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八章 好男人啊!
    (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记者们疯狂的往台上冲了去,团团将温沁雅包围在中间,就连站在旁边来不及撤退的张清雯也难以逃脱记者们一个个问题的轰炸,‘咔嚓!’‘咔嚓!’一连串的拍照声不断,所有的不堪与尖锐的问题像一盆盆寒冽得刺骨的冰水,毫不留情的往温沁雅的身上泼了去,让她失去了招架之力。

    她不会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时尚界最忌讳的,就是这样的事情,本来,成为一名优秀的时装的设计师,当然可以得到许多人的膜拜,这些年来,她赢得了无数的鲜花和掌声,又怎么能甘心让它们就这样消失?但她已经开始崩溃了,拼命的挤着那帮记者,像一头被激怒的母狮子,使劲的推开那帮记者,发了疯似的狂喊着,“不是我!我没有抄袭!我是被陷害的!我是被陷害的!张清雯你个贱人陷害我!啊!滚开!不许拍!不许拍!”

    仅仅是一下午的时间,之前所有的荣耀变这样失去了,顷刻之间变得一无所有,爱人无情的抛弃,妈妈入狱,爸爸不闻不问,所有的骄傲也被击得个粉碎!温沁雅终于脸色苍白的往地上栽了过去,浑身颤抖着……

    战欣然跟查理默默的在台下注视着一切,终于叹了口气,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唉,真是一个可悲的女人,惹谁不好,偏偏惹我妈,还撞上了星夜,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拿我妈的东西出来晃,这不是公开跟我妈叫板吗?这人脑袋真是秀逗了!”

    战欣然扯过一丝冷笑,冷冷的望着依然被记者围攻的温沁雅,耸了耸肩,懒洋洋的站了起来,百无聊赖的抓了抓那一头清爽的发,“走吧,去逛逛,我给妈打个电话,她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

    老婆下令,查理是绝对遵从的!一身抖擞的站了起来,‘嗖’的一声跟了上去,屁颠屁颠的拉住了战欣然的玉手,爪子利索的跟那鹰爪一般,紧紧地扣着战欣然的五指。

    “那去哪里啊?”查理骚包一样,放柔了语气,听的战欣然浑身起鸡皮疙瘩。

    “你给我正常一点!少用这种恶心的语气跟我说话!”战欣然挑眉,转过脸,沉下语气,瞪了查理一记。

    查理两眼转了转,撇了撇嘴,全当耳边风,挽着战欣然,一齐朝门外走了去。

    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娇媚而略带着柔和的嗓音传了过来。

    “查理……查理!”

    这个声音!不是苏沐雪的,还能是谁的!查理吓了一跳,扣着战欣然的手越发的收紧了,加大了脚步,当做没听见似的,拉着战欣然大步的往前走!

    “查理!为什么见到我就躲!”苏沐雪一个小跑冲了上来,张开双臂就拦住了两人,很快,那双美目就喷火的往查理跟战欣然那两只握在一起的爪子望了去。

    “你们?你们,竟然……”

    战欣然不禁翻了个白眼,一手揪住查理,直接绕过苏沐雪,往外面拖了去。

    “查理!”苏沐雪一个慌张,又拦了上来,楚楚可怜的望着查理。

    “查理!查理!你喊毛啊喊!你不知道当着他女朋友的面这么娇滴滴的喊他,明摆着想勾引诱惑!你素质那么高,应该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吧?苏小姐?”战欣然冷然停下脚步,望着苏沐雪。

    闻言,苏沐雪终于软了下去,咬着唇,有些喷火的瞪着战欣然。

    “然儿,我们走吧!”查理根本就是当做没有看见苏沐雪一般,拉着战欣然,就往外面冲,速度快得让苏沐雪还来不及眨眼,两个人影就已经消失在体育馆门口。

    从体育馆里出来的时候,天开始灰蒙蒙起来了,像是要下雨的样子,风也格外的寒冷,星夜也没有回永利博娱乐场,倒是想出去走走,所以刘姐索性也陪着。

    “风总,您看,这几年,z市发展得都是很快的,您眼前的这座大桥,老总裁就有份投资,看着,是不是觉得很宏伟?”刘姐望着眼前的这座跨江而过的大桥,脸上有些自豪。

    星夜轻轻的倚着江边的栏杆,抬着眼,望着上方那像盘龙一般带着奔腾宏伟的气势横跨在大江之上的大桥,清丽的脸蛋上很快就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柔和。

    欣然轻点了一下头,清凉的语气飘了过来,“嗯,挺别出心裁的一座桥。”

    “这可是老总裁亲自设计的,经过工程师们适当的修改之后,就建成了这座桥,z市江水环绕,所以就建了很多桥,但是,我还是觉得这座桥最好看!”刘姐又笑道。

    最好看的桥?星夜微微一怔,幡然想起了她第一次见战北城的时候,那座寂静的古桥,昏黄柔和的灯光,细腻缠绵的小雨……

    也许,那座桥才更美……

    于是,星夜淡淡的笑了,抿着美丽的唇,没有说话,徐然转过身,平静的望着江面。

    “风总在笑什么呢?您看起来似乎心情很好!”刘姐眼尖的发现了星夜那抹明澈动人的笑容,诧异了一下,便是开口询问道。

    沉下心,想了想,突然了微微地笑了起来,“是不是觉得收拾了温沁雅,觉得心里舒坦了不少,所以心情很好?”

    星夜抿着唇,脸上的浅笑还没有潜下去,悄然望了刘姐一眼,语气很温和,“你倒是挺能猜的,收拾了她,自然好,但是还不至于为了这事情高兴什么。”

    星夜最近感觉人都变得随和了不少,至少,不再像以前一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倒也经常会跟刘姐她们聊聊了。

    “以前风总刚刚接手永利博娱乐场的时候,总是觉得您有些难相处,现在看来,其实您也跟老总裁一样,都是很好的人。”刘姐真心的赞叹道。

    “我以前很不好相处吗?是不是很不好说,还是……”星夜可从来没有听人说过自己难相处什么的,可能是,有的时候,高处不胜寒吧,很难听到什么真心话了,平日里,听得最多的,也就是一些恭维的话,所以,星夜索性也就当做没有听见了。

    “风总,倒也没有什么不好说,就是觉得您以前总是一身冷漠的,给人一种不敢靠近的感觉,不过,您最近倒是随和了很多,这样子看起来才真实了不少,永利博娱乐场的同事都说了,这样倒是挺好的。”

    原来这样……

    星夜淡然一笑,没有再说话,又将视线重新投回那微波起伏的江面上,尽管江风带着些许料峭冰寒,但也无法将星夜心底的那道喜悦给吹凉了。

    为了庆祝自己顺利报仇出气,张清雯心情大好,出了体育馆之后,便让司机直接把车开到超市,她决定了,要亲自下厨犒劳星夜,顺便庆祝!

    星夜回到家的时候,战欣然跟查理早就回来了,还买了一大堆的食物贮备。

    弄了这么大的一个动静,张清雯也把自己的助手秘书都叫上了,还有战欣然跟查理,星夜跟刘姐她们,战宅一时变得热闹无比,一堆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有的在闲聊着,有的在看电视。

    张清雯还是挺开明的一个人,在永利博娱乐场里灌输的理念,其中的一条便是,下了班之后,大家就是兄弟姐妹,好朋友,没有上下属!

    所以,大家都放得很开,毫不拘束的攀谈着,客厅内不时传来哈哈大笑声,就连在厨房里忙碌着的张清雯跟星夜都可以很清楚的听到他们的声音。

    “我们家似乎很久都没有这么热闹了!看来,以后啊,还得多搞搞这样的活动,家里就更有人气了!”张清雯一面熟练的切着菜,一面微笑道。

    星夜显然也是被感染了,清雅的容颜柔和了不少,唇边偶尔会溢出那一抹淡淡的褶皱,声音很清冽,想那叮咚的山泉一样,沁人心脾,“妈若是喜欢,以后可以经常把他们叫家里来,北城周末一般都有时间,可以回家来一起聚一聚。”

    星夜似乎挺像扮演好一个做儿媳妇的角色了,最近跟张清雯的关系更是上了一个台阶,总感觉她就像自己的母亲一样,平日里不是炖汤给她喝,就是经常从永利博娱乐场直接过来约她一起逛街,不是给她买衣服买鞋子,就是带她去看看首饰什么的,就好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关切而体贴。

    “呵呵,你们每个月回来个一两趟就成了,我跟你爸的时间倒是挺多的,可以过去看你们,城儿平日里忙,你要多担待着,我们都知道你们不容易,该去哪里过过二人世界,就去吧,我们都是理解的。”张清雯笑道。

    而星夜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双颊微微泛红,眼神倒是很轻柔。

    “家里搞了什么节目吗?怎么这么热闹?”一个谦和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温和的气息,除了战无极,还能是谁?

    星夜悄然回过头,便看到了战无极正一身笔直的站在厨房门口,手里还夹着一个公文包,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眉宇间藏着一些疲惫。

    “爸?您回来了!”星夜有些意外的望着战无极,不是说要去个一周才回来的吗?

    “回来就去冲个澡,换身衣服,看你一身疲倦的样子!”张清雯也转过身来了,温柔的望了自己的丈夫一眼,有些心疼的开口。

    “没事,就是飞机坐得太久,有些累而已,整的什么菜?用不用帮忙?”战无极走了过去。

    “爸,您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我们做好饭再叫您下来,这里有我跟妈就可以了。”星夜淡然回道。

    战无极点了点头,挺赞赏的望了星夜一眼,微笑的打开了那个黑色的公文包,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罐子,递给了星夜。

    而星夜却有些疑惑了,望了望战无极手里的罐子,徐然抬起头,有些不明所以的望着战无极,“这是……”

    战无极温和的笑了笑,俊雅的脸上满是笑容,“知道你喜欢喝这茶,之前,我也在北城那里尝过一次,觉得不错,这次去开会,刚好有朋友从那边过来,问了他一下,知道他们那里生产这种茶叶,就让他带了一罐过来,因为生产的不多,比较难买到,所以只能弄到这么一罐。”

    闻言,星夜微微一怔,有些呆滞了起来,过了好几秒钟之后,才有些感动的伸手,有些颤抖的接过那罐充斥浓郁的关切与爱心的茶叶,“谢谢您,爸爸!”

    战无极微笑的点了点头,“跟爸爸还客气什么?城儿回来了吗?”

    “他已经回军区了。”星夜轻声回答。

    “这孩子还真是忙,算了,改天去军区看看吧,那你们就先忙着,我先回去洗洗!”战无极无奈的叹了口气,便转身,缓缓的离开了厨房。

    总感觉手里的东西沉甸甸的,星夜幽然望着手里的茶叶,浅浅的吸了口气,终于轻轻的将它搁到厨台旁,然后便转过身去,继续刚才的事情。

    晚餐很丰盛,大家也都吃得很开心,都没有什么拘束,就像朋友兄弟姐妹一般,开心的畅饮吃菜,其实,很难想象,像战家这样的有权有势的家庭,竟然也能有这样融洽的气氛。

    依然还是没有能吃得下多少,饮料倒是喝了不少,大家散伙各自离去的时候,已经是将近晚上九点多了,拖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卧室闲适的泡了个澡之后,便已经是十点多了。

    小夫妻两,当然还是,你在这头,我在那头的煲电话粥固定半个小时之后,战北城那家伙就催促着星夜上床休息了,命令式的语气令星夜挺无语的,但还是乖乖的躺下睡觉了。

    果然,第二天起来,吃早餐的时候,邮差就送了报纸过来了,几乎一整版,都是等着温沁雅抄袭的事情,特大号的人物特写便是温沁雅那张崩溃发疯似的脸,这下子,温沁雅在时尚圈估计就是混不下去了,所有的荣耀还有骄傲什么的,统统圈上了圈圈,画上了句号,到此为止了。

    张清雯看了之后,非常的满意,不停的点头说这人物特写拍得真好,战无极跟战欣然都默契的没有说话,脸上都挂着微笑,而星夜却还是一副平静淡然的样子。

    天色有些阴沉,天空也有些阴暗,空气到处弥漫着一股冷冻的严寒,但这些都没有办法冷却战士们那训练的热情。

    s集团军军区驻地。

    宽阔的校场上,战士们正在熟练的打着军体拳热身,‘杀!杀!’的喊声震动了天地的一隅,洪亮的声音穿破了寂冷的空气,一丝浅浅的温度在慢慢的复苏着。

    阵阵冷风拂过依然苍绿的水榕树,算不上很冷,人站在树下,觉得挺舒服的,空气很好,虽然天色不怎么样。

    “参谋长,您也给俺们耍一套去呗!”小孟一脸憨笑的望着负着双手站在树下的战北城。

    战北城缓缓的将视线从校场收了回来,微偏着脸,瞥了小孟一记。

    “脱掉外套。”低沉的命令声传来。

    “咋的,参谋长?”小孟有些诧异的眨了眨眼。

    “你去给我耍一套!”战北城眯着那双深眸,望着不停的搓手的小孟。

    这小子挺怕冷的,这里还是南方呢!以前在大西北的时候,小伙子脸都被冻得通红,耳朵都长了冻疮了!所以,战北城索性就让他去热热身了!

    “啊?”小孟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啊’了一声。

    “快点去,等下还要去你们肖师长那里。”战北城沉声道,黑眸又缓缓的望进了校场内。

    “是!参谋长!”小孟立刻收腿立正,敬了个礼,便马上麻利的脱下身上的外套,正欲往地上扔了去,却被战北城一手接在了手里。

    “呵!这么早就站在这里吹风哪!老战你倒是挺有闲情逸致的!”一个粗狂的声音传了过来,一只大爪便狠狠的拍上了战北城那宽阔的肩膀。

    战北城老早就知道贺明这小子站在身后了,悄然瞥了贺明一眼,“今天没任务吗?”

    老贺摆了摆手,“我都连续排了好几天了,今天轮到他们了,你倒是挺拼的,竟然主动请缨去了大马,我还以为趁着这个难得的假期,你会跟你老婆去游玩一番,培养感情,度度小蜜月呢!”

    战北城心底也拂过一个小小的遗憾,他倒也挺想去的,问题是没那机会!想着,脸色便有些沉了下来。

    “嘿!不过不要紧!好男儿更当有所担当不是?你这也是为了人民着想,这全国人民都得感谢你老战,对吧?”

    “你少给我扯淡了,有什么事情直接开口,我可不相信你会无端跑过来称赞我。”战北城岂会不知道老贺的性子,他只有在有事的时候,才会无端的跑过来称赞你!

    闻言,老贺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一个大步的站到了战北城的身旁,笑道,“既然这样子,那我就直接说,那个,明天是我那媳妇李慧的生日,你看吧,军区里我们就是楼上楼下的,所以啊,我那媳妇说想邀请你跟星夜一起过来帮她庆生,反正吧,明天也是周末,休息!大家就当做娱乐娱乐嘛!你也知道,这小女人很难搞的,你要是不如她的愿,她就有借口说你这里不疼她,那里不疼她的,我最讨厌哄女人了,是吧?回头,你就跟你那星夜媳妇说一声吧!”

    “出去过?”战北城问了一句。

    老贺立刻点了点头,“对,就我们两对,叫上小孟跟小许,还有司机送我们就行,太热闹了也不好,吵得要死要活的。”

    战北城微微眯着眼,想了想,然后再开口,“我晚上回去问问她,回头再给你回复。”

    话一落,老贺便是高兴的笑了起来,大爪又狠狠的拍了拍战北城的肩头,“好兄弟,哈哈!记得哈!我先回办公室了!”

    说完,便大步的离去了,一脸的笑容,而战北城也只是眸光闪过了一片柔和,又将视线移回校场里……

    星夜依然还是按时上班了,刚刚过完年回来,大家的精神似乎都挺足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神采奕奕的表情。

    风氏依然还是那么宏伟壮丽的耸入了云端,宽敞的大门进进出出的人潮不断,到底都是干练有能力的精英!

    风氏集团最顶层的总裁办公室内。

    星夜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的坐在办公椅里,锐利的眼神泛着睿智的溢彩,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脑屏幕上的新季度的永利博娱乐场运营计划。

    一阵突兀的敲门声很快的响起了,惊醒了沉思中的星夜。

    “进来。”对着门口,淡淡的开口。

    ‘咔嚓!’门很快就被打开了,一个黑色的俊朗的身影缓缓的走了进来。

    星夜不经意的抬起头,下意识的朝门口扫了过来。

    “钟叔叔……您总算回来了,新年快乐!”星夜望着冷峻的男子,盈盈一笑。

    没错,走进来的男子,正是刚刚出差回来的钟文博,眉宇间虽然残余着一些疲惫,但是精神似乎很好,因为脸上有一丝很浅的笑容。

    “新年快乐,孙小姐!”钟文博徐然走了进来,而星夜却也从办公椅里站了起来。

    “钟叔叔坐吧。”一边朝沙发旁走去,一边伸手指了指沙发,示意钟文博坐下。

    钟文博微笑的点点头,对于星夜,钟文博向来都是很快就褪去那冷峻的外衣的,这么一笑,显得整个人温和了不少。

    刘姐很快就泡好了茶,悄悄的送进来,然后又悄悄的出去了,没有打扰到两人。

    “钟叔叔什么时候回来的?”星夜淡淡的问了一句。

    “昨天晚上到的,料想着你应该也休息了,在家里没有见到你人,索性也就等到今天来永利博娱乐场再上来汇报一下情况。”钟文博,喝了口茶,开口道。

    星夜欣然一笑,“钟叔叔办事我向来放心,让你跑这么久的一趟差,辛苦了!那边情况还好吗?”

    “孙小姐请放心,一切顺利,只要按部就班的运营就可以。”钟文博笑了笑,眼神一闪,很快就想起一件事情,伸手拿过身旁的公文包。

    只见他伸手往里面掏了掏,很快就掏出一张厚厚的纸张。

    徐然放在了桌上,缓缓的朝对面的星夜挪了过去,低沉的语气响起,“这是你父亲让我带给你的新年礼物,他说他赶不回来这边过年了,那边的事情可能有些复杂,对了,你姑姑远藤凌子也让我给你少了礼物。”

    钟文博大手一伸,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细长的盒子,也一并的挪到星夜的跟前。

    星夜有些惊讶,柳眉微微一蹙,悄然拿过那张纸,幽然打开了……

    是一幅画……

    百花盛开的后院里,落英缤飞的花架下,美丽的秋千旁,一个身穿橄榄绿军装的高大英俊的男子,正微微的弯着腰,轻吻着坐在秋千上那名清雅淡漠的女子……

    这,这场景,怎么那么熟悉呢?星夜微微蹙了蹙眉,寻思了一番,才悠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她跟战北城在风宅后院荡秋千的那一刻。

    心底微微有些发酸了起来,似乎,每次看到父亲的画,她总是有些难受,又是感动的,也许是觉得那优美的线条总是蕴含着一丝道不出来的惆怅与悲伤吧,其实,她更希望坐在秋千上的人,是自己那美丽的母亲,风莲娜,而站在秋千下的人,则是她那俊美的父亲。

    “父亲他……还好吗?”她微微哑了声音,剪剪秋瞳美丽如寒星,带着一股淡淡的思念。

    “姑爷很好,孙小姐请放心,他们也许过不了多久就回来了。”钟文博安慰道。

    星夜微微仰起头,轻轻的眨了眨眼,“前天才刚刚跟他通了电话,他说那边的樱花快要开了,我知道,他其实就是在思念母亲了,以前母亲还在的时候,每年的这个时候,他总是站在窗边望着富士山的方向,说这样的一句话,其实就是想试探母亲想不想跟他回去看看,父亲很爱樱花,我也喜欢,但是母亲说,她更喜欢桔梗花,那时候,父亲就沉默了,眼神也开始变得忧郁了起来,后来,我识得了桔梗花,发现它其实一点也不漂亮,实在是比樱花差太远了,其实,我当时就想告诉父亲,我想跟他回去看看樱花的,可是……”

    清淡的眼神终于还是染上了那一道浅浅的忧伤,声音带着一丝淡淡的沙哑,她又怎么可能不希望,风莲娜也能喜欢樱花呢?

    钟文博叹了口气,徐然伸手,轻轻地拍了拍星夜的手背,“孙小姐是不是怪莲娜小姐?都这么多年了!”

    星夜吸了口气,缓缓地合上了眼睛,有些无力的摇了摇头,才睁开眼,“其实,我从来就没有怪过她,感情终究是不能勉强,母亲本来跟温叔叔就是一对的。”

    “孙小姐不要想太多,远藤先生现在也过得挺开心的,他说,等日本的事情结束之后,他就回来跟你们一起生活了。”钟文博细心的安慰道,“孙小姐快点看看远藤小姐给你捎了什么礼物吧!”

    星夜这才将眼底的那道落寞掩藏了起来,浅浅的喝了口茶,然后才收起那幅画,执起那个细长的盒子,悄悄的打开了。

    是一根美丽的樱花发簪,黑色的琉璃玉,根处就是一朵很简单的红色樱花,虽然简朴,但却不乏雅致,沁着一分高贵清冷的气息,这确实配她!

    钟文博很是欣赏的点了点头,笑道,“远藤小姐的眼光不错,说得果然没错,这簪子确实适合你,也不枉逛了一天的街。”

    “姑姑有心了,钟叔叔难道是跟姑姑一起去帮我挑选的吗?”聪慧的星夜可没有错过钟文博话里的内容。

    钟文博微笑的点了点头,“是的,那天我刚好赶过去看姑爷,没有等到他人,却遇上了将要外出给你挑选礼物的远藤小姐,索性也就一起逛逛了。”

    钟文博的话一落,星夜的脑海里迅速的的划过一道信息,怔了好半响,然后美丽的眸子里闪过了一道光芒,欣然对着钟文博盈盈一笑,语气竟然带有一些揶揄的成分,“钟叔叔,我姑姑还没有嫁人,我觉得你们很合适,要不然,你就做我的姑丈了!”

    闻言,一向内敛深沉的钟文博竟然不淡定的喷了茶,幸亏他将脸转向了一边了,否则的话,星夜可是要遭殃了!

    “咳咳!咳咳!”剧烈的咳嗽声响起,星夜轻笑了起来,很快伸手扯过餐纸递给了钟文博。

    “孙小姐请不要乱开玩笑,我哪里配得上远藤小姐?”冷峻的脸上早就染上了些许红云,原来钟叔叔也会害羞!

    “钟叔叔,我就觉得你跟我姑姑挺配的,真的。”

    “孙小姐…”

    ……

    真的,确实挺配的,星夜眼里含着笑意,之前她怎么没有发现呢?所以,她要……

    钟文博离开之后,星夜又是进行了长达一天的工作,连午饭也是刘姐帮忙从食堂打上来简单解决的,因为是新一年的开始,很多事情都要开始部署了,所以,手头里的文件一份接着一份,忙得她够呛的。

    天色渐渐的晚了,一天也就是这么过去了,如果不是战北城打电话过来催着,星夜还不知道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了。

    依然还是让司机在离军区的不远处便停车了,老司机跟保镖们望着星夜那纤细的身影缓缓的走进军区之后,才放心的离去。

    回到家里,一打开门,就闻到了一阵很诱人的香气,不用说,肯定又是战北城在做饭了,他手艺很好,这一点她从来都是不怀疑的,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威武骄傲的男子厨艺竟然也是这么让人膜拜,而相对来说,她可就差劲很多了,有的时候,还真不知道战北城娶她来做什么。

    好吧,星夜承认自己最近就是中意胡思乱想了。

    “回来了?”星夜开刚刚打开门,就看到战北城正端着一盘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嗯。”星夜转身轻轻合上了门,将手里的外套往门边的衣架上挂了去,然后踩着轻盈的步伐走了过来,将手提包往沙发里一扔,整个人软绵绵的往沙发里躺了去。

    “做什么好菜?”清淡的语气传来,带着一丝淡淡的疲惫。

    “都是你中意吃的。”战北城将菜搁到了饭桌上,然后便阔步朝星夜走了去,缓缓地在星夜身旁坐了下来,大爪往星夜按了去,用力得当的揉捏了起来。

    星夜很享受的合起眼睛,微微沙哑的嗓音里不免带一些小小的撒娇的成分,她轻轻的偏过头,望着专注的给她按摩的男子,想了想,顿了一下,然后才开口,“我想喝水。”

    看吧,人家战北城就是好男人,星夜话一落,他便立刻起身到饮水机旁取了一杯温水过来,还亲自送到星夜的嘴边,而星夜终于可以像大爷一样的享受了一回。

    “还要吗?”望着已经空下去的杯子,战北城压低了嗓音,低声询问道。

    星夜把脸转了过去,整个人一个翻身,一手抓过沙发上的抱枕,趴在沙发上,然后摇了摇头,修长洁白的指尖轻轻一挥,清淡如风般的话语传来,“继续,不要停。”

    战北城不禁哑然失笑,敢这么命令他服务的人,也就只有她了。

    很舒服,星夜脑袋昏沉沉的,有些想睡了过去,但是肚子却饿得厉害,原因是因为禁不住那诱人的饭菜香。

    要是天天都被他这么伺候着,那该有多好!星夜心底忽然就浮起了这么一个念想,直接把人家战北城当成她的使唤佣人了。

    “这两天都没有休息好吗?怎么累成这样?晚上去干什么了?不是让你早点上床休息吗?难不成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一连串的问题开始‘噼里啪啦’的传进星夜耳朵里,星夜顿时觉得心窝暖得厉害,脑袋有些发懵起来。

    “我这两天有些失眠……”她蹙了蹙眉,回答道。

    “前两天见你睡得跟头猪一样沉,怎么这两天就失眠起来了?”战北城笑了笑,长满了厚厚的老茧的爪子粗糙得跟水泥砖似的,往星夜那精致洁白的脸上捏了去,眸光乍然一亮,绚丽如虹的笑容便悄然绽放了。

    “我不在,你不见得过得很好。”深沉而严肃的语气跟他脸上的那道笑容一点也不搭,这令星夜感到非常的匪夷所思,不可思议,这人怎么还可以嘴里一套,脸上又是另一套呢?

    “你若是能天天这么伺候着我,假以时日,我一定离不开你,还有,以后不许你拿猪来比喻我,不然我会生气。”清冷的嗓音飘了过来,任着那粗糙的爪子在她脸上捏着。

    多老实的姑娘啊,直接就将心里话给说了出来,语气还这么理直气壮,一开口就直接给战北城下了这么一个警告。

    “对了,奶奶中午给我电话了,说三天后回来,让我们早上十点去火车站接他们,你看你那天有没有空,跟我一起过去接人?”

    星夜突然想起了今天于丹的电话,这三个老家伙总算要回来了,潜意识之下,总感觉他们在,心里才会更安一些,况且,她是真的想念风起了,当然,还有爷爷奶奶。

    “嗯,我看看行程,应该可以一起过去。”战北城沉声道。

    “钟叔叔也回来了,父亲还给我们送了一副画作为新年礼物,我已经让人装裱起来,过两天做好了,我们就把它挂在卧室里吧。”

    “父亲?他回来了?”战北城惊讶的问了一句。

    “没有,是钟叔叔去日本出差,父亲顺便让他给捎回来的,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前两天跟我说那边的樱花快要开了,估计是想母亲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过了这一坎。”星眸里沁着淡淡的忧愁,唉,为人子女,怎么又可能会不担心自己的父母呢?

    闻言,战北城的眼神微微沉了下来,母亲?风莲娜?

    算了,还是先不要说了,等有了消息再说也不迟。

    “你对我要是有父亲对母亲的一半,我都满足了,默默守候了这么多年。”星夜忽然淡淡的感慨了一声,星子般明亮清澈动人的眼眸盈盈的望着战北城。

    战北城眸里划过一道柔和,顿时哑然失笑,倒没有再接下去,而是一手将星夜拉了起来。

    “去洗手吃饭。”一手环住了星夜的腰,提了起来,往地上一放,语气虽然很温和,但却带着不可违抗的霸道。

    星夜也只好耸着肩,有气无力的朝厨房走了去,洗了洗手,才坐到了饭桌前。

    “老贺的媳妇明天要过生日,他邀请我们一起过去帮忙庆生,反正明天是周末,你怎么看?”战北城一边将饭挪到星夜的跟前,一边开口问道。

    “慧姐要过生日了?”星夜微微扬起眉,淡然望着战北城。

    “嗯,约着明天出去搞个小小的庆生会,就我们跟他们两对,外加小孟跟小许,小许是老贺的文书。”战北城知道星夜不中意热闹,于是便解释了一下。

    星夜点了点头,“慧姐的生日当然要去了,那礼物你准备好没有?”

    “今天刚好出去了一趟,已经准备好了,你就跟着去就成,其他的交给我。”

    说完,战北城低下头,默默地吃他的饭。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