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两百一十二章 北城归来
    (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果然……

    一身绿色正统军装,冷峻而刚毅的俊脸比之前消瘦了不少,肤色也变得比之前更黑了一些,跟那古铜色更加接近了,高大挺拔的身躯依然笔直得跟座小山似的,遮住一大片的灯光,眉宇间略染着一丝疲惫,帽子跟外套都被沾湿了,深邃的眼眸充斥锐利的流光,正一瞬不瞬的盯着星夜直看。

    帽子跟外套都已经被纷纷的雨丝微微浸湿了,一身的风尘仆仆,还披着淡淡的凉气。

    星夜怔了一下,清淡的眼神里没由来的就染上了一丝心疼,缓缓地爬了起来,迎上他那深邃的眼神,嗓音有些清凉,也有些沙哑,“怎么不打伞?那么大的雨!”

    熟悉而耐听的嗓音传来,多日以来魂牵梦绕的思念终于上升到了最高点,清俊的脸庞缓缓的勾出了一抹春风般醉人的柔和,眼里的流光变得很柔软。

    “回到军区没见到你就赶过来了,一点小雨而已,不碍事。”嗓音很沙哑,却伴着一丝感性。

    星夜忽然鼻子一酸,那么长的一段时间的思念顿时变成一种隐忍的疼痛,逼得她的眼眶都有些发热起来了,心口也微微的隐隐作痛着,竟然有些哑了嗓音的开口,“怎么去了那么久,不是说才两三个月吗?现在第四个月都快要过去了,打你手机也总是打不通。”

    星夜姑娘开始有些埋怨了,怎么吧,越是往下就巴不得他就能时刻呆在自己身边,随传随到就好了。在他面前,她就脆弱得像一个受伤的小女孩,永远需要他的关心与疼惜。

    说着,索性还把小脸转向一边,不想去看他。

    见着星夜姑娘那张清雅的小脸明显带着一丝不满,战北城同志那颗心微微疼了一下,闹小脾气了,算了,闹小脾气是好事,不过,这本来就是他的不对,只好伸手把头上的帽子一掀,往椅子上一放,然后缓缓的坐到床边,缓下语气,“临时改变的计划,大家都始料未及,我的不对,郑重的跟夫人道歉,请夫人原谅!”

    星夜不理他……

    “夫人,我愿意写检讨。”

    又是这种严肃的腔调,但却惹得星夜那洁白动人的小脸微微划过了一道褶皱,良久,嘴角便开始潜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了,这下子才缓了下来,身子一偏,素手一扬,摸上了他的衣领,“先把衣服换下来吧,你用过晚餐了吗?”

    战北城就坐着,一动不动的,任着星夜将他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嗯,不饿。”

    星夜慢慢的爬下床,将手里的衣服轻轻地搁在椅子上,往衣柜走了去,正想给他拿件睡衣,可是刚刚找好回头一看,战北城已经将身上的衣服全脱了,仅仅穿了一件裤衩直接往被子里爬了去,满脸的疲倦,看着,估计也有两天没合眼的样子。

    星夜顿时无奈,只好去浴室拿了张热毛巾随便给他擦擦,然后才关灯重新躺了下去,卧室内顿时又陷入了一片宁静的黑暗之中,而一只大手很快就伸了过来,紧紧地揽住了星夜那纤细的腰肢,一个暖炉就轻轻的贴了上来,很暖……

    “北城……”她试探的唤了一声,想起明天的事情,他可能还不知道。

    “嗯。”过了很久,他才应答道。

    星夜舒了口气,淡然开口,“查理跟然然要结婚了,然然明天跟奶奶还有妈她们就要飞往美国了,初八举行婚礼。”

    “嗯,早该结了。”

    “其实是然然怀孕了,所以才会急着操办婚礼……”星夜幽幽的开口,语气里带着一些喜悦,但同时也是带着一分落寞。

    闻言,星夜明显的感觉到战北城似乎微微怔了一下,沉默了良久,终于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环在她腰间的手臂越发的收紧了。

    黑暗中的星夜淡然一笑,很快就将眼里的落寞压了下去,在他怀里找到一个舒服姿势,轻声开口,“他们明天十点的飞机,你之前关机,没有办法告诉你。”

    “嗯,明早回军区汇报工作,马上就赶过去。”他低沉的回了一句,接着,均匀的呼吸声就传了过来。

    星夜吸了口气,终于也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把头轻轻的往他的胸膛靠了去……

    第二天大清晨,星夜醒过来的时候,战北城早就不见了踪影,身边的位置也冷了下去,若不是椅子上随手搁着的衣服,她差点以为是幻觉了,清风徐来,梳妆台上那张龙飞凤舞的写着一行字的字条有一下没一下的扬着,窗外的雨依然还在下个不停,冷风依旧。

    等换了一身黑色的休闲装,梳洗完毕下了楼之后,战老首长跟张清雯他们都已经安静的坐在桌边等候着了。

    “早上好!”星夜微笑的站在楼梯上对着一家人打着招呼。

    正在看着报纸的战无极很快就从报纸里抬起头,对着星夜和蔼的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战老首长这也是抬起头,望了星夜一眼。

    “起来了!快点过来吃早餐吧!”张清雯微笑的拉开身旁的椅子,示意星夜坐进去。

    星夜迈着轻盈的步伐走了过去,挨着战欣然坐了下来。

    “星夜,要不,你今天也跟我一起过去吧?我总感觉一个人孤零零的,伴娘也是明天才过去,那些繁文缛节又多,你结过婚,你比较懂,你就跟我过去吧!”

    “说什么呢!奶奶跟你妈不是都在吗?你嫂嫂等下还要去医院呢,明天再过去还不是一样吗?”说话的是于政委,她才刚刚从外面回来,估计是刚刚晨跑去了。

    “可是,我,唉!”战欣然估计是得了婚前压抑症了,整天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昨晚跟查理通电话还抱怨了一大堆。

    “我明天一早就会从这边赶过去,你哥……”星夜淡淡的开口,“可能就不过去了,他等下会直接去机场送你的。”

    星夜的话一落,战欣然两眼顿时一亮,有些激动的抓着星夜的双手,“你说什么?我哥回来了?”

    轻轻地点了点头,星夜淡然道,“昨晚半夜回来的,今天一大早就赶去军区了,等下会直接赶去机场的。”

    “小北城回来了?怎么都没听到一点消息?”于政委也诧异起来了。

    “行了,他回来还要跟你们汇报不成?吃早餐,老子早饿了!”战老首长瞥了于政委一眼,很快就拿起了跟前的筷子。

    “好了,好了!大家赶快吃早餐吧,等下还要收拾东西呢!”张清雯笑了笑。

    于是,早饭过后大家就开始利索的收拾东西,东西倒也不多,不过都是一些贵重的嫁妆,战欣然可是战家唯一的千金宝贝,上有战老首长疼着,下还有星夜这个尊贵的嫂子给宝贝着,嫁妆当然也不会寒酸。

    战欣然害喜的反应很强烈,这些天明显消瘦了不少,看得星夜都有些心疼。

    很快,几辆黑色轿车开始披着霏霏细雨浩浩荡荡的从战宅出发了,直接往机场赶了去。

    早上的机场并不算很多人,战欣然在于政委跟张清雯的拥护之下缓缓的往机场内走了去,离登机还有大概二十来分钟的时间,一行人索性就在候机室里等候着。

    “星夜,我哥怎么还不来?”战欣然着急的往门外望着,一边开口。

    “应该快了,刚刚打电话说在路上,你先别着急。”不等星夜回答,于政委便已经答话了。

    于是战欣然又只好按耐住内心的焦急,默默地坐在座位上等候着。

    时间也就这样子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登机的时间也到了……

    战欣然失望地站了起来,有些失落的望了门口一眼,喃喃道,“还没有来……”

    星夜顿时也有些急了,又从衣袋里掏出手机,又拨了一遍出去,那头没接电话。

    “我看算了,可能是路上有事情耽搁了,又不是不回来了,我们还是登机吧,不然赶不及了!”于政委叹了口气,示意身旁的保镖提好行李,然后拉着战欣然往登机口走了去。

    张清雯也皱了皱眉,吸了口气,对着站在一边蹙着眉的星夜轻声道,“算了,星夜,你快点回去吧,不是还要赶去做检查吗?不要耽搁了,快点回去吧。”

    “妈,可是北城……”

    “没事,回来总还能见到的,你回去吧!”张清雯笑了笑,也转身追上了战欣然跟于政委她们。

    而这时候,星夜只觉的一道黑色的飓风从眼前一扫而过,一个低沉而略带着些许急促的声音响起了,“然然!”

    熟悉的气息袭来,星夜的一颗心才缓缓的松了下来。

    “哥!”战欣然立马就停住了脚步,迅速的转过身,便看到战北城正满头大汗的站在自己跟前,二话不说,直接朝战北城怀里扑了去。

    “哥,我不想嫁人,不想去美国,要是总能这样生活着该有多好!”战欣然的声音有些哽咽。

    战北城吸了口气,大爪一伸,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头,眸光里尽是兄长般疼惜的柔光,低缓的开口,“说什么傻话,疯了那么多年,也应该找个人来管管了。”

    “我还是想被老哥你管着!”战欣然低声开口,“要不是查理那混蛋惹的祸,我也不会结婚这么早,我不想离开你们。”

    战北城莞尔一笑,语重心长的开口,“你这个脾性,结婚以后要改改,要不是嫂嫂告诉我,我还不知道我都要做舅舅了,既然天意如此,你们也应当顺从,婚礼我就不过去了,这是给你们的结婚礼物。”

    说完,便缓缓的从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红盒子,递给了战欣然。

    战欣然疑惑的接了过来,随手打开一看,竟然是两枚戒指,款式跟他和星夜无名指上的一对差不多,里面也都刻着她跟查理的名字,款式虽然简单,但是看起来却很大方,战欣然很满意!

    “谢谢你,哥!”战欣然缓缓的收了起来,有些感动地开口。

    “嗯,跟查理好好的生活,把自己的性子收一下,婚姻是两个人一起经营的,你也要付出,我跟你嫂嫂都祝你们幸福。”

    战北城此刻心情有些复杂,一方面是高兴战欣然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一方面则是有些舍不得,毕竟呆在自己身边那么久,从小到大他就一直很疼惜这个妹子,而战欣然也不像其他的千金名门大小姐一样被养成一副蛮横娇气的小姐脾气,虽然平日里她总是一副大大咧咧争强好胜的样子,而人却很随和,很容易就能跟别人打成一片。

    “飞机就要起飞了,快点登机吧,到那边记得挂个电话回来。”星夜浅浅的吸了口气,清凉的嗓音幽幽传了过来。

    战欣然这才缓缓的放开了战北城,有些不舍的望了并肩而立的两人一眼,点了点头,“嗯,会记得的,星夜,你明天一定要早点过来!我等着你!哥,你们都回去吧,我们走了!”

    “行了,弄得跟什么一样,又不是不回来了,小北城,你赶紧带星夜去做检查吧,我们走了!”

    于政委摆了摆手,直接拉着战欣然,二话不说,往登机口走了去,张清雯也是微笑的朝两人点了点头,然后也跟了上去。

    几人的身影便缓缓的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了,战北城跟星夜就那么直直地站在那里,久久都没动……

    从机场里出来,天依然还在飘着雨,看来秋天的脚步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悄然而至了,战北城并没有开军区的车过来,而是开了星夜的车。

    好不容易才把一件大任务给完成了,战北城本来就打算好了抽时间陪星夜的,所以从军区出来的时候,还特地回家换了一身衣裳,也是一身黑色的休闲西装,他来来回回也就这几套衣服了,因为不太中意其他颜色的衣服,款式也相当的挑剔,哪个款式穿得舒服,就一直买那个款!

    ……

    其实,z市的秋天算来得比较早了,再加上这么一点薄薄的细雨,穿着一件简单的衬衫似乎也不能抵挡这淡淡的凉意了,于是,整理好的秋衫也被找了出来。

    “姑姑,你要出门吗?看你穿成这样!”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蓝致远见到蓝姗姗一身淡蓝色秋装,手提着包包从楼上走下来,便开口问道。

    蓝姗姗美眸一抬,嘴角含着一丝微笑,点了点头,道,“这几天坐着无聊,想出去找几本书回来看看,对了,这里有没有什么好一点的书店?”

    蓝致远很快就关上了电视,望着蓝姗姗回道,“我带您过去吧,对了,顺便去医院接爸爸一起用午餐吧。”

    蓝姗姗寻思了一番,回道,“也好,我还想顺便去看看那块地,你妈之前觉得那块地太小了,看能不能把周围的空地也一同盘下来,这样学校的面积也广一点,布置成一个花园式的学校,环境优雅,可以给孩子们提供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

    “这边我倒是不认识什么人,等下过去问问爸爸吧,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蓝致远徐然弯腰倒了杯热水,喝了几口,“姑姑,我妈不会就打算让您在这边当校长了吧?你们不是商量好了要回新加坡定居吗?”

    蓝致远很是纳闷,他可没有记错之前他们是打算回新加坡来着。

    “嗯,我跟你妈又合计了一下,你爷爷生前还是想回到z市这边生活,落叶归根,我们若是一家人全部搬去那边,那谁来陪你爷爷呢?所以我决定回到z市了,这里我虽然不熟,但是总感觉很亲切,也许是因为你爷爷就在这里吧。在这边办一所学校,一边教书育人,一边感受一下这座城市的氛围文化,倒也挺不错的。”

    蓝姗姗语气有些怅然,提着步子朝蓝致远走了过来,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蓝致远很快就倒了一杯水递给了她。

    “我发现姑姑的生活追求真是越来越简单了!姑姑,我看李主任对您也挺有意思的,而且还那么积极,您为什么就不考虑一下呢?姑姑不会就打算这样过一生了吧?”

    蓝致远很好奇的问道,他一直摸不清他这个姑姑的心思,似乎潜意识里很排斥婚姻的事情一般,以前爷爷还在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反对她的这种想法,很宠着他的这位姑姑,小的时候,他倒很少见到这位姑姑,因为他是在新加坡那边长大的,很少回z市,不过好在自己的妈妈在那边办了学校之后,姑姑就过去帮忙了,不久后,爷爷退了下来,也一起移居新加坡了,一家人倒是生活得很愉快。

    “这样不是很好吗?生活简单一点没有什么不好,不是吗?”蓝姗姗幽然笑了笑,抿了一口水。

    “姑姑,您还是这么崇尚单身主义!侄子我决定了,要向您学习!将单身主义进行到底!”蓝致远揶揄道。

    “好了,少拿你姑姑打趣了!对了,致远,你能不能帮我打听看看,那块地周围的那些空地是谁家的,我想把它们也一起买下来,你对这边熟一点,姑姑的这个忙,你一定要帮。”蓝姗姗拍了拍蓝致远的手臂,开口道。

    蓝致远一听,徐然点了点头,“帮!姑姑的忙我是一定会帮的!”

    蓝姗姗淡然一笑,吸了口气,又浅浅的喝了一口水,眼神里溢出了丝丝温柔的流光,很淡,却很暖……

    ------题外话------

    今天少更一点吧,月事中,疼得厉害,一直冒着冷汗,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思码字,宁少勿滥吧…

    温大叔他们很快就会跟蓝姗姗打交道了,远藤大叔也快回来了,到时候,三个人又该是怎么面对呢?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