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博娱乐场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二章 番:祖孙情
    (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回到战宅,才刚刚是早上九点多,还没有到午饭的时间,说来也奇怪,刚刚天上的太阳还耀眼的很呢,不一会儿,这天就阴下来了,风也挺凉爽挺舒服的,难得一见的大阴天啊!

    车子刚刚在门前停了下来,三个孩子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推开了车门屁颠屁颠的下来了。

    “管家爷爷早上好!”北北第一个下来,就看到站门前的管家谢元宝。

    “早上好,管家爷爷!”

    “呵呵,小少爷,小小姐早上好!”管家乐呵呵的笑着,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

    “曾爷爷是不是在后院啊?”果果问道。

    “是的,老首长就在后院里跟风老爷子喝茶呢!”

    ‘嗖!’还没等谢管家说完,三个小小的身影已经朝后院的方向跑了去。

    “哎哟!你们慢点跑!人都跑不了急什么呢!这三孩子!”于政委哭笑不得的望着那几个急切的身影,手里还拎着他们那一袋满满东西。

    凉风习习,后院里到处是绿油油一片,葡萄藤早就顺着走廊边搭起的一排的栅栏爬得满满都是,三个孩子才一踏进后院,就看到了一大串一大串的葡萄正晶莹剔透的散发着淡淡的光泽就挂在藤上,而不远处搭起的花架下传来了一阵阵朗朗的笑声。

    三个孩子相互对视了一眼,立马拔腿就往声源跑了去。

    “曾爷爷!曾外公!远藤阿公!”一边跑着,嘴里还一边着喊着,走廊上传来了孩子们欢快的笑声,之所以叫远藤阿公,是因为啥曾外公的,都不知道叫哪个了,所以,孩子们就一致喊远藤智为远藤阿公,有时候也简称为阿公!而远藤智也觉得这个称呼十分的亲切,自是非常喜欢。

    正坐在矮桌旁悠闲的下着棋的三个老者,忽然眼前一亮,首先抬起头的是远藤智,老人那声音已经很苍老,“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好像是孩子们的声音!”

    风起也竖起了耳朵,灰白的眉毛一挑,“好像是!那三个宝贝的声音!”

    “曾爷爷!曾外公!远藤阿公!”又是一个脆生生的童音传来。

    这下子,战老首长也不淡定了,立马就站了起来,“真是孩子们的声音啊!这么早就回来了!”

    走廊很长,一片绿色连成了海,三双眼睛一转,便往走廊的尽头望了去,果然,三个小小的身影出现了,正朝着便飞奔过来。

    “嘿!宝贝们回来了!哎哟,让曾爷爷抱抱!”战老首长很快就张开双臂抱住了第一个扑过来的孩子。

    “曾爷爷!北北很想你!”

    “哎哟,曾爷爷也想北北哪!”

    “远藤阿公!”邦邦也一把投进了远藤智的怀里。

    “曾外公!抱抱!”果果最粘风起了,每次一过来的话,风起的怀抱就是她专属的怀抱。

    远藤智宠溺的摸了摸邦邦的头,笑道,“邦邦真乖啊!阿公给你摘葡萄吃!”

    “来,孩子们,曾爷爷早就给你们摘好洗好了,吃吧!”战老首长一把抱起北北,让他坐在自己腿上,伸手示意远藤智把棋盘移开,风起很快就抱着一大盆葡萄放了上来,都已经摘成一颗颗洗好的了,大大的,晶莹剔透,像一颗颗紫红色的宝石一样,绽放着清亮的光芒。

    “哇!好大的葡萄!”果果小朋友两眼发亮了,望着眼前的葡萄,不禁咽了一下口水。

    “吃吧!不够再摘!”

    风起的话一落,六只小小的爪子已经往盆里抓了去。

    “嗯,很甜!阿公你也吃一个。”邦邦随手将一颗葡萄往远藤智的嘴里塞了去。

    “曾爷爷也吃!”北北不甘示弱,也捡了一颗往战老首长的嘴里塞去。

    “曾外公果果也喂你!”

    “好好!果果真乖!好孩子!都是好孩子啊!”风起大笑了起来。

    不知道算不算遗传了星夜的爱好,星夜很中意吃葡萄,怀孕那会儿,吃得最多的也是葡萄,这几个小萝卜头也十分的很中意吃葡萄,比如大冬天的,战北城还特地让人从新疆那边捎了很多葡萄干回来给他们吃,这下子,家里自己种的,就更好了,一下子也不会烂太快,够他们吃的,不然也可以冷藏起来。

    “曾爷爷,北北换牙了!”吃得正欢的北北小朋友忽然抬起那双闪亮闪亮的眼眸望着一脸乐呵的战老首长。

    战老首长不禁也是一怔,片刻才反应过来,“换牙了?哦,北北要长大了!来,曾爷爷看看,北北换哪一颗牙了!”

    北北很快就吞下口中的葡萄,立马张开嘴,伸手指了指那已经没了牙的地方,“这颗!”

    “哦,门牙哦!过几天就长出来了,多吃几碗饭就长得快!”

    “曾爷爷,是不是长大就一定要换牙啊?”果果疑惑的问道。

    战老首长点了点头,“嗯,一定要换牙,不然以后牙齿就不好,你看看你们的阿公,还有曾外公牙齿都很好,因为他们小时侯换了牙,还要每天早晚都记得刷牙,不然牙齿会长虫,知道吗?”

    果果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果果知道!妈妈每天早上都让我们刷牙,晚上都让爸爸带我们去刷牙!所以果果的牙齿很好,没长虫!”

    “嗯,曾爷爷知道!快点吃吧,不够还有!”

    老人家的,也不知道怎么疼孩子了,好吃就只会让他们使劲吃,想背着抱着,也背不起抱不动了,都已经老了,心有余而已不足啊,不然,也可以带他们出去玩玩了,想去游乐场或者动物园的,老了,都八十多了,走路吧,有时候都有些脚抖了,眼睛也不太好使了,远藤智不久前还去看了一下眼睛呢!

    唉,琢磨着,估计也就这几年的人了,不知道哪一天,两腿一蹬,就是驾鹤西去了,可能也看不到这几个小宝贝真正的长大成人了……

    战老首长看着正在嬉笑的吃着葡萄的孩子们,一时之间忽然就感慨万千,眼底闪过了一道道不舍与无奈,不经意间的一个抬头,便也迎上了风起跟远藤智同样灰暗的眼神,这气氛不知为什么的,就变得有些伤感了起来。

    人,总会有老去的一天的……但是,多么希望这一刻不会来得太快!

    几个孩子相当的机敏,很快就感觉到了气氛似乎不对,北北很快的抬起了头,望了望一脸沉默的战老首长,再望了望同样一脸黯然的风起还有远藤智,小手抓了抓头,道,“阿公,你们怎么了?是不是我们调皮惹你们生气了?妈妈说不准惹你们生气的!”

    北北纳闷的开口,他们好像也没有皮啊,为什么曾爷爷好像都不太高兴呢?

    “曾爷爷?”果果此刻也停下了动作,唤了一声,很快就朝战老首长爬了过来,似乎有心灵感应一般的,北北也就在那一刻,也朝风起爬了过去,乖乖的在风起的腿上坐了下来。

    “曾爷爷不开心吗?”果果怔怔望着战老首长那张黯然的老脸。

    而这时,战老首长也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拉着果果的小手,一把提了起来,果果就稳稳的坐在了他的腿上,苍老的嗓音很温和,“果果怎么知道曾爷爷不开心呢?”

    “因为曾爷爷不开心的时候,眉毛就会皱起来,像爸爸一样,妈妈最不喜欢爸爸不开心了,果果给你揉揉你就开心了!妈妈每次一帮爸爸揉揉,爸爸就会笑了,呵呵!”果果小朋友伸着小小的爪子往战老首长那灰白的眉毛抓了去,让战老首长顿时哭笑不得。

    “哎哟,果果会心疼曾爷爷了,嗯,果果亲曾爷爷一口,曾爷爷就高兴了!”战老首长笑道。

    “好啊!”果果洋溢着一张笑脸,很快就在战老首长脸上留下一个湿哒哒的吻。

    “真恶心,曾爷爷,她舔了你一脸的口水!”邦邦耸了耸肩,嫌恶的损了一句。

    “果果小美女的吻是天底下最珍贵的吻,你懂个p!嘎嘎!”果果扭头回了一句,还对邦邦做了一个鬼脸!

    “狗日的,出口还这么恶俗!超级恶心!”邦邦受不了的大吼了一句。

    果果眨了眨眼笑道,“阿公!哥哥在骂你们呢!哦!你完了!远藤姑外婆也是日本人哦,外公也是!你死了!我要告诉他们,他们就不跟你好了!”

    三个老人顿时脸就僵住了,差点没反应过来,而北北小朋友却像一个好奇的乖宝宝,充分发挥了不懂就要问的好习惯。

    “阿公,狗日的是什么意思啊?北北见他们总是这么骂人,但是北北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远藤智僵着一张老脸,略微有些可疑的涨红了,轻咳了几声,清了清嗓子,“邦邦,谁教你这么骂人的?”

    “曾爷爷啊,上回我见他骂人就骂这句。”

    “嗯哪,果果也听到了,后来果果问了蓉蓉姐姐,蓉蓉姐姐说那是骂日本人的,呵呵!”果果仰着一张脸,幸灾乐祸的望着邦邦笑道。

    “胡说!果果,你竟然敢掀我的底,你看我怎么抽你!”邦邦板着一张脸,凶了果果一句。

    而这时战老首长也是满脸歉意与尴尬,看来,这耳濡目染的,自己行为不端正那也不行啊,只好尴尬道,“这个,这个是曾爷爷的错,以后不准讲粗话,谁再敢讲粗话,曾爷爷他妈的就抽谁,知道没有?”

    闻言,邦邦立刻翻了个白眼,拉长了声音道,“曾爷爷,你刚刚有自己讲了一句粗话了!你自己抽自己吧!”

    战老首长脸一红,直接就嚷嚷道,“唉,曾爷爷是说以后不准骂狗日的,懂没?”

    这会儿说话的功夫,人家远藤智早就尴尬得不行了,只好吃下邦邦塞进嘴里的葡萄,回道,“行了,你的,说粗话是不对滴!阿公是日本人,但是,你的,不是坏人!”

    “北北知道阿公是好人!”北北小朋友立马就表明了立场。

    “好了,这个话题到此结束,邦邦,以后不能讲粗话,不然,外公就不高兴了!知不知道?”风起觉得这孩子的礼貌问题,必须得找一个时间讲一下了!孩子长期呆在部队里,多少也会受影响的!

    “哦!我知道了!”邦邦很快就低下了头,一副我知道错了的样子,这家伙每次都是应付了事,过后绝对又不会记得了!

    “快点吃吧,吃饱了曾爷爷今天要教你们写写毛笔字,会写毛笔字的孩子很了不起。”战老首长最近迷上了写毛笔字,刚好,风起跟远藤智的毛笔字都不错,最近三人除了偶尔下下棋之外,还特意去香山那边跟那帮老家伙学习了一番,发现啊,这练字还能让自己的心情变得平和了,看来,这练字还是挺有好处的,要知道,这毛笔字还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国粹呢!可是试着想想,现在的孩子,还有谁能写一手好的毛笔字呢?

    “啊?就是用哪种软绵绵的,像毛毛虫一样的笔写字吗?”果果眨了眨眼,一张粉脸显得十分的可爱,一瞬不瞬的望着战老首长。

    这回,回话的是风起了,只见他十分赞赏的望了战老首长一眼,和蔼道,“嗯,孩子们,能写出一手好的毛笔字是很受人尊敬的,字写好了,就能体现出一个人的品德风貌,你们不是听说过达芬奇画鸡蛋的故事吗?这练字跟画画一样,要努力了才能见到成果,你们不是常常羡慕你们的妈妈画画写字很漂亮吗?你们也同样可以的!”

    其实说来,战归一,战慕北,战慕星三孩子早期的教育都是由战老首长他们进行的,教会了他们认字,写字,算术,平常也交给他们很多做人的道理,孩子们都格外的依恋他们,虽然他们所讲的道理,他们还小,还不一定懂,但是有的时候,也会捡得那么一两句的。

    于是,等孩子吃饱了,又玩耍了一番,简单地用完午饭休息了一下,三个孩子便在三个老人的手把手的教育之下,开始拿起了毛笔,战老首长原本以为他们还会不乐意,因为一整个下午都是在练习拿笔的姿势,没想到他们竟然也没有喊烦,硬是坚持了过去,兄妹三有时候还互相纠正,挺和睦的!看来,凡事有个伴还是挺好的!

    时间过得很快,孩子们快六岁了,是该练字的时候啦!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永利博彩 www.2020txt.com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网站永利博娱乐场