁雅的下巴,咬牙切齿的愤怒语气像一道寒冷的冰剑,生生划破了寂冷的空气,传进了温沁雅的耳中,“你说谁卑贱!你妈要是不卑贱她会死活的粘着温叔叔吗?别忘了,我母亲是风氏集团的大小姐!我的父亲是远藤凌川,跟我母亲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你要是再敢这样出言不逊,我绝对可以告你诽谤,我若是不跟你计较,你还真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谁是野种?你说谁是野种?有本事你就再给我说一遍!”

    冷漠笑容犹如绝美的罂粟花一般,带着一丝阴狠,星夜的怒气就是如此轻易的被这个女人挑了起来,“你还想让我救刘思思,我告诉你,就算温叔叔放过了她,我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就凭她对我母亲所做的一切,她死上一千遍也不足让我泄恨!我忍你已经够久了,既然你这么期待,我也不会让你失望,我若不让你付出一点代价,我风星夜三个字,倒过来写!跟我玩,你很快就会知道,你永远也玩不起!”

    “唔!放开……我!”温沁雅艰难的吐出这么几个字,杏眼瞪得大大的,眼底闪过了一道惊恐,双手开始用力的掐上了星夜腰。

    ‘啪!’星夜一个屈膝往上一用力,反手一扬,温沁雅那洁白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个五指印,甩手一推,一手丢开了温沁雅。

    “啊!我要跟你拼了!”温沁雅痛得泪流满面,也顾不得一切后果,只想狠狠的找星夜泄愤,翻身就往上扑了过来,一把扯过星夜的衣袖,奋力的往后一拉,尖锐的五爪一身,使劲的朝星夜的那张脸抓了去。

    星夜星眸一寒,身子一偏,迅速的抓住了温沁雅的后背,胳膊一个使力,温沁雅被迫往地上跌了去,但却是反应挺快,将手臂间的提包往星夜砸了过来,尖细的高跟鞋冷不防就朝星夜的膝盖踢了去。

    ‘嗯!’一个闷哼声传来,星夜忍痛的皱了皱眉头,眼底跳跃着一团愤怒的火苗。

    打!她打定主意今天就是形象尽毁,她也要跟这个女人玩到底!气死她了!

    “贱人!给我去死!”趁着星夜因为疼痛松懈,温沁雅迅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紧紧地抓住星夜的手腕,张口就要往下咬。

    快如闪电般的将头上的帽子一摘,粗鲁的往那血盆大口中塞了去,利落的抓住那金黄色的大波浪,用力往后一拽,屈膝用力往上一抬,狠辣的招呼向温沁雅的肚子。

    温沁雅立刻难产似的‘嗷嗷’的凄厉的叫了几声。

    而就在这时候,几名保安终于姗姗来迟的出现了。

    “住手!竟然敢在医院里打架!都给我带警察局里去!”一个胖嘟嘟的保安一脸鄙夷的望着星夜跟温沁雅,“女人竟然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打架斗殴!天给你们借胆了!太不象话了!大华,阿明,把她们扭送去警察局!”

    星夜寒眸一转,淡然扫了那几名保安一眼,心知也躲不过了,这样大庭广众的,还是不要闹大比较好。用力的放开了温沁雅,吸了口气,倒是没有说什么,整理了一下衣裳,主动地朝那他们走了过去。

    “不用你们扭送,我自己走。”

    而温沁雅却像一个破碎的娃娃一样狼狈的跌在地上,两名保安很快就上前一把架起她。

    “放开我!放开我!是她害的,你们应该抓她!”温沁雅后知后觉的扭动了起来,奈何根本不是那两个保安的对手。

    该死的!没忍住!惹了麻烦了这回!星夜有些后悔的想了想,加快了脚步,大步的往前走了去,就是不想被某同志发现了,不然,估计是要大祸临头了。

    被抓警察局了,这事怎么讲,就怎么丢人!星夜蹙了蹙眉,总得想个法子蒙混过去!

    警察局内,星夜就被带进了审讯室内,一个大肚子中年警察着眯着眼,望着她,身旁的另一个女警察负责做笔录。

    “叫什么?为什么打架?你不知道在医院打架的行为很恶劣吗?还一女人呢!”胖警察敲了敲桌子,非常严肃的望着星夜。

    星夜冷然抬头,望了那名胖警察一眼,没有说话。

    “给我说话!你以为不说话就没事了吗?你这态度可真够恶劣的!打了架还敢嘴硬了,还在理了你!”胖警察气得直瞪眼,拍的桌子噼里啪啦直响。

    “是她先动的手,我没有理由像个傻瓜一样任她打。”星夜好不容易才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哼!给我老实交代,为什么打架?叫什么名字?”

    星夜又沉默了……

    胖警察等了良久也没有见星夜开口,立马又活火了,正想开口吼两声,这时,审讯室的门被打开了,一名警察走了进来,在胖警察耳边说了几句,胖警察才慢慢平息了怒气,望了星夜一眼,对那个女警察使了个眼色,女警察很快就走过去给星夜打开了手铐。

    “你可以走了,以后不许打架,听明白没有!”胖警察还是很负责任的告诫了一声。

    星夜缓缓的站了起来,淡然望了那几名警察一眼,轻点了一下头,然后便大步的走出了审讯室。

    “风总,您没事吧?”星夜才刚刚走出审讯室,早已经等在走道里的刘姐跟一名黑衣保镖立刻迎了上来。

    “没事。”星夜微微揉了揉发酸的手腕,淡淡的回了一句。

    刘姐这才放心的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连忙给姑爷打电话了,幸亏姑爷及时赶过来了,好在您没事!”

    刘姐的话一落,星夜那张素雅的容颜便立刻苍白了起来,小声的开口,“你把他叫过来了?”

    “是啊,还是姑爷震慑力大,一来他们就得放人。”刘姐笑了笑。

    星夜不禁暗暗的吸了口气,这是原则性的问题,战北城再宠她,也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的,战欣然之前就吃过一次大亏,她估计也逃不了。

    蹙了蹙眉,星夜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早知道就再忍忍了,反正她温沁雅也蹦跶不了几天了。真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她竟然就犯了这样的雷区。

    正当星夜的内心正进行着剧烈的挣扎自我检讨跟深刻的反思的时候,战北城同志终于大步流星的走过来了。

    深邃如海的眼眸上上下下将星夜大量了好几遍,发现她没事,才松了口气,眸光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低沉的嗓音听不出一丝情绪,“回家。”

    落下这么两个字,将手臂间的外套丢进星夜的怀里,便大步的越了过去,往门外走了去。

    星夜一怔,捧着依然还夹着他那暖暖的温度的外套,微微低下了眼帘望了自己一圈,才发现自己那衣服早就被温沁雅扯掉了几颗纽扣,理亏的抬头望着那道快要消失在门口的身影,只好将外套将自己肩头披了去,然后提步跟了上去。

    ……

    一路上,战北城并没有说些什么,回到战宅,他只是给星夜放好水,让她好好的泡泡澡,然后便坐在客厅内的沙发内沉默的吸着烟,眉宇间隐藏着一丝淡淡的忧愁与疲惫。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一阵淡淡的清香从鼻下轻轻地拂过,感觉到身旁的位子凹陷了下去,一只冰凉的素手轻轻的覆上了他搭在膝前的大手,手上半燃着的烟支被拿掉了,熄灭在烟缸里。

    “不要吸烟,你若是不高兴,随你怎么处置便是了。”星夜有些心疼的望着战北城忽然沉寂而略带着落魄的样子。

    战北城徐然转过头,深深的望了星夜一眼,很快的弯腰,从茶几下拿出一瓶跌打酒,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隐忍的怜惜,眸光沉淀着一丝沉郁,“把衣服撩好。”

    说着,便打开瓶子,小心的用棉花沾了一些药酒,而星夜却有些不明所以的望着他。

    “你的膝盖。”战北城低沉的开口。

    哦,怪不得他刚刚在警察局门口回过头看了她一眼,就抱着她扔进车子里,回到家里,又抱着她回到房间,原来他都知道她膝盖被踢伤了。

    轻轻地挽起裤腿,一道清晰的大大的青紫瘀块就赫然出现在了眼前,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战北城小心翼翼的给伤处擦拭了起来,眼里分明带着淡淡的心疼与怜惜,但是就是没有说什么。

    星夜十分的忐忑不安,她知道,他沉默,就代表他心情不好,难道真的是她做得太过分了吗?弯弯的柳眉都揪成了一团了,想了想,才轻声解释道,“那个,是她先动的手,我没有理由任着她打,所以……”

    “嗯,你没错。”战北城倒是回了一句,动作没有停下来,小心地将那个伤处搓到微微发热,然后才收拾好药酒。

    “那你为什么还生我的气?是不是觉得,我让你丢脸了……”星夜淡淡的开口,清瞳流光灼灼,一瞬不瞬的盯着战北城那张俊脸。

    战北城微微一怔,黑眸一低,望进了那双清澈而秋瞳里,黑色的瞳孔里沉淀着星夜无法释读的深沉。

    大手往星夜的脑袋上一摸,冰凉的薄唇马上就侵袭了过来,不由分说的欺上了那同样微凉的柔软芳唇,肆无忌惮的狂野进攻,狠狠的吻了一番,直到星夜微微喘着气,才缓缓的放开她。

    “我没有生气,以后小心一点,不要每次总是让自己受伤,笨得跟个蠢蛋一样。去了哪里也不晓得给我留个电话,谁借你的胆子?”

    天知道,他回到后院没有见到她人,就找到那个被扯得皱巴巴的遮风帽的时候,他心急如焚,还好刘姐及时的打电话过来,不然,他还不知道怎么着急法。

    “对不起……我当时,也是被击得火了,一时没有忍住,就……”星夜难得服软,理亏的低下了头,像个知道自己做错的小女孩,正在接受自己父母的教导。

    “星儿,我没怪你出手,该出手就出手,只要没把人打残,打死,就没事!我只是希望你以后能小心一点,算了,你从下周开始,起来晨跑,军区里有几个嫂子每天都起来锻炼身体,回去之后,我把她们介绍给你,你以后就跟她们一起去晨跑,每天锻炼最少十五分钟,不算为过,就你那点三脚猫的防身术,我一招就能把你制服。”战北城一面帮她理了理那凌乱的青丝,一面开口。

    星夜顿时垮下了脸,有些不服气了,“什么三脚猫,我是跆拳道黑带!”

    要知道,她从念中学开始就一直学习跆拳道了,这男人怎么可能这样看不起她的身手呢?要不是温沁雅使了手段,她也不会被踢到。

    战北城才懒得跟她争辩,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伸出食指轻轻的摁了她那淤青的膝盖一下,惹得她惊呼了一声。

    “知道什么是疼了?”战北城冷冽的开口,大爪轻轻地捏了捏星夜那一片小小的洁白的耳朵,“既然知道自己错了,那就写一份不少于五千字的反思报告,进行深刻的自我检讨,明天早上之前交给我,我明天要回军区,那边积压了一堆的事情了。”

    五千字的反思报告?这男人还真当自己是他的兵了?星夜有些发懵!

    “你,我,我可不是你的士兵……”星夜小心翼翼的望着战北城,低声道,分明是底气不足了。

    闻言,战北城一个冷眼扫了过来,毫不留情面的开口,“你还有意见了不成?”

    星夜很是不服气的吸了口气,抿了抿唇,想干什么事情的时候,就拼命的对她好,一旦得手,就翻脸不认人,谁道是女人翻脸快?再快也比不上他!

    “我不写,你自己看着办。”寒着一张脸站了起来,清冷的眼神淡淡的扫了战北城一记,性子倒是挺拗的。

    不写?战北城立马沉下脸,贺明果然说的没错,这女人绝对宠不得!都敢反了天了都!冷笑了一声,他有的是办法治她,高大身子利落的站了起来,身子一偏,凑到星夜的耳边,很邪恶的落下一句,“你可以选择不写,今晚做五次作为补偿!”

    可是,说这话的时候,战北城那语气可是很严肃很深沉的,一点也不像开玩笑,倒像是在教训手下的那些兵。

    星夜轻轻一颤,深深的吸了口气,很是憋屈的点点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认命的往书房缓缓走了去。

    “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写那该死的报告!”咬牙切齿的清冷的声音带着一丝不甘恼火响起。

    都是那个温沁雅给害的,看她这回不把她封得死死的,她把名字倒过来写!显然,这一次,星夜是真的被惹毛了。

    漆黑如深夜的海洋般的黑眸,幽幽望着那道纤细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书房门口,战北城忽然深深的吸了口气,黑眸里划过一道淡淡的疼痛,随即,便被一抹坚定与疼爱所替代。

    星儿,只要你留在我身边,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就算是真的,也没有关系。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