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六章 番:父与子
    (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一路抱着自己的女儿回到了家,刚刚打开门,就看到自己的妻子正在整理客厅,家里经常被这几个小鬼搞得很乱,东西玩具丢得到处都是。

    听到开门声,星夜很快就回头朝门口望了一眼,发现自己的丈夫正抱着小女儿就站在门边看着她,面容依然还是那般的清雅秀丽,欣然笑了笑,清凉的语气就从红唇里溢了出来,“回来了。”

    男人缓缓地弯腰将女儿放了下来,一边脱下身上的外套,一边开口,“儿子们呢?还没回来吗?”

    而就在他说这话的同时,浴室里传来一阵喧哗的吵闹声,细细一听,便可以听出,正是邦邦跟北北的声音。

    “在洗澡呢,衣服就在沙发上,你给他们送过去吧,他们不给我进去,刚刚给他们准备好水就让我出来了。”星夜无奈的笑了笑,这两小子似乎知道什么叫男女有别了,这段时日只有他们的爸爸才能给他们送衣服。

    战北城挑了挑眉,这两小鬼!

    “爸爸,果果也要洗澡,妈妈,果果的衣服呢?”果果小朋友一边说着,一边往沙发那边走了去。

    “嗯,等哥哥洗完,妈妈再帮你洗。”星夜轻声应道。

    战北城捧着衣服过去敲浴室的门的时候,发现门并没有锁,于是他便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很快,一阵嬉闹声立马就传了过来。

    定睛一看,原来邦邦跟北北正坐在浴缸里,泡泡将两个小小的身躯都淹没了,北北正拿着沐浴球给邦邦擦着背,两人的头上脸上到处是泡沫,邦邦也一手擦着脸,一手执着沐浴球搓着自己那小小的胸膛,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爸爸正站在门边看着他们。

    “哥,等下擦点药吧,伤口那么大,一定很疼。”北北轻轻地抬起北北架在浴缸上的胳膊,抹了一把泡泡,低下头小心的吹了吹,“疼不疼?”

    “不疼!一点也不疼,一点伤,小事!别给妈妈知道了,不然又要没完没了了,更年期的女人,真受不了。”邦邦漫不经心的转过脸瞥了自己那胳膊一眼,小脸板了一下,语气颇有大人的气势。

    头上的泡泡都往眼睛里留了,北北顿时觉得难受,赶紧的丢下手里的沐浴球,从浴缸里捞起一条毛巾挤了挤,看都不看,就往邦邦脸上擦了去,然后才擦擦自己那小脸,却一边开口道,“哥,你这说法不对,我昨天上网查了一下,女人的更年期好像是五十岁左右吧,妈妈离五十岁差很远呢。”

    “她这是更年期提前到了,嘶!小心点。”邦邦回了一句,胳膊上的伤口忽然传来了一阵火辣的疼痛。

    一直静静的听着他们说话的战北城,终于回过了神,低下眼帘朝北北那胳膊上一望,俊眉便深深的皱了起来。

    只见邦邦那小小的略有麦色的胳膊上竟然横着一条约莫五六厘米长的伤痕,那伤痕显得很深,见多了这情况的战北城当然知道事情不简单了,连忙大步的走了过去。

    “爸爸!”北北很快就发现了朝他们走过来的高大的身影。

    “怎么回事?怎么划了那么长的一道伤疤?”战北城眯着那深眸,扫了邦邦跟北北一眼,将手上的衣服往架子上一搁,便立刻弯下腰,抓过了邦邦的手臂,细细的查看了起来。

    邦邦望了战北城一眼,目光也顺战北城往自己的胳膊上望了去,拉长了声音,抖了抖自己的手臂,“哎呀,爸爸!没事!小伤!身上不挂几道伤疤能算什么男人!”

    小家伙道还是挺坚强的,虽然疼得很,但也忍着。

    “毛还没长齐也想妄称男人?谁跟你说这些的?”战北城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一把拉过了旁边的椅子,在浴缸边坐了下来,细细的端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

    “行了爸爸!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哥,跟他较真白费劲。”北北深知自己哥哥的性格,耸了耸肩瞥了战北城一眼,又捞起了沐浴球往自己身上搓了去。

    邦邦撇了撇嘴,又扫了自己那伤疤一眼,眨了眨眼,正想拿起边上的瓢子往身上泼水,冷不防却被战北城拦住了。

    “好了,爸爸给你洗吧,清理一下伤口,给你上药。”

    说着,很快就挽起了衣袖,伸手捞起了毛巾,而这时,‘呯’的一声,浴室的门开了,邦邦跟北北立刻下意识的抬起头往门外望了去,只见自己的妹妹果果正抱着一堆衣服走了进来。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这!进来怎么也不敲门啊!”邦邦跟北北吓了一跳,立刻反应一齐朝战北城怀里扑了去,邦邦还一手拉过了浴缸边的帘子,紧紧的裹住了他跟北北那光溜溜的身躯,朝果果大喊了一声,稚嫩的童音里染着一丝不满。

    果果小朋友扬了扬眉,扬了扬手里的衣服,脆生生的开口,“我也要白白……”

    “你就不能等我跟北北洗好吗?男人洗澡你闯进来做什么?真没规矩……”邦邦紧紧的把那小小的身子往自己爸爸怀里粘了去,也不忘了数落果果一句。

    “果果,你是女人,女人不能跟男人一块洗澡,知道吗?”这时候,北北也努力的想了想,便吐出这么一句。

    果果愣了一下,清澈的双眸里充满了不理解,有些气闷的垂下了眼帘,怏怏不乐的开口,“哥哥一定是不喜欢果果了……”

    说着,又可怜巴巴的望着战北城肩上的那两张不满的小脸,十分委屈的低下了头。

    “哎哟,爸!你快点让她出去嘛,我跟北北还没洗完呢!”邦邦嚎了一声,又望了望果果,“果果,等下叫妈妈给你洗,你先出去,哥哥回头给你糖吃,快点出去……”

    真是两个臭小子!战北城不动声色的瞧着自己的三个儿女,恍惚就有那么一瞬间,似乎觉得自己好像老了,四十了,真的老了,孩子们也知道男女有别了,看来,是该给他们一个独立的空间的时候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英俊的爸爸忽然就伸手抱住了怀里的那两个小小的身躯,转过头望了望一脸委屈的女儿,温和的笑了笑,“果果先出去吧,等下妈妈会帮你洗的,果果长大了,不能再跟哥哥一起洗了,听话,爸爸明天带你们去麦当劳,嗯?”

    一听到可以去麦当劳,果果小朋友立马就两眼放光了,哪里还有什么委屈的样子,立马高兴的点点头,“哦,好!爸爸一定要说话算话,还有哥哥记得给我糖吃!我先出去了!”

    飞奔的身子像只快乐的小鸟一样,果果很单纯,被保护得很好,可是,这并不是战北城乐意看到的,他必须要让孩子们能有自己独立的能力,还要能自己独挡一面,不然以后长大了,就会吃亏,要是他的小女儿也能像他们的哥哥一样机灵,那就好了!

    而,似乎能看出战北城心里的想法似的,邦邦趴在战北城肩头叹了口气,用那拉长的语气说道,“爸爸,你就甭操心了,果果那丫头鬼着呢,她跟你装的,她号称班里的女王,从来不会吃亏……”

    说着,才缓缓的放开了手里的帘子,身子一滑,又泡进了浴缸里……

    给儿子们洗干净,穿好衣服出来,天都已经黑了下去,星夜煮了饭,菜也洗好切好了,虽然菜煮的不好吃,但前处理还是会的,战北城只要动动锅铲就可以了,而星夜则是给果果洗澡去了。

    晚饭过后,邦邦跟北北便被战北城叫到书房。

    “爸爸……”邦邦跟北北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声,声音很小。

    战北城没有说话,只是深沉的望了两个儿子一眼,缓缓的拉过了邦邦的胳膊,轻轻的挽起了衣袖,将创口贴撕开了,默默的拿起了桌上的消毒水,小心地沾了沾,替邦邦洗去周围的泛出来污渍,然后上好了消炎粉,再包扎好。

    “还不老实交代?”战北城眯起了那双深邃的眼眸,瞥了两孩子一记,邦邦跟北北立马就低下了头。

    “爬,爬树上给摔的……”

    “好端端你爬树上干什么?”

    “爸爸,是我让哥哥给我抓螳螂,哥哥不小心才摔下来,被树枝划到了,爸爸要罚,罚我好了……”北北担心的望了邦邦一眼,赶紧认罪了。

    “不关北北的事,他就给我看鞋子,是我自己想抓的。”

    “是我让哥哥给我抓的。”

    “都说是我自己……”

    战北城不动声色的望着跟前的两小子你一句我一句的,顿时感觉心里有些安慰了,老二是一个很乖的孩子,这性格比较像战无极,比较温顺,而老大这性格,倒有点像他了,不过,不可否认,他这哥哥还是当得不错的。

    “你们干了什么爸爸心里都有数,以后不许爬树,要让我知道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听到没有?”

    战北城压低了嗓音低喝了一声,吓得邦邦跟北北立刻立正敬礼利落的回答,“是!”

    “好了,回去温习功课吧,明早起来跟爸爸去跑步。”战北城两手一伸,一手摸着邦邦的脑袋,一手摸着北北的,声音柔和了下来。

    邦邦终于吸了口气,微微偏过头,立马就迎上了北北投过来的那诡异的眼神,葡萄般莹莹动人的眼眸一转,狗腿的抱住了战北城胳膊,“嘿嘿,爸爸,借你那辆坦克模型给我看看呗,听小孟叔叔说那玩意挺厉害的,防飞机坦克,高门炮呢,爸,您就借我们看看嘛!”

    “就是……爸爸,北北也想看,你就借我们一晚上,明天我们一定还给你,好不好?爸爸?”北北也扑了上来,抱住了战北城另一只胳膊晃啊晃。

    战北城岂会不知道这两小鬼的心思,什么东西交到他们手里还能完整无缺的回到他手里?这亏吃一次就够了,再上当第二次就是笨蛋!

    “不行,赶紧给我回去做功课。”战北城板下脸,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

    邦邦跟北北立刻就垮下了小脸,眨巴着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好不委屈的样子。

    “没听见是不是?听口令!”看到两人都没动,战北城微眯着眼,瞥了他们一记,然后严肃的开口,“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向右转!齐步走!完成功课立马给我刷牙上床睡觉,这是命令!”

    邦邦跟北北都乖乖的执行了所谓的‘命令’,怏怏不乐的走出了书房。

    收拾好饭桌,舒服的泡好了澡,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给孩子们铺好床,监督他们睡下之后回到卧室,战北城已经悠闲地靠在床上看他那些宝贝军事论著了。

    “邦邦那胳膊怎么回事?”星夜缓缓的朝床边走了过来,蹙着眉头问道,难怪他今晚要求给他找有袖子的衣服,想来是担心被她发现了,清眸免不了又染上一丝担忧。

    “太皮了,爬树上不小心给摔的,我已经给他上好了药,给他警告过了,你不用担心。下回他要敢再犯,我就收拾他。”男人悠闲的抬起眼望了坐在床边的女人,低沉有力的声音传了过来。

    星夜微微吸了口气,将头上的发簪拿了下来,满头乌丽的青丝便铺满了整个肩头,直接拿爪子梳了梳,然后很快就拉开被子爬上了床。

    “明天打扫好孩子们旁边的那个空房间吧,以后让果果自己睡一个房间,孩子们都长大了。”星夜才刚刚躺了上去,战北城立马就合上书本,往柜头一放,然后就一手揽过了星夜。

    “嗯?”星夜有些不明所以的抬头望着边上的男人。

    “邦邦跟北北说他们现在是男人了,而果果是女人。”战北城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想起刚刚的事情,这事情,确实应该好好想想了。

    “啊?男人……”星夜禁不住抿着唇低低的笑了起来,怪不得那两孩子这些天都是让她把衣服放下就催她出去了。

    “两个小鬼……”战北城也笑了一声,收紧的铁臂,紧紧拥住了星夜,“很晚了,早点休息,明天带他们出去玩玩,顺便回战宅那边看看。”

    星夜轻轻的点了点头,淡淡的应了一声,往他的胳膊上枕了去……

    战北城的黑眸顿时变得很柔和起来,温柔的摸了摸星夜的头,唇边,尽是温暖如春光般的笑意。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支持,么~俺会努力,尽快开新文,嘿嘿…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