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八章 番:悲催了
    (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在三个孩子软磨硬泡之下,战北城终究无奈,只好答应了孩子们的要求,半个月后,孩子们如愿以偿的领到了各自要求的小狗,孩子似乎就中意这些可爱的小动物,吃喝睡都一起了,弄得星夜很生气,不得不去宠物店把那些狗洗的干干净净,还特意去做了一番检查,知道没有问题之后,才敢让孩子们抱着。

    这天,放了学之后,三个孩子依然还像往常一样,总要玩一番才回家,也就是一大帮孩子,都是军区大院里的孩子们,就在离军区不远处的那块略微平坦的荒地上,拿书包叠在荒地的两头,做球门。

    正值仲夏的傍晚,天也没有那么容易黑,夕阳斜斜的挂在天边,晚霞染红了半边天,偶尔见到几只飞鸟飞快地掠过天际。

    “加油!大哥二哥!”果果一身公主白纱裙,葡萄一般明亮晶莹的眼睛一直盯着球场内那两个不断奔跑的身影。

    “北北!接住!”

    “摁住他们!”

    “邦邦这里!”

    ‘嗖!’只见一个球影从眼前飞过,一大帮孩子就扑了过去,荒地上尘土满天飞,旁边那些翠绿的草地上都染上了一层厚厚的尘土,灵活小小的身影不断的穿梭着。

    “北北,接住!”

    “好的!”

    ‘嘶!’而球才刚刚离开邦邦的脚,往北北那边飞去,一个倒吸冷气的声音传来。

    “大哥!”果果立马就感觉到邦邦不对劲了,将脚下的书包一提,立马就朝站在球场里皱着眉头的邦邦飞奔了过去。

    北北也很快就把球接住了,一手揽在怀里,诧异的走了过来。

    “大哥,你怎么……你脚出血了!”果果那尖叫声响起来了,整个球场上的孩子都停下了动作,围了过来。

    “哇呜……好多血!疼不疼啊?吹吹!”果果有些害怕了,拼命的朝邦邦的伤口吹着气,差点都要哭了。

    邦邦深深的吸了口气,低下头,往自己的脚趾头望了去,果然,右脚的脚拇指那指甲都快掉了,疼死他了!

    “果果,快点拿纸巾!”北北很快的将怀里的球一扔,低下身子望着那流血不止的脚趾头,依然还有些浅的眉毛都拧成了一团了,抬着头望着一脸隐忍得脸色发青的邦邦,低声问道,“疼不疼啊?”

    邦邦叹了口气,弯腰将脚上的凉鞋小心翼翼的脱了下来,一屁股的坐了下来,“没事,得了,甭吹了!快点拿纸啊!有点疼……”

    “果果给你擦擦!”果果很快就从书包里翻出了一包纸巾,一股脑的抽了出来,往邦邦脚上捂了去。

    “啊!你这笨蛋!想疼死我呢!得了,我自己来!嘶!”邦邦一把抢过果果手里的纸巾,一手拦开了果果,挥舞着手,“得得!别围过来,没看见过人受伤呢?看什么看?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像看耍猴的一样!赶紧回家去!我也要回家了!果果,去,帮哥哥把书包拿回来。”

    邦邦平日里可是军区里的孩子王,被他这么一吆喝,众孩子才纷纷的退开了,不紧不慢的走过去拿书包,一步三回头的望着坐在地上齿牙咧嘴的邦邦,不一会儿,也都散了。

    “哥,不然我们去医务室看看吧,你脚指甲都快掉了,还流了那么多血!脏兮兮的,爸爸说伤口不及时处理会感染的。”北北一边小心翼翼的帮邦邦擦掉那早已经血肉模糊的脚趾头旁边沾着的沙土,有些心疼的望着一脸隐忍的邦邦。

    “唉,算了,你背我回家吧,家里有医药箱,回去处理一下!”邦邦抓了抓头,脚尖传来的疼痛感让他直咬牙,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哦!”北北很快就扔掉手里的纸巾,弯下腰,背起了邦邦,然后扭过头,望着边上的那个小小的白色的身影,喊了一声,“果果!回家了,帮我们背书包!”

    “哦!来了!”果果小朋友一人提着三个大大的书包,将整个人都给遮住了,一步一步的朝这边走了过来。

    “行了,回家吧!疼死了!回去得拿点药止一下疼!”邦邦甩了甩脚,一滴滴鲜艳的鲜血就滴落了下来。

    一路背着邦邦回到家里,北北早就累得差点连脚都抬不起来了,一开门就大步的朝沙发走了去,将邦邦放了下来,正想给他拿药,而这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孩子们一齐往门口望了去,发现星夜已经走进门里来了。

    “妈妈!”

    “妈妈!大哥的脚流血了!”还没等星夜换下鞋,果果已经飞扑了过来,一手揪着星夜的裙子,眨巴着眼,眼里带着一丝惧怕,脆生生的开口,一手指着坐在沙发上的邦邦。

    星夜微微蹙了蹙眉,一手往手提包往架子上挂了去,大步的走了过来,很快就发现了邦邦那右脚的拇指上正包着一张已经被血染红了纸巾。

    “怎么回事?你脚怎么了?”来不及想太多,星夜便蹲下了身子,一把抓住了邦邦的脚,小心翼翼的将那纸巾拿开,果然,那脚指甲都快掉了,清丽的眼神顿时一疼,心疼得不得了,抬头想要骂他一句,又发现小家伙分明就是在忍着疼痛,脸色又青又白的,哪里还忍心开口责备他?

    “哥哥踢球给踢的!”果果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

    星夜暗暗的吸了口气,心里颇为无奈,只好伸手给邦邦折好了裤脚,然后转过身子,背对着邦邦开口,“上来,妈妈带你去医务室。”

    邦邦努了努嘴,倒也没有拒绝,乖乖的往星夜的背上爬了去。

    “你们乖乖待在家里写作业,不许出去玩!回来再让爸爸跟你们算账。”

    说着,不等孩子们开口,便已经背着邦邦消失在了门外。

    “哦!知道了!”北北跟果果拉耸着脑袋闷闷的开口,灿烂的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门口。

    ‘蹬蹬蹬!’急促的脚步响起了,一个纤瘦的女子背着一个酷酷的小男孩匆忙的从路上走过,也顾不上跟别人打招呼了。

    来到医务室,医生刚好准备下班回去吃饭,幸亏是赶上了。

    “你这孩子,怎么整得连脚趾甲都没了?一脚脏兮兮的,伤口里都是泥土!”那名医生皱着眉头翻看着邦邦那血肉模糊的脚趾头,无奈的摇了摇头,“等下要拿消毒水给你洗,可能会很疼,你得忍着!”

    “会不会很疼?能不能给他弄点止痛药?”星夜担心的望着医生,轻声的开口道,这么小的孩子,要他忍着,要忍得住才怪,别看这孩子一副挺坚强的样子,其实就是忍着怕人家笑话了。

    ‘呯!’这时候,微掩着的门被推开了,还没等星夜回过头,一道熟悉而清新的味道扑鼻而来,不用想,都知道是谁来了。

    “怎么回事?听孩子们说邦邦的脚受伤了?”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担忧,只见一抹军绿色从眼前一晃而过,定睛一看,男人已经抓住了邦邦的那只脚。

    “爸爸……”邦邦有些害怕的望了一脸阴沉的战北城一眼,默默的垂下了头,不敢吭声了。

    “怎么给弄的?”

    “踢球给踢的……”

    “你自己算算这次是第几次了?都不让我跟你妈省心一点!非要让我收拾你是不是?”

    “对不起……爸爸妈妈……”邦邦也有些难过的低下了眼帘,又害爸爸妈妈担心了!

    星夜无奈的吸了口气,一手拉了拉战北城的衣袖,低声道,“好了,先让医生给孩子清理伤口吧,久了就会感染了,有什么回去再说。”

    战北城这才松缓了一些,转头看了看医生手里拿着的药水,心知他要清洗伤口,这才一把抱过了邦邦,坐了下来。

    星夜预料得没错,这药水才刚刚沾上去,邦邦那眼睛里立马就开始闪烁着晶莹,禁不住笑声的呜咽了起来,星夜望着他,不禁也陪着他眼眶发红起来。

    “呜呜,好疼……”一颗颗金豆豆就开始落了下来。

    “邦邦你忍忍就好了!不怕,妈妈抱!”星夜微微弯下腰,一把抱住邦邦的肩膀,轻轻的摸着他的小脑袋,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妈妈!我好疼!呜呜!”火辣的疼痛感袭来,令邦邦忍不住挣扎了起来,战北城见状只好生生按住了他,大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脚,好让医生清洗。

    “知道疼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皮!上回是去河里游泳被玻璃割到了腿,缝了几针都忘记了?这回是脚趾甲都被你踢没了!都不长记性是不是?别以为现在哭着我就不罚你了!回去给我写三千字的检讨书,周末早上十点之前交到我书桌上,不然你看我怎么收拾你!”战北城才不管孩子疼得呱呱叫,该教训的时候,还是要教训的,不然都无法无天了!

    “他都疼成这样了,你就不能对他小声一点吗?要教训也等他好了再说!”星夜本来就心疼得不行了,看到孩子被他这么一低斥之后那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不由得也提高了音量,一副老牛护犊的模样。

    “好了伤疤忘了痛!慈母多败儿!你可别把他们都给宠坏了,这点疼就哭,揍性!爸爸当年也跟你这样的年纪,念书的时候跟人打架被人家用石头划破了头,也缝了几针,一滴眼泪也没有留,这么点疼就哭,还敢称自己是男人?”

    “谁说我哭了!我没哭!哼!”一听到战北城的刺激,邦邦就咬了咬牙,硬是抬手抹了一把眼泪,吸了吸鼻子,睁着那双依然有些朦胧的眼睛瞪着战北城,一脸的不服气。

    硬是忍着火辣的疼痛,邦邦咬着牙,任着医生清洗上药,等忙活一翻下来,天早就黑了,邦邦也没有再掉一滴眼泪,倒是星夜的眼眶一直都在泛红着,一颗心被揪的紧紧的。

    医务室离家里还是挺远的,快走的话,也要二十多分钟才到家,邦邦舒舒服服的趴在战北城那宽厚坚实的背上,还没有走到半路就睡着了。

    夜晚凉风习习,夫妻俩就这样慢慢的走在安静的小道上,两旁的路灯都已经亮了起来,正是万家灯火的时候。

    “睡着了?”男人那压低了的声音传了过来,一边悄悄的扭过头,往自己的背上望了去,缓缓的停下了脚步。

    星夜轻轻的抬头,微微踮起脚望了望,邦邦早已经双眼微闭,借着微弱的灯光,还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他那长长的眼睫毛上还染着些许湿意,小脸也脏兮兮的,浑身上下都沾满了泥土,衣角还染着一些血迹。

    轻轻地点了点头,伸手给他拉好了衣领,将手臂间的那件军绿色外套往孩子身上遮了去,才轻声回道,“嗯,睡着了。”

    “还在担心?”男人继续问道。

    “指甲都没有了,能不担心吗?”星夜心疼的望了孩子那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哑着嗓音回答。

    “还能长出来,没事,甭瞎操心,眼眶都发红了!”战北城无奈的抬头望了一脸沉郁的妻子一眼,腾出一只手,将自己头上的帽子一摘,往她头上带了去,然后轻柔的拉过她垂在腰侧的纤纤细手。

    “摔爬滚打中长大的孩子才会更坚强,受点小伤没事,回去好好调教一番就好,你总不希望孩子的童年像你的童年一样,死气沉沉的吧?不用太难过,嗯?”低柔的嗓音传来,令星夜心里顿时酸酸的,就想哭。

    掌心依然还是很温暖,指腹上的那老茧仿佛越来越厚了,触感很粗糙,但是她却中意极了这样温暖的感觉。

    “你说得好听,难道你自己不心疼吗?”星夜吸了吸鼻子,浅浅的吸了口气,清眸幽然一抬,望进了他那深邃的眸光中。

    他莞尔一笑,眼底迅速的浮起了一道绚丽的柔光,“你这妈妈做得挺合格,如此也好,你扮演慈母的形象,我保持着严父的威严,为了孩子,夫人还得多多配合我。”

    “我当然比你做的合格!”星夜淡淡的收回眼神,搭在他手心里的素手微微一张,变成十指相扣,轻轻一抓,清淡的声音传来,“回家吧,很晚了,妈跟孩子们都在家里等着呢!”

    “嗯,回家。”男人低笑了一声,继续往前走了去。

    于是,寂静的小道上,两道长长的身影缓缓的往前移去了,身后似乎都落了一地的银光,幽幽抬头往天上望了去,才发现,今天好像是十五,月亮很圆,月色十分的皎洁动人。

    ------题外话------

    这个片段呢,是某云经历过的,不过某云是左手拇指没了指甲,记得当年我妈带我去医院的时候都哭了,后来也是我爸背我回来的,想想那时候,觉得很幸福,直到现在,某云的手指头还破相了,很难看,挺遭人嫌弃的,囧…

    推天使的宠文《剩女——豪门宅妻》http://。xxx./info/434322。html

    他给了她无限的特权:

    “家里的事全都由老婆来做主!”

    “外面的事老婆想做主也没问题。”

    “老婆想要做的无条件支持!”

    “老婆辛苦可以帮忙按摩。”某男想着,要是按到床上去最好了!

    “要是老婆被人欺负,第一个出去教训人。”

    “老婆的话都要听!比如什么话听呢?什么都听!

    亲们给力的挺一下吧!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