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两百零三章 他不在乎
    (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夜深人静,灯火依然辉煌的风宅。

    “怎么样?有没有找得到人?”一直坐在沙发里,忐忑不安的风起一看到钟文博走进来,便立刻迎起身,忧心冲冲的开口,苍老的脸上尽是无边的忧愁。

    “老爷,还没有,所有的人都出去找了,就是没有一点消息。”钟文博叹了口气,徐徐走了过来,“已经很晚了,不如阿博先扶您回去休息吧,说不定人很快就找到了。”

    “我哪里有什么心思休息,现在外面还下着雨,星儿那傻丫头还能跑到哪里去?连一个电话也不知道打回来!”风起黯然垂下眼帘,语气有些失落。

    “风叔,您不用太担心,我相信星儿会没事,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了。”说话的是温伟达,此刻的他,也是跟风起一样,焦急的等待着消息,但也只能这么安慰着风起了。

    “我怎么不担心?我还能不担心吗?阿博,你现在马上打电话给北城,看看人找到了没有,平日里星儿可能会去的地方很少,都找找,让他们都找找。”

    “好的,老爷,我马上打给他,您先不要太紧张,孙小姐一定会没事。”

    ……

    而此刻,战北城也是心急如焚的开着车子,寻找每一处她可能会去的地方,可是该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却依然不见她人影。

    夜越来越深了,冷雨不断,凛冽的寒风里融着无法消散的冰点,披着这般寒冷,战欣然跟查理也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寻找,而,这一夜,注定没有结果,风宅跟战宅顿时沉浸在一片阴郁之中。

    天明时分,战北城终于一身疲惫的回到战宅了,一大早就起来等待消息的于政委跟战老首长连忙迎了上去询问情况。

    “让他们不用出去找了,她会自己回来。”战北城低沉的吐出这么一句,便上了楼。

    她若有心躲起来,又怎么会让他们找得到她?静一静也好,这里还有她太多的牵挂,她不会抛下不管,他坚信这一点,虽然心底担心,但他愿意等着她自己乖乖的回来。

    看着战北城那张疲倦而沉郁的脸,于丹也没有再问,心底却盘旋着一道困惑了,她绝对不会认为事情有这么简单的,一定还发生了什么事情!

    “星夜这孩子,到底哪里去了?总应该打个电话回来的,我看着,事情不太对劲啊,你怎么看,老头子?”于丹眯着眼,若有所思的望着战北城离去的方向,疑惑地问道。

    战老首长灰白的眉毛一扬,回道,“我哪里知道?要你奶奶死了你也不难过?”

    “行了,那奶奶才见过多少次面来着?也不至于就这样躲起来找不找人吧?”于狐狸不愧就是于狐狸,心思确实足够的缜密。

    战老首长大手一挥,“你自己瞎琢磨去吧,我要去风宅那边看看。”

    说着,便大步的朝门外走了去,于政委一个激灵,连忙跟了上去。

    “等等我啊,我也要过去!”

    推开门,一道冷冽的气息便迎面而来,空荡荡的房内依然静谧如昔,战北城皱了皱眉,缓缓的走了进去,直接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唇线微抿,吸了口气,大手才伸进了衣袋,从里面掏出几片碎纸片,是从她办公室的地上随手抓回来的几张碎纸片,上面的内容他已经看过了,大体的知道情况。

    大手一握,有些烦躁的将碎纸片一揉,随手丢进了桌上的烟缸里,漆黑的眸子里流过一道无奈。

    他不想让她发现的事情,终究还是被她察觉了。他就知道她会是这个反应,面对无法接受的事实,她只会知道逃避,她不相信他,他悲哀地发现了这个事实,她根本不相信他!

    剑眉间夹着一丝愠火,深深的吸了口气,免不了又是从衣袋掏出烟包,又皱着眉头燃了起来,狠狠的吸了一口,又利落的站了起来,大步的出了门,直接回了军区。

    不出三天,他相信她会回来。

    阴雨连绵,持续了好几天,战北城没有再出去找人,风起也没有,因为星夜在第二天中午曾经打了一个电话回来,只说她想出去走走,让大家不必挂念担心,便挂了电话,战北城没有预料错,这里有她太多割舍不得的东西,她还知道家里有人担心着她。

    没有夕阳的海边似乎显得格外的寒冷,呼啸的海风卷着一道道冷冷的波浪朝海滩边涌了过来,高高的海浪狂虐的嘶吼着,疯狂的拍打着不远处的暗礁,飞溅起的银色浪花足以将这天地都照亮了。天气这般的寒冷,海滩上根本没有什么人,唯独一道纤细娇小的身躯。

    一身黑色风衣,一双黑色的长筒靴,黑色的遮风帽下是一副黑色的大墨镜遮住的精致小脸,唇色很苍白,下巴有些尖细,凝脂般的肤质,披肩而下的黑色瀑布早已经被狂风吹得凌乱不堪,浑身笼罩着一丝压抑的沉痛。

    没错了,女子正是消失了好几天的星夜,今天是宫本惠下葬的日子,她没有回日本,因为……

    苍冷的风带着撕裂般的疼痛硬生生的从脸上吹过,站在沙滩上的人,一动不动,沉寂的眼神透过那灰暗的镜片,遥遥的望着天水融为一体的远处,这里就是很小的时候,她的父亲远藤凌川经常带她来的地方,听父亲说,他就是在这里遇到了她的母亲,风莲娜,还听说,海的那边,就是他那美丽的故乡,想的时候,就过来看看。

    不知就这样遥望了多久,冰冷的指尖才微微一抬,缓缓的摘下了脸上的墨镜,收进衣袋里,浅浅的吸了口气,往前了走了几步,徐然弯下腰,轻轻的将手上的那束鲜花放进那冰冷的海水之中,海水微微挣扎了几下,一道小小的海浪朝沙滩上蔓延而来,很快就将那束鲜花带走了,沾湿了那只纤细的素手。

    “愿您在天国过得好,我的奶奶。”她在心底默默的念着,悄悄的将手收了回来,忽然一道冰凉的触感传来,星夜微微一低头,很快就看到了手腕上的那只古朴的镯子,是宫本惠送给她的唯一的一件礼物。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去,原本湛蓝的海水也渐渐的沉入一片黑色之中,天水一色的风景线也慢慢的黑暗所吞噬了,海风越来越冷,呼啸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寒冷的海水不断地从脚下流过,带着刺骨般的疼痛。

    她浅浅的吸了口气,最后看了那一眼望不到边的黑色大海,终于缓缓的转过身,朝不远处停着的那辆黑色跑车走了去。

    回到军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战北城依然还没有回家,房里安静得很,她并没有什么胃口,冲了澡之后连晚饭都没有吃就直接上了床,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身上的被子被人一掀,身子一凉,一道熟悉的清新而狂野的气息袭来,她便被拉进一个宽阔而温暖的胸膛里,紧接着,炽热的吻就像疾风骤雨一样狂卷而来。

    两人都默契的不说话,星夜就那么静静的躺着,战北城就是以他愤怒的情绪发泄,下手毫不留情,带着惩罚般的怒气,灼热的温度瞬间将她团团淹没了,唇上传来了微微的疼痛,不用说,他是带着咬的。

    心里流淌过一丝压抑的疼痛,怔在半空的素手有些僵硬,直到高大的身躯毫无预警的欺了上来,她才轻轻地合上眼睛,紧紧的环住了他那宽阔的肩头……

    激烈大战持续了三个回合,才停歇了下来,但星夜依然还被他禁锢在身下。

    “都没有什么要对我说吗?”沙哑而低沉的嗓音传来,隐藏在黑夜之中的眼眸,跳跃着一道幽蓝色的火苗,随时有燃烧成熊熊烈火的可能,“去了哪里?”

    星夜别开脸,不想去看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因为,那里面有她无法挣扎开的黑色漩涡。

    “看着我!”

    “去了庙里住了几天。”清淡的声音有些缥缈。

    前几天她一身恍惚的出了风氏,一个人驾着车漫无目的的开着车乱逛,状态很不好,还差点撞上了桥上的栏杆,幸亏反应够快,及时的刹住了车,才没有翻下桥,不然,估计她现在也是跟上帝喝茶去了。

    之所以会选择上山在庙里过上几天,无非也是想清净一下了。

    跟着那些师太每天打打坐,默念着静心经,呼吸一下清新空气,几天过后,心情倒是等平静下去几分。刚刚住下来的那天晚上是想给战北城挂一个电话的,后面才发现手机没有带,车上的行动电话也是扔在车子里一同放在山下了,山上没灯没通讯的,下着雨,山路那么黑,也只好等着明天才下山给风起打了一个电话,直到宫本惠要下葬了,她才下了山,想要去海边祭奠一下。

    “你要出家了不成?”他沉声道。

    星夜微微蹙了蹙眉,悄然叹了口气,语气很是落寞苍凉,“我只是想好好的静一静……可是,你为什么要瞒着我?”

    “我瞒了你什么?”他反问道。

    “书架上的那份报告我看了……”她有些悲凉的合上了眼睛,淡淡的开口。

    他沉默了……

    黑眸却一直盯着星夜那张素雅的容颜,良久,他才低沉的开口。

    “我讨厌小孩,所以你不用生,之前然然没有骗你,我想做丁克。”

    此话一出,星夜微微一怔,有些不敢置信的睁开眼睛,盈盈望着那张严肃而深沉的俊脸,“你在说什么?”

    “如果你想做妈妈,我不介意从孤儿院抱养一个,满足你的愿望。”他很认真的看着星夜,补充道。

    “你不用迁就我,我知道的,爷爷奶奶他们……”她的眼神很快又暗了下来。

    “他们还有然然。”

    “可是……”

    “没有可是,只要你安心的留在我身边,我一切都无所谓,也不在乎。”他毫不犹豫地开口。

    听到这么一句,星夜顿时就微微泛红了眼眶,原谅她,她也只是一个被自卑浸泡过的人,紧紧地揽过他的肩头,她有些难过地开口,“我只是不想什么都不能为你做,像一个废人一样,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对我那么好,我不想让他们失望。如果,如果你想离婚,我随时都可以答应你,在协议书上签字,你可以重新找一个女孩,重新开始,我不会怪你的。”

    “你说什么?你想跟我离婚是不是?”战北城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笨到了极点的女人,才屁大的事情,就要跟他离婚?

    “回答我!是不是!”男人的怒吼声传来了,好脾气都已经被她给磨光了。

    “这就是你一个人静一静,考虑了三天的结果?”

    星夜这会儿倒是显得很冷静了,素雅的容颜在黑暗之中幽然钩过一道淡淡的笑意,“我想过了,若是这样,我们一定还能成为好朋友……唔!”

    “你要敢跟我离婚,我终身不娶。”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刚刚压制下去的怒火再次被挑起,以燎原之势的复苏着。

    “不要……”星夜有些害怕的望着那双微微涨起红色的深眸,素手一伸下意识的扯过被丢在一旁的被子,紧紧地往自己的胸口捂了去。

    “你觉得一个逃兵有说‘不’的权利吗?”铁爪一伸,一把抢过被子,大山一般的身躯再一次压了下来,带着比之前更愤怒的情绪,星夜今晚注定要为惹怒一头暴怒的狮子,付出代价。

    ……

    当星夜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身上到处是青青紫紫的痕迹,战北城早就不见了踪影,料想着,应该也是一大早就起床了,她从来没有见过他发那么大的脾气,恨不得直接将吞入腹中一般。

    吃力的拉开被子,缓缓的滑下了床,昨晚的睡袍早已经寿终正寝了,被孤零零的丢在床脚边。

    正当她艰难的走到衣柜前,找出衣服换上的时候,原本紧闭的卧室的门被打开了,战北城一身迷彩服,笔直的站在门中央,锐利的鹰眸直直的盯着正在换衣服的星夜。

    而星夜一听到开门声都被吓了一跳,迅速的将手上的风衣往身上一披,利落将腰带一系,将一堆衣服抱在怀里。

    没有错过她那洁白的背上被他留下的证据,黑色的瞳孔里染上了一道隐约的疼惜,低沉的声音放得有些温柔,“换好衣服,梳洗一下出来吃饭,我们回家一趟。”

    星夜悄然转过身,微抬着星子一般的眸子,淡淡的扫了战北城一眼,很快就收回了眼神,没有说话,缓缓的往浴室走了去。

    一身米色风衣,颈间扎了一条丝巾,不用说,当然是遮掉某些痕迹用的,秀发绾成一个清爽的髻。

    “过来吃饭。”星夜出来的时候,战北城已经坐在桌边等了挺久了,站起来长臂一伸,替星夜拉开了对面的椅子,然后才再次坐了下来很快的帮两人盛好饭。

    很饿,诱人的饭菜香扑鼻而来,星夜很不争气的摸了摸肚子,默默的往桌边走了去,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

    战北城开始执起筷子,往她的碗里添菜,“昨晚,对不起。”

    他低声的开口,一向骄傲无比的他,挣扎了许久,还是对着对面的小女人说了这三个字。

    要是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来做什么?星夜有些委屈的抬起秋水般明澈的眼眸淡淡的望了望战北城,有些气愤的执起筷子,眸光一冷,一边瞪着他,一边往嘴里送饭。

    不理他,怪他?战北城俊眉微微一挑,俊脸一个绷紧,严肃的开口,“我可不记得你什么时候长了斗鸡眼,还是一夜之间基因突变的产物?”

    ‘噗!’

    ‘咳咳!’

    “而且你最近变得很不淡定,脾气见长了。”战北城又补充了一句。

    ‘咳咳!咳咳!’剧烈的咳嗽声传来,星夜明显被呛到了,这时候一只大爪往她后背拍了去,一杯温水递到了她的嘴边,她不客气的喝了几口,才缓了过来。

    “好点了没有?”关切的嗓音倒是挺温柔。

    星夜扯过餐纸,擦了擦嘴,冷然瞥了身旁的男人一记,清冷的开口,“不用你假好心。”

    难得低头示弱,竟然还碰了钉子,哄女人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战北城心里虽然挺气闷,但也只能耐心的继续。

    又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深眸紧紧的锁着星夜,良久,他才开口,“你想我怎么偿还你,开出你的条件。”

    闻言,刚刚低下头正要继续吃饭的星夜便又惊讶的抬起头,眼底的眸光微微一闪,闪烁着梦幻般的五彩斑斓,清淡的声音从那柔软的红唇里逸了出来,“你说的。”

    战北城一脸的严肃深沉,冷目微眯,徐然点了点头。

    星夜冷然一笑,星眸里绽放出了一道冷冽的流光,是要他当众裸奔大跳脱衣舞好呢,还是罚他做三百个俯卧撑三百个引体向上然后来一个三万米的长跑累死他好呢?

    一看到她那秋眸里冒着的闪闪精光,他就知道她开始在盘思着怎么算计他了,微眯的眸子里折射出了一弯淡淡的柔和,“你可以慢慢想,不要想一些没有营养的小孩子过家家的永利博注册送18,希望能有些难度。”

    说着,一块剔好刺的鱼肉已经送到星夜的嘴边。

    习以为常的星夜毫不犹豫的张口,鱼肉就塞进了她口中。

    她寒着一张脸,一直盯着战北城那张脸,半响,才低下头去,默默的吃饭,两人都绝口不提那件事情。

    “我要你写三万字的检讨报告,一个字也不能少,手写,这周周末交给我。”

    显然,还记得上次的仇,战北城也从来不知道这女人竟然还如此记仇!三万字的检讨报告!那还不得写成厚厚的一本了?

    果然够狠,不过他喜欢!

    “我若是完成了,就代表你原谅了我?”战北城笑得有些温和,也有些柔软。

    低着头吃饭的星夜并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抬着头,淡淡的望了他一眼,随即又继续低下头去,吃她的饭。

    “星儿,有些话,我现在必须要跟你说清楚,你现在给我认真听着。”这时候,战北城的俊脸顿时一个绷紧,严肃而坚决的语气传来。

    星夜微微一怔,执着筷子的手有些僵住了,一个抬头便看到那双漆黑不见底的眼眸,泛泛折射出的黑色流光令她无法挣脱开来。

    “你说。”深深的吸了口气,艰难的将眼神给收了回来,她假装低下头去喝她的饮料。

    他这才缓缓的低下眸光,深深的凝视着她,许久,坚决而诚挚的语气传了过来,“这辈子,就娶你做我的夫人,你若走,这个位子就空着,我记得在我们领结婚证的那天我就曾经跟你说过,那是我给你最后的反悔机会,以后你都没有机会了,现在,你后悔也罢,不后悔也罢,这辈子,你就是得跟我过,往后你就只能跟我过,其他的东西你都不用想,有些东西,你要学会顺其自然,我就不相信我们夫妻俩就搞不出一个孩子。”

    越是到后面,战北城的语气就越是坚决如铁一般带着几分狂傲,似乎事情都尽数掌控在他手里一样。

    “听明白了?”看着星夜沉默着不说话,战北城沉声问了一句,“听明白了你就吱一声。”

    差点忘记他就是这样霸道又狂傲的一个人,别看他平日里一副事事好说的样子,到了关键的时候,大男人主义就彰显出来了,柔弱的星夜哪里是他的对手,你当人家在战场上都是白混的吗?这叫做气势!

    又给星夜直接在饭桌上上了一节思想政治课,这顿午饭才算宣告结束,星夜被他这么一蛊惑,心情似乎也明朗了不少,夫妻俩稍作了一番休息,然后才驾着车,去了趟超市,提了一些好菜杀回了战宅。

    一听说星夜回来了,风起跟温伟达也急不可耐的匆匆忙忙的从风宅赶了过去,一行人就撑着伞,焦急的等在树下不停的伸长了脖子的张望。

    褪了色的黄色丝带依然还在那里迎着清风飘摇着,纷纷的细雨依然还在持续,清冷的雨滴不断的滴落在大伞上,碎成点点银色的小珍珠,远远望去,煞是美丽。

    远远看到那辆军用悍马,风起他们就激动了,闹了这么大的一个动静,整个风宅跟战宅都要鸡飞狗跳了一般,战北城一只大手稳稳地把着方向盘,一手捏了捏靠在他肩头的星夜那张细腻的小脸,望着前面站着一大群人。

    “你看你整出来的祸,害得一群人替你瞎着急!再有下一次,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低沉的语气里带着不容抗拒的坚决。

    “真的要跟他们说吗?我担心,他们……”星夜抬起眼帘,静静的望着战北城,再一次询问道。

    “你不跟他们说,长时间了他们也会发现,坦诚一点没有什么不好,又不是得了什么绝症,虽然机会渺茫,但是不放弃就对了,就算到最后还是没有结果,那也没有关系,听明白了吗?”

    星夜有些无奈的合上了眼睛,点了点头。

    车子就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中,稳稳的在离门口不远处的靠边树下停了下来。

    “星儿!”风起第一个冲了上去,老人有些颤抖的紧紧握住了星夜双手,“你这个傻丫头,要出了什么事情,要外公怎么活下去?都还好吧?哪里不舒服了,告诉外公,外公给你去找医生。”

    倒是老了,说话有些语无伦次了,苍老的脸上似乎又多了几道深深的皱纹,本来灰白的头发,又白了很多,星夜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为了这一点,她就应该同战北城一起写个三万五万的检讨报告!

    “都没事吧?回来就好了!可把爷爷奶奶跟大伙担心死了!跑去哪里了,连手机也不带,是不是小北城欺负你了?跟奶奶说,奶奶给你教训他!”于丹也是一脸关切的站在了风起的身后,语气很温和,一点也没有责备星夜突然失踪让大家着急的事情。

    “对不起,外公,爷爷奶奶,爸妈……”星夜很是愧疚的低下了头。

    “得了,大雨天的,赶紧的回家再说,淋湿感冒了,我看你们谁着急!”战老首长总算也松了口气,老人家虽然表现得不明显,但是对于星夜这个孙媳妇,还是挺满意挺佩服的,最主要的是,只要他那乖乖孙战北城满意就行。

    “好了,好了,你爷爷说的对,有什么还是先回家再说吧,还下着雨呢,冷着呢,我们回家吧!”张清雯温柔的笑了笑,很亲切的迎了上来,挽住了星夜的手,拉着她往门内走了去。

    而星夜也是一手拉着风起,一伙人都舒了一口气。

    战北城就站在车边,默默的望着这一幕,忽然,唇线一扬,勾出了一抹星光般璀璨的微笑。

    她若安好,他便好,这样就已经很好。

    甩上车门,也迈着健稳宽大的步伐跟了上去。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