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二百零八章 再见如梦
    (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黎明的曙光撕破了沉寂的黑夜,一缕柔和的阳光缓缓的穿过了苍凉的天际,往卧室里送,窗下的地面上微微泛起了一道浅浅的光华,晨曲如丝,幽风四起。

    查理那宽大豪华的卧室内,凌乱的大床上,查理正抱着战欣然睡得昏沉,衣物跟被子早已经散落了一地,暧昧的气氛依然还在,炽热的温度也还没有尽数的消散,足以见得昨晚的战况有多么的激烈。

    痛!很痛!全身上下都很痛!好像要散了架一般!

    战欣然吃力的动了动眼皮,全身的神经就绷紧了起来,脑袋里就传来了这么一个讯息,微微一挣扎,就更是酸痛了。

    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好不容才睁开了眼睛……

    一只白皙而粗壮的胳膊正横在她胸前,紧紧的扣住她的肩头,战欣然诧然瞪大了眼,猛的转过头,果然,查理那张沉睡的俊脸就呈现在她眼前!

    下意识的往身下望了去,一只长长的腿正紧紧的压着她的双腿,怪不得她睡梦之中总感觉似乎被鬼给压着一般,丝毫动弹不得!可是,她很快就发现状况了!

    为什么他们两个人竟然会睡在同一张床上?更要命的是,两人都是一丝不挂!这下子,战欣然脑袋里就炸了毛了!刚刚还朦胧的睡意被这么一吓,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娇丽的脸上划过一道惊恐,转瞬便染上了浓郁的愤怒!

    ‘砰!’一个重物落床的声音传来。

    ‘啊!’一个惨叫声划破了寂静的空气。

    “干什么呢?”查理正是睡的香的时候,忽然就被人这么一脚踢了下去,光溜溜跌在地上,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便看到了坐在床上两眼喷火的看着自己的战欣然,于是便微微皱着眉头,懒洋洋的喊了一声。

    “查理你这个混蛋!你竟然趁我不备占我便宜!”战欣然一把抱住枕头,紧紧地捂住自己的胸口,伸着食指,气得发抖的指着查理咆哮了起来。

    查理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别有深意的望着战欣然那张依然泛红的脸蛋,那分明是被他昨晚狠狠疼爱过的痕迹,想到这里,他心里忽然就柔软得跟棉花糖似的,又软又甜蜜,对着战欣然温柔的笑了笑,伸手扯过掉落在旁边的被单,往自己那光溜溜的身上遮了去。

    “你还疼吗?还……”

    ‘啪!啪啪!’一阵砸东西的声音传了过来。

    “把被单给我扔上来!”冷厉的声音响起了。

    “什么?”

    “让你把被单扔上来你聋了吗?”

    “哦,给你……”查理宝宝非常的听话的将捂在自己身上的被单递给了战欣然。

    战欣然一手扯过被单,往自己身上一卷,而查理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直接被战欣然按在了床上,她的一只膝盖还稳稳地抵在他的后腰上,用力的往下压,他便直接被紧紧的摁在了床上,一只素手麻利的摁住他的肩膀,另一只手则是将他的一只胳膊反扭向后。

    “啊!疼!疼疼疼!然儿,有什么事情好好说!”查理痛得呱呱大叫。

    ‘啪!啪!’屁股上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杀了你都不足以让我泄恨!可恶的混蛋!”

    “反正你迟早都要嫁给我,当做提前洞房有什么不可以?我看你昨晚也挺享受的,怎么现在把过错都怪在我身上了?你忘了你昨晚对我做过什么了?”查理不服气的反驳。

    “啊!你还给我说!让你还给我挺嘴!”坚硬的膝盖毫不留情的往他的腰间招呼着,查理感觉自己的老腰都要被她给撞断了。

    “嘶!轻点!轻点!然儿!腰要断了!谁让你昨天灌了我那么多酒!你明知道我酒量不好!”查理理直气壮的开口嚎了一声,痛苦的扭着自己那老腰,闲置的一只手拉着战欣然身上的被单,俊脸都扭成了一团,湛蓝的眸子里流出了一丝痛苦的流光。

    酒后乱性!战欣然咬了咬牙,气得没处可发!理似乎可都在人家那边!

    “给我好好的反省两个月!不然,我就杀了你!可恨!”战欣然大力的放开了查理,吃了亏,也只能就这么憋屈的忍着,实在气不过,拳头一握,转身用力往上一抬,又赏了查理下巴一拳。

    “嗷!”查理痛呼了一声,吐了一口血水,这一顿,他吃得可真是昂贵!全身被她揍得疼痛不说,牙齿险些都被她打了下来!两眼冒金星,直接狼狈的趴在床上,可怜兮兮的喘着气,吃力的望着一身戾气的战欣然。

    战欣然裹着被单,直直的站在床边,冷漠的望着在痛苦挣扎的查理,冷然开口,“这就是你占我便宜的代价!”

    说着,甩了甩那只玉手,赤着脚往查理的衣柜走了去,打开衣柜,很快就从里面翻出查理的一件牛仔裤跟一件蓝色的衬衫,然后往浴室走了去。

    她那裙子算是报废了,反正她也没有矮查理几公分,穿他的衣服,勉强可以!

    而查理一直都在默默地望着她,看着她那抹纤细的身影消失在浴室门口,才痛苦的哀嚎了一声,这都是什么女人?连自己的男人都可以下得这样的狠手!

    他查理一世英名,就这样栽在这么一个母夜叉的手里!而这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查理似乎可以看到了往后自己那悲惨的生活!可恨的是,他此刻心里竟然隐隐约约的浮起了一丝期待!疯了!

    一夜无梦,星夜倒是睡得挺安稳,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隔着窗帘隐隐约约的折射进来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了好一会儿,然后才不紧不慢的起床了。

    梳洗完下楼,风起跟战老首长于狐狸他们三个正好刚刚从外面跑步回来,满头大汗的,但是三人的心情似乎都很好,有说有笑的,。

    “早上好!外公!爷爷奶奶!”星夜站在楼梯上打着招呼,清秀明澈的脸蛋染着淡淡的微红,看起来气色很不错,星眸里也是流光泛泛,精神也不错。

    “星儿醒了!”很宠爱的望着星夜,一面拿着脖子上的毛巾一个劲的擦汗。

    而于狐狸,则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看来最近情况好转了不少,没有白费她到处东奔西跑的给她准备了那么多的药膳,还有张清雯也是不是的托人将一些名贵的药材一个劲的熬给她喝下去。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今天周末呢!”于狐狸和蔼的笑了笑,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望着站在楼梯上的星夜。

    “醒得早,爸爸妈妈呢?”

    “他们出去了,听说是一个朋友要过生日,估计是一起出去庆祝了!那既然醒了,那就赶紧吃早餐吧!我先回去洗洗,你们先吃!”开口的战老首长。

    “我也要回去冲个澡,热死了!”风起嚎了一句。

    星夜淡然一笑,正想说些什么,而这时候,一个蓝色的身影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爷爷奶奶,风外公!早安!”略带着沙哑的嗓音含着一丝沉郁,正是战欣然。

    “然儿?一大早的,你去干什么了?怎么穿成这样子?”于政委皱了皱眉头,望着战欣然,问道。

    而战欣然脚步却没有做片刻的停留,直接往楼梯上走,“没什么,我先上楼了!”

    “然然?”星夜微微蹙着眉,望着迎面走来的战欣然,总感觉她好像不太对,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好像没有见到战欣然回家。

    战欣然一脸的沉郁,一张小脸上铁青的很,慢下了脚步,在星夜面前停了下来,叹了口气,“早上好,我有点累,先回去休息了。”

    这下子,星夜很敏锐的感觉到了战欣然似乎有什么心事,淡淡星眸微微一抬,打量了她一番,赫然发现了她脖颈间的痕迹,当下微微一怔,秀眉间染上了一道担忧。

    而战欣然已经越了过去,拖着一身的疲惫,默不作声的往自己的房间走了去。

    “然儿!这丫头!一大早的,搞什么神秘?”于政委疑惑的望着战欣然远去的背影,低斥了一句。

    “行了,孩子们的事情,你就少管吧!让他们自己折腾去!我回去洗洗了!”战老首长大手一挥,便也往楼梯口走了过来。

    “奶奶放心,我去看看然然。”星夜落下这么一句,便也转身追了上去。

    战欣然一回到房间,便直接将自己跑进了床内,有些怏怏不乐的抓过了抱枕,狠狠的捏在怀里,眸子里充满了无奈的愤怒。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跟查理……”一个清冽的嗓音传来,感觉到身旁的位子一沉,战欣然微微转过头,便看到了星夜那张素雅的容颜。

    战欣然很是心烦的叹了口气,怒气无处可法,只好狠狠的捶了捶怀里的抱枕,有些怄火的开口,“别跟我提那个混蛋!可恨!着实可恨!竟然敢趁我不备,把我,把我……”

    说着,竟然感到有些委屈难过了,玉手一伸,环住了星夜的纤纤细腰,直接把脸埋进了星夜的腰间,略带着脆弱的声音传了过来,“他怎么能不经过我同意就……”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加上她脖颈间的那些明显的痕迹,星夜再傻,也明白了,当下有些愣住了,但很快就轻轻的拍了拍战欣然的肩头,“你们……查理碰了你?”

    “除了那混蛋,还有谁敢对奶奶下手!要怪就怪自己命不好,昨晚上不该喝那么多酒,不然也不会让他占了便宜!可恶!”战欣然恼怒的抓了抓自己那一头碎发,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

    “既然这样,你们就直接结婚吧,回头,让查理过来一趟,这事情,早就应该商量了,你们一起已经挺长的一段时间了,查理一定会对你负责的,你不用太难过。”星夜淡然一笑。

    “美得他!结婚!哼!”

    “等你哥回来,你们就挑个日子把婚给结了,他一直都很赞成你跟查理的,若是听到这个消息,他一定会很高兴。”星夜补充了一句,她自然是知道战欣然一向都很听战北城的话,适时的将战北城拉出来当底牌使使,效果还是不错的。

    果然,战欣然一听,小脸顿时就垮了下来,有些紧张的望着星夜,哀求道,“星夜,你可千万不要把这事情跟我哥说啊,不然,他可要扒了我的皮了,他会说我乱搞男女关系的,名不正言不顺,到时候,我会死的很难看的!结婚,我暂时还不想,还是先等过一段时间吧,我刚刚提到化验研究组那边,总得花点时间熟悉一下那边的环境吧?拜托拜托了,星夜!我还想继续考验一下查理那头猪,这可是关乎我一生的幸福,必须要慎重考虑!”

    “你们连家长都见了,还不够慎重吗?”想起她跟战北城,战欣然这个可算是慎重多了!而当初她跟战北城,就知道大致的家庭情况,便直接领证了,连家长都没有见过!

    “那头猪那样对我,我气还没消呢!”战欣然嚎了一句,眼角的余光扫过了星夜那张明澈的小脸,眸光一闪,顿时有些小八卦的紧盯着星夜,压低了声音开口,“喂,嫂嫂,那个,你跟我哥,呃,是不是,那个什么,没领证之前,是不是也那个……”

    说着,挑了挑眉,很是暧昧的望着星夜。

    星夜微微一愣,反应过来之后,微微红了脸,但却很坦然的开口,眼神很温柔,“他很尊重我。”

    “唉,为毛我就遇不到像老哥一样的好男人呢!查理那头猪,连老哥的半分都比不上,怪不得你看不上他!反而是奶奶我陷了进去!”战欣然哀嚎了一声,又悲伤的搂住了星夜的腰。

    “行了,你也不用再挣扎了,也不见得你哥都没有缺点,查理是一个值得你珍惜的人,被你吃得那么死,你总该满足了,去换身衣服,下去吃早餐吧,免得爷爷奶奶他们担心,等下想出去逛逛街,买几本书,你愿意陪我去吗?”星夜轻声笑道。

    战欣然耸了耸肩,一把松开了星夜,将怀里的枕头一扔,“行!我哥不在,我这个小姑子,绝对有义务陪着你,那我先去换身衣服吧,你先下去吃饱喝足等着我!”

    星夜幽然点了点头,灿然笑了笑,便退了出去。

    而打那天以后的很长的一段时间,战欣然都没有理睬查理,也没有给他好脸色看,查理很是无奈,这个追妻之路,依然还是漫漫无期,想着不禁有些气馁,还是多亏了星夜及时的给他们制造机会,双方才又慢慢的升温了。

    依然还是跟之前一样,忙碌得很,每天都是按时上班,下班就准时回家,打那天晚上之后,战北城的手机就一直打不通,都是处在关机的状态,星夜也是坚持着积极地跑医院,偶尔,于狐狸或者张清雯也会陪着她去,但很多时候,她都是一个人去过的,就像现在一样。

    “星夜小姐最近气色很不错,应该是起了作用了,可要好好的坚持啊!上次的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结果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确实已经证明了它在慢慢的缓和了过来,这种治疗方法肯定是要通过一定的时间才会有起效的,你可要好好坚持啊!随时保持一个好心情很重要!”蓝院长很称职的微笑道。

    星夜悠然笑了笑,欣然点点头,“我知道,都有按您说的去做。”

    “那就好,其实,你的这种体质很特殊,有些人就很难调节过来,之前我还挺担心你会不会也像她们一样,照这几次的检查结果看来,你调养成功的可能性很大,所以星夜小姐不必担心,你跟战首长一定能拥有一个可爱的宝宝。”蓝院长将倒好的水递给了星夜,一面笑道。

    星夜轻轻地点了个头,接了过来,表示谢意,“但愿如此,如果真的能够成功,我一定会感激您的。”

    “星夜小姐无需客气,这本来就是我该做的事情……”

    ‘咚咚咚!’而没有等蓝院长把话说完,门外边传来了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接着,只听见‘咔嚓’的一声,门开了。

    只见一个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一身深蓝色修身西装的男子走了进来,一米七几的身高吧,三十岁上下,身材不胖不瘦,正好,高挺的鼻梁,白皙的俊脸轮廓分明而不失帅气,挂着一道迷人的微笑,很阳光,若是仔细一看,会发现,他跟蓝院长有些相像,整个人看起来倒是很平和而且挺斯文。

    男子的身后,是一位身穿米白色洋装的女子,细臂间勾着一个同色的手提包,盘着一个清爽的发髻,清澈明媚的脸上是一副很平淡的表情,很安静,一双美丽的眼睛里流光很是清明,身材有些消瘦,应该是保养得挺好的,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四十岁,眼角的皱纹很淡,一点也不明显,脸色有些淡淡的苍白,可以感觉的出来,气质挺出尘的,配上这么一身米白色,感觉有些缥缈。

    “爸!”只见男子一进来,便对着坐在沙发里的蓝院长喊了一声。

    蓝院长很是意外的抬起头,望着走进来的年轻男子跟那个女子,温和的笑了笑,“致远?姗姗?你们怎么来了?”

    “我陪姑姑去买了音乐会的门票,顺便就过来看看您,咦,您有客人?”蓝致远提步走了过来,很快就发现坐在蓝院长对面的星夜,忍不住打量了星夜一番,不由得一愣,差点回不过神来,最后还是蓝院长轻咳了几声,蓝致远才有些尴尬的对着星夜点了点头。

    “你好!”

    “星夜小姐,这是我的儿子,蓝致远,这是致远的姑姑,蓝姗姗,趁着暑假,特地从新加坡赶回来给我太太过生日的。”蓝院长平和的介绍道,“致远,姗姗,这是星夜小姐。”

    “你好!星夜小姐,你的名字很特别,很好听!”蓝致远似乎对星夜很有好感,表现得很绅士。

    星夜淡然点点头,清冽的声音擦过了细雨中的竹林,沁人心脾,“你们好,我是星夜,很高兴认识你们。”

    一直没有说话的蓝姗姗,似乎怔了一下,然后才平静的望了星夜一眼,也是淡然的点了点头,然后便朝蓝院长走了过去。

    “星夜小姐明天晚上有没有空,刚刚买到三张音乐会的门票,本来想让我妈一起陪同去的,但是刚刚跟她通了电话,她可能去不了,如果星夜小姐不介意的话,是否愿意陪我们一起去欣赏一番?”蓝致远倒是很直接的开口邀请。

    星夜有些惊讶,但也没有过多的反应,“抱歉,我可能没空。”

    “哦,那可真是遗憾了!”蓝致远有些失望的皱了皱眉,“我对音乐会一窍不通的,姑姑,要不,你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人陪你一起?”

    蓝姗姗优雅的笑了笑,“没事,你们忙就不用陪我,我一个人也可以,你妈的生日快到了,你还是多花点时间陪她吧。”

    声音很有些沙哑,似乎有些气不足,但是笑容很明澈无暇,有些动人。

    “蓝院长,谢谢你,您先忙,我永利博娱乐场还有些事情,就先回去了,下次会再过来拜访您。”星夜并不打算再坐下去了,既然事情办妥了,该问的问题的也问完了,那就可以撤了,于是便起身告辞。

    蓝院长笑道,“好的,星夜小姐注意一下交代的事情就好。”

    “嗯,再见。”

    “再见!”

    ……

    天气真是越来越热了,刚刚从蓝院长的办公室里出来,一走过那长长的走廊,星夜就微微冒汗了,火热的天气,连风都是热的,天上的火球释放着火辣辣的光,连不远处的绿树也只能怏怏的站着,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星夜微微眯着深幽的眼眸,清淡的视线越过那空旷的走廊,云淡风轻的望着那湛蓝的碧空,天际外,几朵白云正肆意的绽放着,天很是晴朗,星夜的心情,似乎也不错,步伐很轻盈。

    星夜很快就将视线从天际外收了回来,加快了步伐,而这时候,身后却传来一个久违而熟悉的声音……

    “星夜……”

    听到这个声音,星夜身子微微怔了一下,淡淡的黑瞳里掠过一道惊讶,但秀丽的容颜却没有一丝的褶皱,波澜无惊。

    徐然转过身子,眸光微微上移,便见到了苏沐哲那张冷峻略带着清瘦的俊脸,深眸依然很深邃,但却比之前更冷冽了。

    他身边站着的,正是他的妈妈,李小如,应该是脚被扭到了吧,脚腕上打着石膏呢,被苏沐哲搀扶着,星夜自是见过她的,很久之前,她也曾经去他们家里做过几次客,但大家似乎都不怎么聊,所以,也谈不上很熟悉,星夜对她倒也没有多大的感觉,倒是觉得苏沐哲的爸爸,苏瑞挺随和的。

    “是你……”星夜淡淡开口,沉默了一下,才继续,“你们好。”

    “星夜小姐好!”李小如倒是挺礼貌的回了一句,“星夜小姐怎么在这里?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紧?”

    星夜很快就收回了眼神,“没事,小毛病而已,谢谢关心。”

    苏沐哲并没有说话,深邃的眼神一直默默地注视着星夜,一点也没有躲闪。

    她最近似乎气色好了很多,不像之前那样,脸色苍白,虽然身子还是很清瘦,但是精神似乎挺不错,看来,生活过得不错。

    “妈!哥!可算找到你们了,我都跑了大半个医院了!”一个清脆的声音打破了几人的沉寂,一道黄色的身影从身边一闪而过……

    ‘哗!’

    ‘噼噼啪啪’一阵东西陆续落地的声音传了过来。

    星夜感觉自己手臂间一沉,细眉悄然皱起,下意识的低下头一看,自己挂在手臂间的手提包已经掉落在地上了,包包的拉链已经大开,里面的东西已经洒落了一地,而包包的拉链上正夹着一片黄色的纱裙。

    原来是苏沐雪不小心划到了,可能是走得太匆忙,裙角勾到星夜包包的拉链。

    零零碎碎的东西洒落了一地,星夜浅浅的吸了口气,蹙着眉,蹲下了身子,慢慢的收拾了起来。

    “你走路没带眼睛吗!真是的!我的裙子,新款上市的夏装!”苏沐雪那尖锐的低斥声传了过来。

    星夜并没有理睬她,只是默默的收拾着地上的东西,忽然,一个黑影也跟着蹲了下来,修长的手指正小心的捡起地上散落的东西,星夜有些惊讶的抬起头,苏沐哲那冷峻的脸便映入了眼帘……

    “谢谢你。”她很快便收回眼神,轻声开口,说了这么三个字,而苏沐哲那身子却微微轻颤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低着头默默收拾着。

    ‘唰!’一个清凉的触感传来,苏沐哲一顿,动作顿时停住了,黑眸里闪过一道柔和,但转瞬即逝了,她无名指上那枚戒指折射出的光芒将他的所有的偶然流露出来的温柔,瞬间冻住了。

    星夜默默地收回手……

    最后的一件东西被捡了起来,苏沐哲也将手里的东西递了过来,星夜轻轻的打开了包包,示意他直接放进去。

    苏沐哲眸光有些黯然,但很快就将手里的东西放了进去。

    星夜很快幽然低头,开始清点着包包里的东西,很快,清眸里便闪过了一道凝重,又细细的翻了翻包包,眼神黯淡了下来,连忙又低下头,往地上望了去,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可是,星眸不停的在地上扫了很久,依然还没有找到要找的东西,情急之下,只好又蹲下来,将包包里的东西又重新倒了出来。

    ‘哗啦啦!’

    一双素手似乎有些焦急的在那堆零碎的东西里寻找着。

    找不到了!

    “是不是什么东西遗失了?”看到她那满脸的焦急,苏沐哲终于低沉的开口,眼里的底色竟然浮起了一丝隐忍的微疼。

    星夜浅浅的吸了口气,这才幽幽开口,“有没有见到一枚空弹壳?”

    空弹壳?苏沐哲墨眉微微皱了起来。

    星夜有些急了,星眸里划过一道忐忑不安,手指竟然有些发颤,有些发疯一样的翻着那堆东西,清雅的小脸顿时苍白了起来。

    “他送的我空弹壳,他第一次打靶留下的……”

    她喃喃的开口,声音很飘渺,仿佛来自于遥远的天际一般,飘忽的让苏沐哲觉得,明明思念了很久的她就在自己的面前,却仿佛隔了几个世纪一般,根本就是遥不可及!

    他似乎看到自己一滴鲜红的血液正缓缓的从自己的心上滴落了下来,痛得他几乎要窒息,他原本以为,像她一样,离开一段时间,那种隐忍的疼痛就会消失的,却没有料到,这种疼痛却是越来越浓郁,剧烈的头疼乍然袭来,令他微微踉跄起来,差点就站不稳了,他狠狠的握紧了拳头,极力的保持着一份清醒,将所有的情绪都压制了下去。

    默默地站着,一语不发,眼底沉淀一片死寂,静静的凝视着有些失了冷静的星夜。

    “星夜,怎么了?孩子,你怎么了?”一个和蔼而关切的声音适时的响起了,一道灰色的身影闪过,一到熟悉的气息划过。

    正是后面赶过来的于政委,此刻的她正蹲着身子紧紧的按住了星夜的双手,看着星夜有些紧张的失控样子,不禁心里有些焦急了!

    “怎么了?怎么满头的大汗?在找什么?”

    星夜这才稍稍回神了,吸了口气,望着于政委那双关切的眼神,“我找不到北城送我的空弹壳了,我……”

    “小北城送你的空弹壳?”于政委眼珠子一转,不禁叹了口气,“你这个傻孩子!一枚空弹壳而已,回头奶奶让他多送你几枚,好了,把东西收拾好,我们回家吧,奶奶去了风氏,你的秘书说你来医院了,奶奶就追过来了!看你这紧张的样子,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了呢!快点跟奶奶回去,今天是你们爸妈结婚三十五周年纪念日,我们都忘了跟你说了,我们一家人打算去山庄快活一下!”

    说着,便将地上的东西,帮星夜收进包包里,然后将星夜拉了起来。

    “可是,那是他第一次打靶留下的……”

    “没事,不见就算了,要那东西做什么?人在就成哈!”于政委安慰了一句。

    而这时候,苏沐雪那骄横的嗓音也传了过来,“就是!不就是一枚空弹壳吗?弄得跟黄金钻石似的,大不了赏一枚给你就是了!”

    闻言,星夜的眸光立刻冷冽的下来,一道凌厉的流光从眼底一闪而过,冰冷如寒铁一般的声音,带着一道凛冽的寒意,“像你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怎么会知道它对我的珍贵?我风星夜自问没有愧对于你,而你苏沐雪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我过不去,处处的刁难我,我倒想问问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若是想玩,我不绝对不介意让你成为下一个温沁雅,我看看到时候,谁能保得住你!”

    “你在威胁我吗?呵!”苏沐雪不屑的笑了笑,看到于政委有些诧异的望着他们,就更是得意了,“我不觉得我故意刁难你呀,是你自己之前死粘着我哥不放的,要我说你嘛,还没进我们苏家的大门,就以一副苏家大少奶奶的身份自居了!对我都是爱理不理的,哼,你还真当你是谁呢!”

    讲完这些话,苏沐雪便得意的望了星夜一眼,眼角的余光,却暗暗的落在了于政委身上,可是,于狐狸就是于狐狸,怎么可能看不出这个女人在挑拨离间呢?

    冷冷笑了笑,苍老的嗓音带着一股非同凡响的震慑力,到底是从军队出来的人!

    “年轻人,你这话可不能讲得那么刻薄!不说我孙媳妇的身份是高高在上的风氏新一代掌权人,我们战家的人可不允许你这样侮辱了,不然,我可以告你诽谤!什么叫粘着你哥?你们苏家有什么可以让我孙媳妇粘着?钱多?据我所知,风氏跟你苏氏不相上下吧?你们很有权?整个z市大半数的政府官员我都很熟,你说说看,你们家都跟谁比较要好?还是你哥很英俊?很会疼女人?这个就更不可能了,我们家小北城是目前z市公认的第一美男,骨灰级的钻石男人,对星夜都疼到骨头里了!我可不觉得谁能比得上的,现在,你还觉得,我的孙媳妇图你们苏家什么?说来听听,难道是我这个老太婆落伍了不成!”

    于政委此话一出,苏沐雪顿时就红了脸,眼神一暗,咬了咬唇,“风星夜她深深地爱着我哥!这一点难道还不足够吗?”

    “你这话简直是在放屁!人长得不错,怎么脑袋装的一堆浆糊吗?你当你是爱神丘比特呢,知道自己射中了哪两个?星夜早就死心塌地的爱上我们家小北城了,连孩子都快生了,你现在还来讲这些话,小心让人家听见,还以为你是从精神病医院里逃出来的呢!老太婆我什么人没见过?就是没有见过你这么嚣张拔横的,哎呀,打死我也不敢相信苏氏的大千金竟然就是这样的德行,倒像个乡野没有素质的野丫头了!”

    下口毫不留情,直接将苏沐雪贬得一文不值。

    “你!你!”苏沐雪脸更是红得厉害,一时接不上话来。

    “够了,小雪,你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回家给我好好的滚回你的房间好好的反省!太不像话你!”

    终于,一直站着没有说话的李小如终于开口了,冷漠的望着苏沐雪,暗暗地责备她不懂规矩,说话根本不分场合!也不看看站在面前的都是些什么人!说话口无遮拦的!

    “妈!”苏沐雪瞪着眼,娇喝了一声。

    “给我闭嘴!就是平时太惯着你了!”李小如冷声道,瞪了苏沐雪一眼,转身,才对着于政委跟星夜道歉道,“抱歉,平日里疏于管教,小雪不懂规矩,还希望你们能原谅她。”

    “奶奶,我们回去吧。”

    星夜觉得有些累,真的不想再这样纠缠不清,似乎还永远无穷无尽的样子。

    “星夜,听奶奶说,虽然奶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有些事情该讲明白的,就要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以免让有些人还很自以为是,不怕,你讲给他们听,有什么事情,奶奶撑着!”

    到底是抓思想政治工作的,连处理问题都是这样的雷厉风行,手段就是有一套!这样对大家都好!

    “谁还能没有一段过去?苏小姐何苦要为难一个曾经向你哥哥奉献一颗金子般的心的女子?我一个人捧着一颗破碎的心,一无所有的徘徊在灯火辉煌的街头,在人生中最绝望的时候遇见了战北城,他重新帮我找回了一切,让我重拾遗失的尊严与信心,后来,我终于发现,我的风星夜的青春,其实是从他开始的。”说到这里,星夜忽然淡淡一笑,浅浅的吸了口气,“喜欢一个人,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苏小姐,你也喜欢过别人吧?你为什么就不能站在别人的角度上想一想呢?如果说我跟你哥哥苏沐哲之间是一场悲剧,别忘了,你就是其中的一个侩子手,我没有害过你,也没有跟你过不去,一切都是你自己猜疑的。其实,当初我也是怀着一颗诚挚的心,是想跟你做好朋友的,你二十一岁的生日那天,给你送了一张我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完成的夕阳黄昏图,可惜你不看好,直接把它丢角落里了……不过,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

    星夜此话一出,空气似乎顷刻之间就沉默了下去,苏沐雪那绝美的脸上微微松缓了下来,眼里开始拂过了一道迷茫,似乎在追思着一个很遥远的记忆……

    苏沐哲黑眸里凝聚着一道黑色的漩涡,很深沉,也很冷冽。

    释然笑了笑,星夜那清冷的嗓音再次传来,“小雪,其实你是一个好女孩,很单纯直率,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所以我从不愿意去责备你,我记得,有一次,我在酒吧门外被为难了,还是你替我解了围……”

    没有再往下说,星夜淡淡的扫了一脸呆滞的苏沐雪一眼,沉默了良久,然后才欣然扶住了于政委的手臂,轻声道,“奶奶,我们回家吧。”

    于政委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怀柔政策用得好啊!用得妙!顿时就心花怒放了!脸上都笑成一朵花了,她要把星夜姑娘这个间接告白的版本,原原本本的告诉小北城,看不把他得意死!

    于是,一老一小相互搀扶着,渐渐的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题外话------

    迟来的更新…。抱歉哈,可能还要持续几天,等农忙过去了,就可以恢复正常更新了,风莲娜要出现了,亲们,对于风莲娜,相信大家都很迷惑,看法也不一样,嘿嘿,拭目以待吧…。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